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学院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标 □
  • 史家史著
  • 研究评论
  • 史学动态
  • 文献史料
  • 文史博览
  • 历史专题
  • 史学流派
  • □ 同类热点 □
  • 中国十大古墓被盗事件
  • 货币的起源与发展史
  • 历史研究外的“四大家族”
  • 古代战车结构图
  • 古代为什么要在“午时三刻”开刀问斩
  • 中国历史小知识(2) 
  • 唐朝历史上的四位公主
  • 揭秘古代宫女的选拔制度 “选美”堪比科举
  • 中国人为何称“龙的传人”
  • 鲁迅爱过的人:与北大校花马钰通信7年(1)
  • “三寸金莲”摇千年:宋朝不裹小脚被视为粗人
  • 小报史话
  • 民国四大美女
  • 三位美女影响埃及历史
  • 趣读史记——不可不知的史记事件
  • 当前类别:官网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文史博览
    巴金与三部书的故事(1)

    发布时间: 2011/12/2 10:43:16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文艺报
    文字 〖 〗 )
    巴金究竟有多少藏书?现在还很难有精确的统计,比如他的西文藏书,语种之多、版本之丰富,在现代作家中即便不能说首屈一指,也算名列前茅了;也有人说过,巴金有关无政府主义文献的收藏,远东地区无人能及。暂且不去计算这些了,这些书除了大量地捐赠给各大图书馆之外,在上海的巴金故居中仍有大量留存,这些存书中有的可称精美绝伦,也有的较为冷僻,因而也更具有版本和文献价值,比如我要谈的这三本书,就属于此列。它们都与巴金的早年信仰相关。我把它们称为“与梦想相关的书”,而且是些美丽的梦。因为,巴金的信仰不是单单为了个人的安乐,而是为了整个人类的幸福,他称之为巴金的凡宰地就曾说过:“我的心里生长了爱的萌芽,我怀着人类爱的观念,我以为谁加惠或伤害一个人便是加惠或伤害全个种族。我在众人的自由中求我的自由;在众人的幸福中求我的幸福。我相信义务、权利、事实三者的平等是一个正当的人类社会的唯一的道德的基础,只有在这基础上面,正当的人类社会才能够建立起来……”(凡宰地:《我的生活故事》,《巴金译文全集》第8卷第268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年6月版)这种自我与他人的休戚与共感是当代社会越来越缺乏,却越来越需要的。巴金反复引用凡宰地的另一段话是:“我希望每个家庭都有住房,每个口都有面包,每个心都受着澳门美高梅娱乐网站 ,每个智慧都得着光明。”(同前269页)我认为这也是巴金的社会理想。这是纯粹又崇高的梦想,相比之下,当代人常常不自觉地沉溺于欲望和享受中,自动地远离了内心的情感和梦想。欲望让人焦虑,而情感会净化心灵,而且情感历久弥新,终生难忘,从巴金精心保存的这些书刊能够看出他心中的那份岁月冲不淡的深情。 


      《夜未央》 


      波兰作家廖·抗夫无论如何算不得名作家,我甚至很难找到一份他的详细的介绍。但在20世纪初的一段时间,他的剧本《夜未央》却被大量翻印,甚至还有不少演出。巴金的小说《春》中就曾经写过女主人公淑英看了《夜未央》的演出后激发了走出家庭的勇气。了解巴金的人都知道,它也是巴金的思想启蒙读物。巴金以带着情感的语言回忆过自己少年时读此书的感受: 


      大约在十年前罢,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读到了一本小书。那时候他刚刚有了爱人类爱世界的理想,有一个孩子的幻梦,以为万人享乐的新社会就会与明天的太阳一同升起来,一切的罪恶就会立刻消灭。他怀着这样的心情来读那一本小书,他的感动真是不能用言语形容出来的。那本书给他打开了一个新的眼界,使他看见了在另一个国度里一代青年为人民争自由谋幸福的奋斗的大悲剧。在那本书里面这个十五岁的孩子第一次找到了他梦景中的英雄,他又找到了他的终身事业。他把那本书当作宝贝似地介绍给他的朋友们。他们甚至把它一字一字地抄录下来;因为那是剧本,他们还排演了几次。 


      这个孩子便是我,那本书便是中译本《夜未央》。 


      此书,我现在读到的都是巴金的译本(初名《前夜》),巴金说李石曾(煜瀛)的旧译本与原本比有不少误译和删节的地方。资料显示,该剧最初是1908年巴黎新世纪书报局出版的。那么当年的本子是什么样子呢?两年前,姜德明写过一篇《巴金与〈夜未央〉》其中提到过:“二十多年前,我偶过北京隆福寺的中国书店,那里新文学的旧书已很稀见,我竟从架上捡到一本16开长型本李译的《夜未央》。书用重磅道林纸印,大型字号竖排,内有多幅在巴黎公演的剧照,且有三幅印刷精良的染色彩照。书前还有作者廖·抗夫像和为李译中文本写的序。我顿时想到:根据当时国内的印刷条件,此本很可能是光绪三十四年在巴黎印行的,因即购下。归来后细查,发现书中无出版年月,书后只附有世界社介绍《世界》杂志第一、二期的广告,似缺版权页。可是在书的封面上又赫然印有:‘版权所有,万国美术研究社刊行,每册定价大洋8角。’一书在手,依旧茫然,究竟何者为《夜未央》最早的版本,看来只好求教于高明了。”(《与巴金闲谈》第70—71页,香港文汇出版社2010年7月版)《夜未央》版本难断主要是因为当年它是作为“革命读物”而被反复翻印,而不是商业销售,故出版机构、版权信息等不但不全,而且时常还被有意隐去。那些地下或半公开的小团体翻印的小册子即使在当年都是在特定的范围内流通,如今又怎么能搜集得全呢?因此姜德明提到的版本问题恐怕一时难以解答。他谈到的这个本子《夜未央》较早的印本之一当无疑问,且有那么多的剧照,也算是精印本了。 


