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学院 |五霸七雄| 大秦帝国| 强汉风云| 三分天下| 魏晋南北| 隋唐演义| 五代十国| 宋辽夏金| 大漠元蒙| 厂卫明庭| 八旗满清| 上古至先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标 □
  • 战史战例
  • 将帅风云
  • 军马兵械
  • 著作论述
  • □ 同类热点 □
  • 中国刀之神韵——唐朝刀原貌[图]
  • 冷兵器历史上对后世影响巨大的武器——唐刀
  • 冷兵器时代史上最强:唐代军队的武器和战术(1)
  • 冷兵器时代史上最强:唐代军队的武器和战术(2)
  • 陌刀与大唐帝国的军事
  • 唐初的精锐骑兵:玄甲军
  • 最早的火药武器出现在唐朝末年[图]
  • 大唐帝国的赫赫武功:公元7世纪的对外征战(2)
  • 唐朝武器、马政和军需供给制度
  • 中国古代骑兵:冷兵器时代,得骑兵者得天下(4)
  • 隋唐兵役制度
  • 大唐帝国的赫赫武功:公元7世纪的对外征战(3)
  • 大唐帝国称雄天下的一大利器:大唐水师(1)
  • 世界上最早的火药武器出现在唐朝末年
  • 怛罗斯之战唐军兵力到底有多少?
  • 当前类别:官网 >> 新版国学 >> 军事 >> 隋唐演义 >> 军马兵械
    陌刀与大唐帝国的军事

    发布时间: 2007/2/2 9:43:53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转自:欧亚学研究
    文字 〖 〗 )
    唐刀的种类,《唐六典》卷一六武库令丞职掌条记载:

      刀之制有四,一曰仪刀,二曰障刀,三曰横刀,四曰陌刀。(今仪刀盖古班剑之类,晋宋已来谓之御刀,后魏曰长刀,皆施龙凤环。至隋,谓之仪刀,装以金银,羽仪所执。障刀盖用障身以御敌。横刀,佩刀也,兵士所佩,名亦起于隋。陌刀,长刀也,步兵所持,盖古之断马剑。)

      此为唐刀之分类及性质、用途。

      仪刀,又称为细刀、长刀,《和名类具抄》征战具七四云:

      长刀,唐令云:“银装长刀。”又云:“细刀。”

      “银装长刀”即与上引《六典》中的“装以金银”同义,这种仪刀由千牛所执,《六典》卷二八太子左右内率府率职掌条云:

      以千牛执细刀、弓箭。

      细刀、长刀、仪刀、银装长刀都是指充羽仪之用的仪刀。同书卷二○两京诸市署令丞职掌条略云:

      其造弓矢、长刀,官为立样,仍题工人姓名,然后听鬻之。

      这里的“长刀”似也应为仪刀。

      横刀为兵士宿卫时最主要的武器。《新唐书》卷五○兵志略云:

      人具弓一,矢三十,胡禄、横刀、砺石、大觽、毡帽、毡装、行滕皆—……其番上宿卫者,惟给弓矢、横刀而已。

      府兵上番宿卫给横刀,《吐鲁番出土文书》第八册载唐某府卫士王怀智等军器簿(73TAM232:8)略云:

      1.王怀智

      2. 弓一并袋 刀一口 胡禄箭卅支。

      这里的“刀”就是横刀。《吐鲁番出土文书》第七册载唐永淳二年田未欢领器仗抄[64TAM35:41—2(b)]云:

      莼彪彪付田未欢胡禄弓箭壹具,横刀壹口。

      这些都是府兵因上番而领的器仗,其中横刀是较为重要者。《唐律疏议》卷八卫禁律“诸宿卫者兵仗不得远身”〔疏〕议曰:

      兵仗者,谓横刀常带;其甲、矟、弓、箭之类,有时应执著者并不得远身。

      宿卫时,“横刀常带”,故而高宗对为千牛卫将军的王及善说:“他人非搜辟不得至朕所,卿佩大横刀在朕侧。”[1]可见横刀为宿卫官兵的主要兵仗。府兵战士自备横刀,宿卫时常佩横刀,唐横刀是兵土普遍所佩之刀。但横刀与陌刀不同,它不是重兵器,私家可拥有,市场上也可出售,唐天宝二年交河郡市估案就记载了横刀价格,大谷三O 八四文书[2]云:

      1.镔横刀壹口输石铰 上直钱贰阡伍伯文 次贰阡文 下壹阡捌伯文

      2.钢横刀壹口由铁铰 上直钱玖伯文 次捌伯文 下柒伯文

      这是白铁及输石口横刀的时估价格。府兵自备的横刀即可从市场上购得。

      陌刀与仪刀、横刀、障刀(即一般的护身刀)均不同。首先,它不属于宿卫兵仗,上引《唐律疏议》卷八宿卫者所持兵仗有横刀、甲、矟、弓、箭之类,但没有陌刀。其次,陌刀是重兵器。《唐会要》卷七二军杂录门略云:

