国学官网|国学学院 |先秦诸子| 两汉经学| 魏晋玄学| 隋唐儒道释之合流| 宋明理学| 明清哲学| 相关研究| 现代人读《四书五经》|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标 □
  • 先秦诸子
  • 两汉经学
  • 魏晋玄学
  • 隋唐儒道释之合流
  • 宋明理学
  • 明清哲学
  • 相关研究
  • 现代人读《四书五经》
  • □ 同类热点 □
  • 儒学与佛教
  • 儒家文化的现代意义(4)
  • 缘起与性起 陈兵
  • 惠能着《六祖坛经》
  • 卫道巨擘 韩愈
  • 大乘大義章
  • 儒家文化的现代意义(3)
  • 憨山观老庄影响论
  • 隋唐佛学之特点
  • 儒家文化的现代意义(1)
  • 儒家文化的现代意义(2)
  • 大唐文儒 柳宗元
  • 《大乘起信論》
  • 宗密着《原人论》
  • 唐代文学家和哲学家柳宗元
  • 当前类别:官网 >> 新版国学 >> 哲学 >> 隋唐儒道释之合流
    范缜"话鬼":笑叹形神自乖拙

    发布时间: 2019/4/15 11:20:26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瞭望东方周刊
    文字 〖 〗 )
    打印本稿】 【进入论坛】 【Email推荐】 【关闭窗口】 2009年06月05日 13:55

     

        还有就是独断的方式,你说神灭,我就说神存,我是没证明,但你也没有。有趣的是,这可能是唯一有力的对抗,因为范缜的形神为一的主张,也是独断的

        当年阮修论无鬼,只举一个例子:自称见过鬼的人,都说鬼穿着生前的衣服,就算人死而有鬼,难道衣服也有鬼吗?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低水平的辩论。释家之学初来的时候,与之对抗的是道玄之学,而不是儒学,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儒学素不关心本体问题,没有深思的传统,因而无力在理论上与之相抗。

        到了范缜作《神灭论》的时候,释教的势力已经很大了,南齐的宰相萧子良就是一个信徒。范缜与萧子良曾有落花之辩,萧子良讲果报,范缜说,人如树上的花,随风而堕,落到什么地方,都是偶然,有落在茵席上的,便如殿下您,有落在粪溷里的,便如下官我,其间并没有什么命运可言。萧子良不同意范缜的说法,竟也无词反驳。

        这种以比方为论证的办法,过去是常见的,但毕竟没有逻辑力量。范缜从小学习儒术,而他的家族,素来有尊奉道教的风气,道家较儒家更精于思辨,对范缜或有影响。辩论过后,他退而精心结构,写出了《神灭论》。

        此文一出,朝野喧哗。到梁武帝萧衍的时候,因为《神灭论》,朝中有一次大辩论,一方是范缜,另一方有六七十人。不过这几十人中,明白问题的意义,能在智力上与范缜相敌的,没有几人,别的都是跟着皇帝走,说些自以为有趣,其实着三不着两的话,有点像后来的大批判。

        《神灭论》的中心命题是“形神相即”,形存则神存,形谢则神灭。范缜有个著名的比方,形如刀刃,神如锋利,一个是本体,一个是作用,而不能分开。在范缜自设的问答中,对方问道,既然如此,死人也有形体,为什么没有了精神呢?他的解释是,死者的形骸,与活人的身体,不是一种东西。实际上,这个问题,已经对他的前提有了威胁,只是范缜很巧妙地把它绕过去了。

        他的反对者,经常连范缜自设的论敌的水平也达不到。如大文人沈约,说铸刀为剑,形已经变了,而有同样的锋利,可见形神不是一回事,又说既然人可以养身,当也能养神,使之不灭。这些辩驳,都是非常无力的,充满逻辑错误。只有一个叫曹思文的人,曾捉住范缜的一个破绽,逼出范缜的另一篇名文《答曹舍人书》。但曹思文终于还是自叹“精识愚浅,无以折其锋锐”,没有能力进一步推翻范缜的主张。

        释教入华,儒道二家,都有很多人反对。按颜之推的总结,反对者的意见,在五个方面,一个是那些世外的事,终属荒诞,第二个是报应不至,是为欺诳,第三是很多僧人不守规矩,第四是靡费金钱,耗损国力,第五,就算是有果报这回事,辛苦今日之甲,利益后世之乙,也不合理。

        所有这些,都与哲学无涉。印度哲学自有思辨的传统,魏晋南北朝时的士人,尽管有谈玄的训练,一旦论起理来,仍然不能与之颉抗。头脑的力量,又无法聚合,正如萧衍发动众人批判范缜,全无头绪。这些人的论辩方式,或是诉诸权威,周公如何,孔子如何,《尚书》如何,《礼记》如何,这种办法,吓唬人是可以的,说服人是无用的;或是诉诸经验,说些鬼神故事,经验是最有利的反证,但他们举的例子,无不幽昧难征——不然的话,这个论题早不存在了。最不好的就是人身攻击,如有人说范缜不知先祖神灵所在,虽然也有些力量,却离题万里了。

        还有就是独断的方式,你说神灭,我就说神存,我是没证明,但你也没有。有趣的是,这可能是唯一有力的对抗,因为范缜的形神为一的主张,也是独断的。这类超过我们经验范围的问题,有效与否,本来就是无法解决的,但认识到这一点,已经是近代之后的事情了。

        范缜的主张,在今天看来很简陋,但在当时,属最高的智力水平,比起那种“圣人云”式的说明文,高明了不知多少倍。范缜也很着迷于自己思辨的力量,自称“辩摧众口,日服千人”。曾有人来劝他放弃主张,以利宦途,“以您的才华,还怕做不到中书郎吗?”范缜的态度,展现了智者的骄傲。他说:

        “使缜卖论取官,已至令仆矣,何但中书郎邪!”

    编辑:秋痕

    孔子问礼老子 思想史上的空前盛事(4)
    李翱澳门美高梅娱乐网站 过程本质的"复性"论(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