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学院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标 □
  • 作家作品
  • 文学理论著述
  • 综合选集及研究著作
  • 近现代文学
  • □ 同类热点 □
  • 《聊斋志异》的思想内容(1)
  • 称文小而其指大 举类迩而见义远
  • 论《红楼梦》对封建主义的批判
  • 贾宝玉大名考——兼及红学重大公案
  • 神女神话与林黛玉——黛玉原型初探
  • 曹雪芹与《红楼梦》文体
  • 林黛玉别论
  • 近代一篇罕为人知的《红楼梦》评论
  • 漫谈《红楼梦》原著的回数
  • 清代学术概论
  • 曹雪芹与高鹗语言的比较
  • 《红楼梦》形象结构论(上)
  • 近代开一代诗风的杰出诗人——龚自珍
  • 曹雪芹审度人生的三个视点
  • 评红楼梦研究中的主观片面倾向
  • 浅谈蒲松龄创作的人学路向(二)

    发布时间: 2010/11/8 11:47:59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论文下载中心
    文字 〖 〗 )
    人与自然。蒲松龄长期生活在乡村,自然而然,他对大自然繁衍生息的各种动植物都十分熟悉。这样的生活经历,就使他能够相对地超越出当时封建文人比较普遍的生活视野,在关注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同时,又将注意力投射到人与自然的关系上。在蒲松龄眼里,天地间万物都有其自然的生产规律及天赋灵性,而人所谓的种种超凡之处,只不过是人凭借客观规律和天赐灵性在事物面前的合理反应。在某种程度上,人产生的某些思想和举动,反而要依赖自然界的帮助和指引。因此,我们可以断言,人与自然万物之间是一种真正平等的关系,虐人与虐物同样是违反自然法则的罪行。所以,蒲松龄在他的小说里倾注了那么多情感来描绘那些极具灵性的花妖狐魅,而且这些自然万物与人是平等的。在这里,蒲松龄与传统观念中评判事物真假优劣的标准不同,他不再以封建礼教中的“仁义”作为评判事物的标准,而是以一种近乎简陋的仁爱与平等的观念来决定是非。显然,蒲松龄是在一种自然人学观的指引下,塑造了一个和谐美好的理想世界。
      人的“异化”。人的“异化”主题,蒲松龄的创作已有所表现、有所涉猎。正因为人变成了蟋蟀,山穷水尽的倒霉人家才得否极泰来,眼前豁然开朗,才得破涕为笑。最后的结局像春梦一般美好:田有顷,楼阁万椽,牛羊成群……。这种人与物之间不正常的异化关系、人的“异化”,正是《促织》的深刻内涵。在《促织》中,人和蟋蟀处在极端紧张、极端恶劣的关系中,仿佛是蟋蟀把人折磨得走投无路,是蟋蟀紧紧掐住人的脖子不放,在这场不对等的较量中,人竟不仅没有回手之力,连招架之功都没有。人和蟋蟀的关系完全颠倒了过来。人“异化”了,蟋蟀也“异化”了。人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为了逃避灭亡的命运,只得献出“人”的庄严身份,心甘情愿地去做那样一只小小的蟋蟀。因此,从故事所达到的最强烈的艺术效果来说,悲剧的顶点还不是人之投井自尽,而在于人之自我否定;不仅否定了自己的生命,而且连人的价值、人的尊严也一起否定了。人变成了蟋蟀的第二次自我否定比第一次自我否定更为可悲。这种形式的自我否定,向我们展示的其实是人性的弱点。可见关注人的“异化”问题,本身就是对人的关注,并且是对人性问题的更深层次的关注,这种关注是基于理性思考之上的对人的问题的一种更为严肃的哲学关照。 
      四、人学的成就和影响
      蒲松龄一生读书教书著书,在人学道路上艰难跋涉,终于以文学上的人学魔力丰富了中华文化,同时对日本文学也产生了深刻影响。蒲松龄把志怪发展为积极的造奇设幻,来反映他在现实社会中所认识到的有意义的生活内容、所体验到的许多人生哲理、所发现的关系着人们命运的社会问题。蒲松龄凭着丰富的文化历史知识和社会知识,借着他非凡的想象力,编织出了许多瑰玮奇丽的故事、描绘出了许多闪烁迷离的景象,创造出了许多人、物结合,以人性为主体而以物性为装饰的花妖狐魅的艺术形象。在诸多人物形象里,又以女性形象写得最好。这些人身上闪耀着人性的光芒,成为不朽的“人”的群像。这是以前的文言小说很少能做到的。蒲松龄回归自然寻找心灵的寄托,许多通常被世人轻视畏惧的自然界生物,诸如狐、虎、狮、兔、野狗、鼠、牛、蟒、青蛙、猪婆龙等纷纷成为他关注的对象。他对于各种动植物生态,有很细致的研究。大如时代社会、天灾人祸; 小如花鸟虫鱼、犬咬鸡斗,蒲松龄都经过深刻的观察体验,然后纳入他的故事,创作出别开生面、富有生机、饶有风趣的艺术品。自古以来,没有一位文学家在自己的笔下刻画过如此众多的动植物形象。蒲松龄正是以其开阔的心灵视野,向我们展示了一种平等豁达的物人结。小说描写的人物活动的地方,或为仙界,或为冥府,或为龙宫,或为梦境,神奇怪异,五光十色。《聊斋志异》展开的常常是与现实生活迥异的幻想世界,其艺术想象之大胆、奇丽、丰富,在中国古典短篇小说中罕有其匹。就《聊斋志异》反映社会生活面之广阔,提出社会问题之重要,创造出的人物形象之众多,在文言小说史上,也很难有小说家可以与他相比。在文言小说衰颓之风“弥漫天下”的环境中,《聊斋志异》力挽残局,既继承了优秀的传统,又开拓了新局面,达到了文言小说空前绝后的最高成就。说蒲松龄是最杰出的短篇小说老师并不过分。就世界小说史范围考察,能有如此水平的短篇小说在那个时代也寥寥无几。因为,那时世界短篇小说老师莫泊桑还未出世,契诃夫比蒲松龄晚了二百年。[4]毫无疑问,是《聊斋志异》开辟了中国小说的新时代。
      [参考文献]
      [1]钱谷融.论“文学是人学”[J].文艺月报,1957-05.
      [2]杜文和.聊斋先生[M].东方出版中心,1999.
      [3]金宏达.鬼趣与鬼话[N].中华读书报,2004-05-14.
      [4]《聊斋志异》在中国小说史上的地位[Z].www.zbsq.gov.cn/puwenhua/puxueyanjiu.
    编辑:辛向前

    浅谈蒲松龄创作的人学路向(一)
    鬼狐之下藏真态——《聊斋志异》女性发式文化 (一)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