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学院 |先秦诸子| 两汉经学| 魏晋玄学| 隋唐儒道释之合流| 宋明理学| 明清哲学| 相关研究| 现代人读《四书五经》|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标 □
  • 先秦诸子
  • 两汉经学
  • 魏晋玄学
  • 隋唐儒道释之合流
  • 宋明理学
  • 明清哲学
  • 相关研究
  • 现代人读《四书五经》
  • □ 同类热点 □
  • 中国传统文化的现代意义
  • 论庄子人生态度思想在现实生活的指导意义
  • 西方哲学史撰作中的分期与标名问题
  • 论王阳明心即理说的主要观念
  • 何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 亚里士多德的实体论
  • 文化的功能分析
  • 中国古代的阴阳五行说
  • 浅析朱熹关于"格物致知"的学说
  • 孔、孟、荀的政治思想
  • 王阳明「四句教」析论
  • 孔子“仁”学思想的意义
  • 《孟子‧知言养气章》的「志─心─气」关系初探
  • 《周易》的圣人观与儒家的内圣外王
  • 中国古代哲学
  • 当前类别:官网 >> 新版国学 >> 哲学 >> 相关研究
    《易经》与毕达哥拉斯数学美学比较(5)

    发布时间: 2019/7/11 0:44:31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称。另一种情况则提供了说明,技术上需要将对称和谐的两部分安排得横式多于竖式。”(注19)   
      玛克斯·德索又说:由于“心理方面的理由。我们知道,一种视力幻觉使我们看不出垂直对称两部分的对等。假若我们把一条垂直的直线分成对等的两个部分,我们一般都把上‘半部分’看得太小,因为我们过分估计了分界点以上的部分。注20)   
      弗朗兹·博厄斯在他的名著《原始艺术》中亦谈过类似观点:“对称普遍表现为左右相对”,“有节奏的重复(按:即整齐一律)大多体现在横带的花纹上”。   
      玛克斯·德索的研究和弗朗兹·博厄斯的论述使我们想到:西方人更重视整齐对称之美,中国人更重视参差变化之美——这种审美心理差异,会不会是由于各自观察宇宙(自然)的视角和方式不同而引起的呢?即一个是习惯于“横”着看宇宙,一个是习惯于“竖”着看宇宙呢?——我们这里说的“横”着看宇宙和“竖”着看宇宙,当然不是指生理上的视野的实际差异,而是说在西方人和中国人的思维中,其“宇宙视角”不同。这样的设想由很多现象诱发并佐证:   
      首先,我们想到了西方与中国文字符码排列的区别:西方是“横”式的,中国是“竖”式的。这种区分由来已久,今存古希腊“迈锡尼时代线形文字B”,即是横排的。“迈锡尼时代线形文字B”凡三排,每行中间还隔有如横行信笺状的很规整的“横”线(注21)。我国最早的文字——殷墟甲骨卜辞,均是标准的竖排文字,这种区分应当说是很有深义的。语言文字作为人类智慧和思维的物化态,它不只是一种书写符号、不只是一种人类表情达意的工具而已,它还应是人类心灵中宇宙空间“形状”的反映。它的排列组合方式,决非偶然,这表现出宇宙空间在人的思维中的座标位置序列的不同。   
      其次,在西方人和中国人的绘画透视上,更是直接地表现出了“横”与“竖”的差异。宗白华先生对此作过十分精妙的比较,他指出:西方“近代绘风更由古典主义的雕刻风格进展为色彩主义的绘画风格,虽象征了古典精神向近代精神的转变,然而它们的宇宙观点仍是一贯的,即‘人’与‘物’,‘心’与‘境’的对立相视”。“而这物、我对立的观点,亦表现于西洋画的透视法。西画的景物与空间是画家立在地上平视的对象”;而“中国画的透视法是提神太虚,从世外鸟瞰的立场观照全整的律动的大自然”。“西洋画因系对立的平视,故多用近立方形的横幅以幻现自近至远的真景”。“中国画因系鸟瞰的远景,其仰眺俯视与物象之距离等,故多爱写长方立轴以揽自上至下的全景”。   
      第三,在国家观念上,西方人和中国人也表现出“横向”与“纵向”思维的不同。古希腊罗马人缺乏那种由古及今、从上而下的国家血缘宗亲观念,崇横向联合,后来终于分化为许多互相并列的小国家;而中国人则国家血缘宗亲观念特别强烈,崇纵向渊源,故能保持四千年文明史而不中断。   
      此外,在政治观念、伦理观念上,西方人和中国人思维上的“横向”与“纵向”的区别,也是很明显的。对此论者颇多,此不赘述。   
      由此可见,西方人和中国人确实存在一个“宇宙视角”的差异问题。由于这种“宇宙视角”的差异,西方人更多地是“横”着把握审美对象,中国人则更多地是“竖”着把握审美对象。因而——依照玛克斯·德索的研究——西方人在审美过程中多获得“对称和谐”的快感,中国人在审美过程中多获得参差变化的愉悦。久而久之,西方人则形成了对“对称和谐”美的偏爱,而中国人则形成了对参差变化美的偏爱。毕达哥拉斯数学美学原则和《易经》数学美学原则,正是对各自民族审美思维特性的最早的数学把握。作为一种文化源头,它们反过来又潜在地作用于各自民族的审美心理倾向及艺术趣味,从而使西方文艺和中国文艺呈现出不同的数学美学特征与艺术精神。
    编辑:秋痕

    《易经》与毕达哥拉斯数学美学比较(4)
    《易经》与毕达哥拉斯数学美学比较(6)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