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学院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标 □
  • 综合评论
  • 论著评论
  • □ 同类热点 □
  • 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2)
  • 《战争与和平》与《红楼梦》比较谈片
  • 历史小说《张居正》读后感
  • 邓红梅著《女性词史》
  • 评钱基博《现代中国文学史》
  • 谈谈余光中的诗
  • 浅谈《围城》方鸿渐的爱情
  • 袁枚接收女弟子的动机
  • 《苏轼诗词艺术论》简评
  • 王维诗歌的独特解读—读王志清《纵横论王维》
  • 笙歌散尽游人去(1)
  • 《资治通鉴》里的权谋智慧
  • 简评《李杜诗学》
  • 为六朝诗一辩
  • 金庸小说爱情主题的文化解读(一)
  • 当前类别:官网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论著评论
    巴什拉的哲学思想与文学理论

    发布时间: 2018/12/6 0:06:38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一 巴什拉及其著作简介 
      加斯东·巴士拉(Gaston Bachelard,1884-1962) 是20世纪法国著名的科学哲学家、新认识论(New Epistemology of Science)的奠基者及诗人、诗学理论家、文学批评家,毕生学术研究都围绕两个方向进行:科学哲学和文艺诗学。 
      二 巴什拉主要哲学思想 
      巴什拉哲学思想从总体上看,最为主要的有两大部分,一是代表新科学精神的“科学认识论”,二是代表新文学精神的“诗学想象理论”,这两个部分构成了巴什拉独特的“科学-诗学”二重哲思。 
      (一)科学认识论----科学 
      所谓科学的认识论,是对科学历程的反思,将其看成“认识论的断裂”,即科学的发展是间断性的,而非传统所认为的是积累或线性向“前”发展的。科 学 认 识论包 括 历 史 主 义 的 方 法 和 超 理性 主 义的 理 论。巴什拉认为断裂“发生在两个层面:一是日常经验和科学知识的断裂;二是科学概念之间的断裂。否,断裂,是一个意思,即科学发展和人的认识是非连续性的,无限重复的连续性的东西是不可能的。 
      (二)诗学想象论---诗学 
      巴什拉诗学想象论的主要论点是:梦想蕴含着创造性的想象活动。通过对诗的形象的批评,可以重新体验这个创造性的过程。读诗是唤起梦想、创造存在的过程。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成为诗人,但我们可以通过阅读诗人的作品,把握诗的形象,重新体验诗人的创造的快乐。诗人体验的诗的形象是转瞬即逝的,但读者可以在诗的语言中重新体验梦想的创造。 
      三 巴什拉的文学批评理论 
      巴什拉的第一个批评方法是”对客观认识的精神分析,即原始意象引发的心理倾向的精神分析“。第二个批评方法是元素精神分析被意象的现象学所代替。 
      巴什拉用”意象的现象学“一词表示”当意象作为心扉、灵魂、人和物的直接产物出现于意识并被人们捕捉到它的现状时,对诗的意象进行的现象分析研究“。现象学要再现”诗的意象性“,即对个体意识中意象出发点的考察,以”恢复意象的主观性并衡量意象的规模、力量及其主观渗透的方向“。意象先于思想而存在,是”语言的起源“。 
      (一)空间诗学 
      《空间诗学》展开了巴什拉对空间形象之想象的现象学研究:“我们把想象力的现象学理解对诗歌形象这一现象的研究:当形象在意识中浮现,作为心灵、灵魂、人的存在的直接产物,在它的现实性中被把握。” 在《空间诗学》中,巴什拉从现象学和象征意义学出发,充分发挥其“物质与诗意统一的想象观”,在对家宅、抽屉、箱子、柜子、鸟巢、贝壳、角落、等意象的诗意观照中建构了“栖居的诗学观”:空间并非仅仅是物质意义上的载物体容器,更是人类意识的幸福栖息之地。 
      ⑴家宅的空间诗学。 
      家,是一个亲密、孤独、和热情的意象,它是人在世界上存在的一角,人在家宅之中,家宅也在人之中,人诗意的构建着家宅,而家宅也灵性地建构着人。家,是直接的幸福感产生的地方,是幸福的空间。没有家宅,人就成了流离失所的存在。 
      ⑵柜子、箱子和抽屉的空间诗学。 
      巴什拉说:“柜子及其隔层,书桌及其抽屉,箱子及其双层底板都是隐秘的心理生命的真正器官”。没有这些对象,以及其他一些被同样赋予价值的对象,我们的内心生活就会缺少内心空间的原型。柜子是一个深邃的莫不可测的空间,里面是家宅秩序和家族历史的储藏地。箱子的开启和关闭是生命力量的体现。 
      ⑶鸟巢和贝壳的空间诗学。 
      巴什拉说:“借助鸟巢,特别是贝壳,我们将发现一系列形象,并尝试把它们确定为原初形象,从我们心中唤起原始性的形象。”世界就是人的鸟巢,鸟巢是生命幸福的初生阶段宇宙空间。与鸟巢一样,他对贝壳不仅是作生物学空间的实证研究表明,正是它唤起了诗人的梦想。 
      ⑷角落的空间诗学。 
      巴什拉说:“家宅中的每一个角落,卧室中的每一个墙角,每一个空间对想象力来说都是一种孤独,也就是卧室的萌芽,家宅的萌芽。”角落呈现出更加人性的根基,其稳定性的性质使我们获得了安宁的存在,童年的天真梦想和孤独的回忆在这个“避难所”里体验着。 
      (二)梦想诗学 
      巴什拉看到“意识在梦想过程中可能进行的干预产生了具有决定性的意义的征兆”。对于夜梦、梦境、我们认为巴氏的思想有别于弗洛伊德、荣格的思想,巴什拉只关注梦的形象、做梦者的情绪本身,这属于梦和梦想的相互作用或梦的背景。 
      四 结论 
      巴什拉的《空间诗学》与《梦想诗学》让法国哲学的魅力大放光彩。让读者明了哲学首先是作为生活方式的哲学,这种哲学的目的就是要人们好好地、理性地活着;并且热爱诸物,热爱生命,热爱人。其次,哲学视个体生命至上的哲学。在法国哲学当中,生命的价值被提升到最高的位置。再次,哲学还要求我们要善解相异性的哲学。作者:聂志光
    编辑:秋痕

    《比较文学与文学理论》简析
    《镜与灯》文学理论在社会问题剧中的体现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