      没有想到,秋天在整理巴金藏书时,李小林居然一下子发现了三本《夜未央》,与姜德明手中的本子一模一样。这三本书不是巴老少年时所读的,而是他后来搜集来的,有一本上面盖着“上海旧书店”方型红章,标价1.5元。——在自己翻译了新译本之后也始终没有放弃旧本的搜寻,一藏就是三本,可见巴老对这书的喜爱。三本书,其中一本是平装本的原样,另外两本加了精装的封面重装过,一本现在是泛黄的布面,仅书脊有烫金的“夜未央”三个字;另一本是蓝面,黑色书脊,书脊无字,有七道双行的金线。——这样的重装也能见出主人对它的珍惜。补充一下姜德明的描述:封面当中是一幅剧照,“夜未央”是三个大红字,上面是蓝字的“欧美社会新剧之二”,从本书后附录的广告可知,之一是《鸣不平》,也是李石曾所译,广告云: 


      欧美社会新剧之一  鸣不平 


      此剧乃法国有名之风俗改良戏曲家穆雷氏所著,虽一简单之杂剧,然层折繁复趣味浓深,几为空前绝后之谐文。本社又请著名滑稽画家随全剧七场之情节插绘,精细勾勒画20余幅,其情态之生动,笔法之老到,不但展玩之可遣雅兴,而且摹仿之无异画稿也。同人以此册为结社时纪念小品,故仅定廉价大洋一角五分,祈诸公争先快购为幸。 


      接下来的问题是这书究竟是哪一年出版的?万国美术研究社又是怎样的机构?先说后者,我在资料中查到,这是与李石曾等人世界社一体的机构(是否只存名义而不存实体不得而知):“1906年,张静江、吴稚晖、李石曾等人在巴黎市区达庐街25号创办世界社,这里也是当年中国革命党人在欧洲活动的中心场所,孙中山到巴黎时也曾在此下榻。张、吴、李等人首先印出革命丛书7种,继之又编辑出版《新世纪》周刊、《世界》画报和《近世界六十名人》,还翻译发行鼓吹革命的《夜未央》《鸣不平》等剧本。这些出版物传播着革命思想,在祖国大陆及欧美留学生中产生了很大影响,也成为推动辛亥革命的重要思想武器……”“而波兰廖·抗夫的《夜未央》和法国穆雷的《鸣不平》这两部著名剧本,也是由他翻译,作为‘万国美术研究社’的丛书出版的。”(张伟:《一百年前的“世界”》,《纸韵悠长:人与书的往事》第86页,台湾秀威资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09年版)姜德明怀疑他的书缺页,但我查了巴金收藏的这三本,都没有版权页和出版日期,并没有缺页。但书后面的广告却可以给我们提供推断《夜未央》以一定的依据。后附《世界》第一期的广告说,第一期数万册,“早已大半售出。而声誉已满国中,今剩书无多,再版在即”。查该刊是1907年11月创刊;广告说第二期“……渐次印竣,不日运沪发行”。《世界》就印了这两期,第二期当时1908年出版的,那么这册《夜未央》也应当是1908年出版的。顺便插一句:前两年《世界》画报曾以高价出现在拍卖市场上,因为该刊被认为中国最早用铜版制版、道林纸印刷的画报。而《夜未央》之印制精良,特别是三幅彩图之吸引人当不在《世界》之下。 


          巴金的译本中,没有廖·抗夫为中文本写的序言,不妨抄录如下: 


      序言 


      吾甚喜吾之《夜未央》新剧,已译为支那文。俾支那同胞,亦足以窥见吾之微旨。夫现今时世之黑暗,沉沉更漏,夜正未央,岂独俄罗斯为然?我辈所肩之义务,正皆在未易对付之时代。然总而言之:地球上必无无代价之自由。欲得之者,惟纳重价而已。自由之代价,言之可惨,不过为无量之腥血也。此之腥血,又为最贤者之腥血。我支那同胞,亦曾流连慷慨,雪涕念之否乎?吾属此草,虽仅为极短时代一历史,然俄罗斯同胞数十年之勇斗,精神皆在文字外矣。支那同志,其哀之乎?抑更有狐兔之悲耶?千九百八年夏波兰文学博士廖抗夫序 


      对了,两年前,我在孔夫子旧书网上看到过一则售书信息: 


      孔网孤本《自由社丛书第一种 夜未央》On the eve鼓吹俄国无政府主义的剧本,32开。 


      作者:波兰文学博士廖抗夫著,李煜瀛[即李石曾,1973年卒于海外]译,书前有上海法界东新桥138号费哲文处所出无政府主义书8种待售书目,内有刘师复的《师复丛刊》,此书为了解中国无政府主义组织和出版活动珍贵史料。 


      出版社:上海新文化图书馆印行,新世纪二十年十二月再版,正文173页,书中有剧照,1908年原序,费哲民导言。 


      这是济南的一个书店售出的书,不知被谁买去了,这是《夜未央》又一个版本。 
    编辑:蓝雅萍

    说诡术
    巴金与三部书的故事(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