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学院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标 □
  • 作家作品
  • 文学理论著述
  • 综合选集及研究著作
  • □ 同类热点 □
  • 论苏轼的词风
  • 试析陆游诗歌的特点与成就
  • 范成大《四时田园杂兴》与翁卷《乡村四月》比较谈
  • 苏轼的山水诗与苏轼的哲理化人格
  • 简析吴文英词的艺术风格特点
  • 试论苏轼的诗歌艺术
  • 宋词词牌名有哪些?
  • 苏轼古文和辞赋、四六的艺术风格分析
  • 简述诚斋体的艺术特征和范成大的使金诗、田园诗
  • 岁寒堂诗话
  • 简析苏轼对宋代文学的意义与影响
  • 论辛弃疾对词境的开拓
  • 试述江夔词的艺术风格和特点
  • 简析江西诗派的艺术风格和代表人物
  • 简析苏轼的人生观和创作道路
  • 当前类别:官网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宋代辽金文学 >> 文学理论著述
    宋代《演雅》诗研究(7)

    发布时间: 2011/9/29 9:06:09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文学网
    文字 〖 〗 )

    诗的前六句描写的六物都带有嘲笑的口吻,以讽刺人世的丑态。而后两句写玄蝉的高洁情操,隐然以喻自己的情怀。这与黄诗“中有白鸥闲似我”的结尾构思完全相同。但一方面,这首诗创作动机并非来自《尔雅》类文本,而是缘于草虫画卷的激发,所以,与其说它是《演雅》的摹本,不如说是《题蚁蝶图》一类诗的苗裔。正如大野修作研究的那样,黄庭坚《演雅》与其题画诗在格物方面有若干共同联系。清代纪昀在评苏轼的《雍秀才画草虫八物》时指出:“八首皆借物寓意,亦山谷《演雅》之意。” (《苏轼诗集》卷二十四) 另一方面,宋元题画诗也受到《演雅》式的动物罗列的影响,如仇远的《草虫图》虽用“坡仙旧咏只八物,若见此图心更喜”两句暗示此诗受苏诗启发,但其诗中的一大段具体描写更酷肖黄诗:

    野蜂采蜜花房里,官蛙瞠目莎池底。纷纷蚱蜢肆跳梁,款款蜻蜓齐点水。天牛穴桑奚其天,鬼蝶迷花聿如鬼。血国三千亦有蚊,黍马十万宁非蚁。蝎虎那能捋虎须,蜗牛谁堪执牛耳。蜣转丸诚小巧,螳螂搏轮非勇士。鸣蝉嘶热蟋蟀吟,一片繁声愁客子。 (《全宋诗》卷三六七九,页44173)

    不仅在于使用了拟人化、以赋为诗手法写了十四种昆虫,而且在于同样采用了一韵到底、对仗工整的句型。诗的形式同于黄氏《演雅》的七言古体,而与苏轼的五言绝句组诗大异其趣。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仇远的《草虫图》也是《演雅》的变形。

    当然,还有第六种选择,即主题综合型,这是对黄诗最忠实的模仿。这种类型没有明确的主题选择,只是客观地戏谑地罗列动物形形色色的众生相,最后以冷峻的结尾超越这一扰攘的动物世界——人间社会。这类作品只有方岳的《效演雅》一首。在以上所举题为“演雅”的诗中,多为五言绝句、六言绝句和五言古诗,篇幅都不长,每首(组)诗所写物种也比黄庭坚原作少了很多。如刘克庄《演雅二十韵》写了十八种鸟虫,陈著《次韵演雅》写了二十种草木,都比黄诗少一半以上。这种现象可能与南宋后期诗人“捐书以为诗”的创作倾向有关。因为要在一首诗中描写四十多种动物,并使之一韵到底,对仗工整,用事切当,必须有雄厚的才学为资本。不过,方岳的《效演雅》却是个例外。这首七言古诗共四十二句,比黄诗还多两句:

