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学院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标 □
  • 影视、戏曲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 □ 同类热点 □
  • “诗言志”与“诗言情”的异同
  • 论鲁迅小说创作中的悲剧意识
  • 唐代文学是如何划分成四个时代(初、盛、中、晚唐)的?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2)
  •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1)
  • 论鲁迅小说的生命意识
  • 不遵守创作公约 新诗最终将死亡
  • 论余秋雨散文的文化取向
  • 陆游老而弭笃的感情——读陆游的爱情诗词
  • 谈杜甫的《同诸公登慈恩寺塔》(2)
  • 古代的“中秋无月诗”简析
  • 对《归去来兮辞》的解析(2)
  • 《春江花月夜》——宇宙意识与价值追寻
  • 《武王伐纣平话》与《封神演义》
  • 当前类别:官网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综合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文学批评与普通读者(3)

    发布时间: 2018/9/20 13:17:13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张莉:这个分析很有道理。但是,我对贾平凹关于性以及女性的态度还是有保留。当然这不影响我对这个作家的整体评价,我对他的创作评价很高,但他作品中的有些东西我要坦率地说,我很排斥。作为女性,我有天然的排斥。   
      陈思和:男作家有时候写的东西对知识女性是一种冒犯,我理解。贾平凹的《秦腔》里面写到白雪,她是一个农村妇女,他把她写得很美。他写爱情是很直入的,在农民眼里,没有什么高贵的东西,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样的,很直接,他喜欢直接给生命带来快感的东西。主人公是一个傻子,有点喜欢白雪,就跟着她,这个女的劳动间歇到草丛里去了,那个傻子就偷看,白雪起身走了后,傻子走过去,看到地上有尿水。贾平凹写的是:“我光了脚就踩进她的脚窝子里,脚窝子一直到包谷地深处,在那里有一泡尿,我会呆呆地站上多久,回头能发现脚窝子里都长满了蒲公英。”写得太棒了。这就是农民要表达的一种天长地久的意思。这么脏的情况下,最后怎么会长蒲公英?这就是贾平凹的处理,这就是他的文笔,他写出那么庸俗的东西,但庸俗的东西最后长出蒲公英。   
      批评家要与作家进行精神上的交流   
      张莉:这是贾平凹的神来之笔。但我也要承认,性别不同,理解也真的有不同。《持微火者》里面提到王安忆,我特别想听您对王安忆的看法。   
      陈思和:你分析王安忆的写作是“在变化当中坚持了不变”,特别对。你分析了《我爱比尔》,这是她写得非常好的作品。但这个作品没有得到评论界的足够关注,《我爱比尔》写一个女孩子阿三找一个老外睡觉,她假装自己很时尚,其实她没有结过婚,老外是外国使馆的人,她就假装自己已经不是处女,其实她是一个处女。阿三一路堕落,最后抓到牢里去了。到牢里去了,小说到这时候开始变了,阿三最后趁机逃了出来,逃出来一路爬山,她不认识路,一路往上爬,爬到一个地方下雨了,就躲到农村的家里,院子里有一个鸡在生蛋,她去拿,蛋上有血,她说这是一个处女蛋,她哭了。其实她骨子里还是一个女孩子,后来繁体字版,这个小说改成叫《处女蛋》。这就是不变,看起来变了,其实不变。   
      《持微火者》把握得都很准,你选了一个很好的方式,你不是那种理论性的,你是在跟作家进行精神交流。这很重要。文学评论说到底还是人性的问题,批评家的人性特别丰富的话,解读作品就会解读出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如果批评家自己感情不丰富,人性不丰富,只是通过一些理论教条去批评,会很难把握。我觉得《持微火者》能把握住作家最为精彩的地方。   
