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学院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标 □
  • 朝代
  • 人物
  • 事件
  • 制度
  • 疆域民族
  • □ 同类热点 □
  • 万历定陵洞开之后的厄运(组图)
  • 600年之朱棣生母之谜
  • 朱元璋相貌之谜
  • 黄宗羲
  • 顾炎武
  • 朱元璋身边的几位女人(3)
  • 张居正多侧面的性格悲剧
  • 晚明著名学者焦竑
  • 李自成魂归何处?
  • 明宣宗朱瞻基-有“蛐蛐皇帝”之称的明朝第五位皇帝
  • 特立独行的海瑞
  • 朱元璋的平民情结
  • 明人笔下的郑和
  • 追求“自我”的李贽
  • 北京“四川营”与明末著名女将秦良玉
  • 当前类别:官网 >> 新版国学 >> 历史 >> 明清 >>  >> 人物
    严嵩

    发布时间: 2010/7/19 15:06:35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华五千年
    文字 〖 〗 )

    严嵩(1480——1569),表字惟中,号介谿,分宜(今江西分宜)人,弘治十八年(1505)考中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以后引疾归家十年;还朝后,累官至南京吏部尚书;嘉靖十五年(1536)十二月,入京为礼部尚书盘踞津要,凡21年。 

    贪鄙成性 招权纳贿

    严嵩入京之时,正值礼部要补选译字诸生,这立刻成了他捞钱的机会。当时,向明朝进贡诸国,唯朝鲜、琉球、越南的表章用汉文,其他皆须经礼部翻译,所以要用从事文字翻译的人员,即译字诸生。严嵩见有人想谋得此缺,便向他们索要贿赂,且“更高其价”。因此,史书说:“严嵩至即受贿”。由此,他广开贪贿之门,收受黄金白银,动以数千计,此外,还索要“土物”即地方特产,收买幼年男女,其受贿形式确实可谓花样繁多。

    严嵩不仅本人贪赃无已,更纵容其子孙卖官鬻爵,贪污中饱。其子严世蕃,其孙严鹄、严鸿,个个钩爪锯牙,势如饕餮。

    严嵩在执政期间,聚敛了大量财富。其势败被抄时,除其罗至的异宝、奇珍、田地、房舍、子女之外,仅籍没的白银就有二百零五万五千余两。

    呼朋引类 结党营私

    赵文华曾以贪名昭彰被贬官,后来他重贿严嵩,复入京为郎,不久改为通政,被人称作“权门犬”,此后又进一步与严世蕃结交,认严嵩为义父,被擢为工部侍郎。他发现吏部尚书李默与严嵩颇有异同,便上疏弹劾李默,终使李默备受拷掠,死于狱中。于是,他更得严嵩青睐,被任为工部尚书,并加太子太保衔。

    鄢懋卿贪贿奢侈,无所不至,被严嵩擢拔为左都御史,此后严嵩又使之执掌天下盐政大权,于是他变本加厉,市权纳贿,对于严嵩更是通贿无虚日,最后官至刑部右侍郎,直至严嵩势败之后,才被劾戍边。

    仇鸾本是有罪被废之人,然与严嵩结交之后,便立即官运亨通起来,成为驻守方面的宜大总兵。在俺答入寇之时,他与俺答义子脱脱相约,请毋犯大同,且许与之通市。俺答汗进犯京师,他奉命率军入援,遇敌便溃,然因其是严嵩之党羽,仍能加官太子太保,总督京师地区军事。后来,严嵩发现嘉靖皇帝怀疑仇鸾,便落井下石,以掩盖其引荐仇鸾之初迹。最后,仇鸾以误国败政被罢官戮尸。

    其他如吏部尚书吴鹏、大理寺卿万寀、御史路楷、侍郎杨顺、广西副使袁应枢、广西御史方辂等等,皆非好货,俱是其党。
    排斥异己 残害忠良

    御史桑乔首劾严嵩贪污,说他秽行既彰,理应罢黜。严嵩便向嘉靖皇帝面前以他事自白,将其谪戍九江而卒。

    御史叶经上疏揭发严嵩交通藩邸,既受其贿,滥予封爵。严嵩在忍过一时之后,乘叶经主管山东乡试之机,摘发策中言语,断章取义,说他有讽刺皇帝之意,使嘉靖皇帝大怒,将其逮至京师,廷杖而死。 

    锦衣卫经历沈练在俺答兵逼京城之际,历数严嵩十罪。结果被严嵩反噬,以诋毁大臣之罪,将其廷杖之后,谪贬于保安。但严嵩仍不放过他,又指使其党以与白莲教勾通叛逆的罪名将其处死,并籍其家,杖杀其二子沈衮、沈褒,囚其长子沈襄。

    兵部员外郎杨继盛上疏论严嵩十罪五奸,严嵩又设法激怒皇帝,将杨继盛廷杖之后下于狱中,使其备受苦楚并最终遇害。 

    钤山诗选 严嵩 

    嘉靖二十九年(1550),俺答从京城退师之后,嘉靖皇帝下诏廷臣进言,诸臣多以屑琐细故应诏。刑部郎中徐学诗见状,十分愤然,便上疏弹劾严嵩,说:“大奸柄国,乱之本也,乱本不除,能攘外患哉?”严嵩大怒,不仅将其削籍,还欲加罪其兄中书舍人徐应丰。虽然一时之间未能得逞,但终在数年之后,以其书后有误将其杖杀。 

    其实,不仅弹劾严嵩者被他设法加害,就是那些与他略有异同者,也是难逃他的构陷的。

    大学士夏言,位在严嵩之上,是他独持国柄的障碍,严嵩便设计离间夏言与嘉靖皇帝的关系,使夏言被迫致仕,然而严嵩意犹未足,又继进谗言,说夏言与被嘉靖皇帝屈杀的曾铣交通,终将其陷于死地。

    礼科给事中沈束为官颇正,因上奏大同总兵周尚文生前屡屡立功,应加追恤,意见与严嵩不合,严嵩便将其下于狱中。在加害沈炼之时,他怀疑沈束与沈炼同族,又令狱吏械其手足,将其囚系18年之久。

    庸懦无能 祸国殃民

    嘉靖二十九年(1550)秋,俺答以大兵进犯京师,嘉靖皇帝大惊,召严嵩问计:“事势至此,奈何?”严嵩说:“此穷寇乞食耳,毋足患。”嘉靖皇帝又问:“何以应之?”严嵩则默然无以为对。其默然,是因为他实在不好说出他的应对之策。他的应对之策是什么呢?他对兵部尚书丁汝夔说:“地近丧师难掩,当令诸将勿轻战,寇自去。”译成今天的白话就是:在京师作战,不比塞上,如果战败,则难于向皇帝掩饰,所以,应当明令诸将,不可轻易出战,待俺答抢掠兴尽之后,他自然就会退兵了。说到底,不顾民之生死,委之于敌,让敌人任意抢掠蹂躏,这就是他的退敌之策。

    《明史纪事本末》卷之五十四载:“专政既久,诸司以事请裁,嵩必曰:与小儿议之,甚曰:与东楼议之。东楼,世蕃别号也。”谁能想象得到,他作为朝廷首辅,遇事竟然会一筹莫展,无奈之余,便把朝廷政务委诸其子。清代史学家谷应泰称其为“茸阘庸材”,这四个字确实下得十分准确。

    编辑:陶平

    刘伯温
    朱棣生命中的两个奇女子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