    山溪斗折更蛇行,逗密穿幽见物情。蜜为无花粮道绝,蚁知有雨阵图成。饮风吸露蝉尸解,耸壑凌霄鹤骨轻。鹆能为祖仁舞,狎鸥欲与海翁盟。未忘王谢寻常燕,不肯郦生吾友莺。鹭以先后争食邑,鹊占南北启门闳。春池泼泼鱼当乳,霜渚喑喑雁不鸣。啄木画符工出蠹,提壶沽酒为催耕。蚌何知识三缄口,蟹坐风骚五鼎烹。巴郢画眉翻律吕,仪秦反舌定纵横。鹅嗔晋帖得奇字,鸡唤祖鞭非恶声。饱卧夕阳牛反嚼,误投干叶鹿虚惊。一枝栖息鹪鹩足,三窟经营狡兔□。蝌蚪草泥文字古,蜗涎苏壁篆书精。首昂蝜蝂贪宁死,臂奋螳螂祸自婴。山麂见人头卓朔,野鸱得鼠腹彭亨。雉倾族类甘为翳,鸭解人言略自名。羊狠滥称髯主簿,蟫肥荐食楮先生。色虽甚美猿深逝,骨不须多狗必争。蛙为公乎缘底怒,鸠宁拙耳了无营。劳形大块皆同梦,蝶化庄周月正明。 (《全宋诗》卷三二二二,第38462页)

    中间三十八句写了三十八种动物,句句对仗工整,用事精当。一开始,诗人虽声称“山溪斗折更蛇行,逗密穿幽见物情”,仿佛是写目之所见,但接下来的描写则表明诗人已迷失在典籍的“山溪”里。这里有两点值得注意:其一,黄庭坚的用事是以物为主角,而方岳的用事,物有时是人的陪衬或伴侣,如“鸜鹆能为祖仁舞,狎鸥欲与海翁盟”,“未忘王谢寻常燕,不肯郦生吾友莺”,“鹅嗔晋帖得奇字,鸡唤祖鞭非恶声”,这些都是关于人事的典故,主角是祖仁、海翁、王谢、郦生、王羲之和祖逖。其二,黄庭坚所写都是动物固有的本性,而方岳诗却多写有关这些动物的故事,本性反而淡化了。在演述了各种动物的故事之后,方岳以“劳形大块皆同梦,蝶化庄周月正明”的结尾超越了对众生善恶美丑的评判。显然,方岳的诗更像一种纯粹的矜才斗学的产物,其内涵的丰富性则较黄诗稍逊一筹。

    尽管宋元诗人对《演雅》的主题作了多方面的发挥,然而在数百年的流传过程中,由于宋代诗坛游戏谐谑的文学语境一去不复返,格物致知的哲学语境也逐渐隐退,因此《演雅》的讽谕性质日益凸现出来。特别是当它流传到日本时,更成了道德训诫的教科书。荒井健列举的释一韩的《山谷诗集注抄》(1660年刊)、白云子的《黄山谷演雅诗绘抄》(1728年刊),都充满了通俗的说教口吻,对诗意多有牵强附会的说明。而笔者见到的《帐中香》(1596—1623年间刊)、《山谷演雅诗图解》(1712年刊)关于《演雅》的解说,也有类似的倾向。如《山谷演雅诗图解序》曰:“其诗也,据董仲舒《繁露》辞而引舒之,又假《尔雅》所叙羽毛虫豸,而剖析世之奸谀贪噪之人,窃寓劝善惩恶之诫矣。其辞也,虽似戏谑,实不为虐者也。”《帐中香》解“井边蠹李螬苦肥”一联曰:“上句谓饮食自嗜而无施也;下句谓以避谷绝断酒肉为修行,而未知本分之境界。”更把《演雅》当作童蒙画册和宗教读本。

    无论如何,后世的仿效者和解释者极大地扩展了《演雅》诗的内涵。而这一扩展过程的本身及其结果,在文学解释学和文化传播学上都是很有意义的。(作者:周裕锴)

    编辑:秋痕

    宋代《演雅》诗研究(6)
    宋代《演雅》诗研究(8)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