      王安忆《叔叔的故事》这个作品我也很喜欢,这也是王安忆的变化。以前的王安忆基本随大流,比如某个思潮出现了,她就会写一个作品。但到了《叔叔的故事》,没有思潮,没有前人也没有后人,她突然选择了自己的位置。这一篇不能被模仿。我最感动的是写到叔叔跟他的儿子发生了冲突,这个儿子很丑,最后叔叔把儿子一下子制服了,她说从那件事以后叔叔不幸福了,“从那件事以后我再也不快乐了”,一个人把自己儿子战胜了有什么可以幸福的?这个话太深刻了。王安忆写了无数的小说,我还是认为《叔叔的故事》是她的代表作。   
      张莉:这本书的下半部分大部分写的是70后作家,我这几年也在追踪70后和80后这些年轻作家。   
      陈思和:70后作家我读得很少。70后作家是这两年刚刚被关注的,前几年其实也没有被批评家广泛关注。我们现在能找出一部70后作家的作品,像《废都》一样掏心掏肺把自己的痛苦感受全都写出来的作品吗,有没有?没有。70后是在两座山峰之间的一代人,前面50后太大了,后面80后也起来了,当然80后是被资本支撑的,现在资本掌握一切,韩寒、郭敬明都是由资本进入文学的,他们基本上都是工作室再加上网络和新媒体,整个操作都是用资本的方式。50后作家是政治经历造成的。而70后什么都没有,现在大家都说小说边缘化,边缘化其实就是文学已经不能成为生活的中心了。   
      50后作家政治阅历丰富,经过“文革”、经过七十年代,他们的社会阅历太丰富了,九十年代他们有一次转型。一大批作家转型到民间,凡是转到民间去的作家都发展了一片空间,在没有转移民间、还继续留在政治范畴当中孤军奋战的作家当中,王小波、史铁生死了,一大批人出国了,剩下的几乎没有。因为有民间这个广阔的空间,一批作家获得重生。莫言、王安忆、贾平凹、张承志、张炜、余华等作家都是这样,所有走民间道路的都出来了,当然也有走得不好的。莫言获得诺贝尔奖是应该的,如果是贾平凹、王安忆获得也是一样的,这批作家的整体水平是这样的。   
      70后恰恰走在50后早期并不成功的道路上,他们这个年龄没有民间社会的经验,他们停留在都市的边缘,大多数作家写的是有气无力的小资产阶级。他们一直写这方面的故事,等到他们要成熟了,80后已经起来了,80后用资本运作。郭敬明写得不好但是就有那么多粉丝。   
      我认为70后有两次遭遇,一次是“断裂”,一次是卫慧、棉棉出来,其实这批人刚出来时还是很有生命力的。但当这两批人被否定掉以后,70后再也出不来被大众广泛关注的东西。一个作家也好,一个批评家也好,任何人都一样,不能抱怨观众为什么不来看我,要问你有没有吸引人的东西。很多70后作家不敢于直面社会,不敢于碰触矛盾,不敢把自己掏心掏肺,他们始终在写一个稳定的或是平庸的生活状态,这是文学家的大忌,我是这样看的。   
      张莉:本来呢,70后作家也没那么差,文学修养比前后两代作家相比也真没那么差,但因为前面山峰太高了,好像变成了低谷。还有一个原因,70后的文学处境跟整个普通读者历来的文学趣味有很大关系。中国人喜欢看关于大事件的作品,而70后的写作趣味跟这个阅读趣味不相符。70后写的平稳生活跟大家理解的好作品、史诗作品不一样,所以,大部分读者不买账。   
      另外,九十年代以来,70后是被各种政治环境和经济环境塑造起来的,变化太迅猛,以至当时还年轻的他们没有反应过来。是的,今天回过头看,真是被塑造得有点太规矩、太乖了。这一代人需要慢慢给自己松绑,找回自己。其实最近几年包括路内、徐则臣、阿乙等作家还是能够让人感觉到希望的。但是无论怎么强调外在的因素,内在的比如青年一代作家对时代的感受力和穿透力不足也确是事实,这跟思考能力有关,也跟写作眼界有关。这一代作家的创作观念发生了很大变化,在他们眼里,写作是个人行为,而不是社会行为和政治行为,他们是纯文学观念培养的一代人,这是不是他们的问题?真是到了需要反思的时候。
    编辑:秋痕

    文学批评与普通读者(2)
    文学批评与普通读者(4)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