      其年(开成元年)三月,皇城留守奏:城内诸司卫所管羽仪法物数内,有陌刀利器等……其诸司卫所有陌刀利器等,伏请纳在军器使,如本司要立仗行事,请给仪刀。

      陌刀不是羽仪法物,而是利器。《唐律疏议》卷一六擅兴律云:

      诸私有禁兵器者,徒一年半;(谓非弓、箭、刀、楯、短矛者。)

      [疏]议曰:“私有禁兵器”,谓甲、弩、矛、矟、具装等,依令私家不合有。

      私家合有的兵器有弓箭刀楯等,这里的刀指陌刀之外的另外三种刀,更多的是指横刀。私有禁兵器中未列举陌刀,可能因陌刀在唐代为一种新兵器,私人拥有的可能性比甲、弩、矛等要小。

      《六典》注文称陌刀为步兵所持兵器,类古之断马剑,其它史中记载的陌刀如何使用呢?

      《通典》卷一五二兵典五附守拒法条略云:

      又于城上以木为棚,容兵一队,作长柄铁钩、陌刀、锥斧,随要便以为之备。若敌攀女墙踊身,待其身出,十钩齐搭,掣入城中,斧刀助之。

      这里的陌刀为守城之具。敌方攻城所备什物有“长斧、长刀、长锥……大钩”等,长刀即陌刀,陌刀对付翻墙而人的敌人,因其长也。同书卷一五七兵典十附下营斥候并防捍及分布阵条略云:

      诸每队布立……队副一人撰兵后立,执陌刀,观兵士不入者便斩。

      副持陌刀以监斩,此为陌刀的第二种用途,同书同卷同条又云:

      诸军弩手,随多少布列,五十人为一队。人持弩一具,箭五十只,人各络膊,将陌刀、棒一具,各于本军战队前雁行分立,调弩上牙,去贼一百步内战,齐发弩箭;贼若来逼,相去二十步即停弩,持刀棒,从战锋等队过前奋击,违者斩。

      这里的陌刀,即起古之断马剑作用的陌刀,不但为弩手所执,弓手也执之拚杀陷阵。同书同卷又云:

      布阵讫,鼓音发,其弩手去贼一百五十步即发箭,弓手去贼六十步即发箭。若贼至二十步内,即射手、今弩手俱舍弓弩,令驻队人收。其弓弩手先络膊,将刀棒自随,即与战锋队齐入奋击。其马军、跳荡、奇兵亦不得辄动。若步兵被贼蹙回,其跳荡、奇兵、马军即迎前腾击,步兵即须却回,整顿援前。若跳荡及奇兵、马军被贼排退,战锋等队即须齐进奋击。其贼却退,奇兵及马军亦不得远趁,审知贼惊怖散乱,然后可乘马追趁。
    这是《卫公兵法》所记录的作战方法,其中诸军按其职能分为弓手、弩手、驻队、战锋队、马军、跳荡、奇兵等多种,每战,弓弩手发箭后执刀棒(即陌刀、棒)与战锋队齐入奋击,步兵稍败后,奇兵、马军、跳荡才冲入腾击,步兵准备再援,步骑兼用,攻守有职。步兵为先锋,骑兵为侧辅,步兵配以弓弩、陌刀,骑兵负责步兵战后的突击与追击。陌刀作为断马剑的特殊功用,为先锋步兵冲阵的主要兵器,与马军、奇兵一起构成唐作战的主要特色。

      我们来看几个具体陌刀使用之例。《旧唐书》卷五六辅公祏传云:

      公祏简甲士千人,皆使执长刀,仍令千余人随后,令之曰:“有却者斩。”公祏自领余众,复居其后。俄而(李)子通方阵而前,公祏所遣千余人皆殊死决战,公祏乃纵左右翼攻之,子通大溃,降其众数千人。

      辅公祏从杜伏威征战,伏威军中多用陌刀,所以这次战李子通时,先锋步兵所持的长刀可能就是陌刀。同卷所附阚稜传云:

      善用大刀,长一丈,施两刃,名为拍刃,每一举,辄毙数人,前无当者。及伏威据有江淮之地,稜数有战功,署为左将军。伏威步兵皆出自群贼,类多放纵,有相侵夺者,稜必杀之。

      阚稜善用的两刃长刀可能就是陌刀,因为从其传看,阚稜统领的是杜伏威步兵,“拍刃”,《新唐书》卷九二作“拍刀”,杜伏威的步兵皆善使这种长刀,阚稜为其中最优秀者。由于杜伏威军队驰骋江南,未有强大马军与之抗衡,故而未形成《卫公兵法》所记的陌刀兵为先锋、马军及奇兵侧辅出击的作战方式。

      太宗的作战方法则与之不同。《旧唐书》卷五九丘和子行恭传略云:

      初,从讨王世充,会战于邙山之上,太宗欲知其虚实强弱,乃与数十骑冲之,直出其后,众皆披靡……既而限以长堤,与诸骑相矢,惟(丘)行恭独从。寻有劲骑数人追及太宗,矢中御马,行恭乃回骑射之,发无不中,余贼不敢复前,然后下马拔箭,以其所乘马进太宗。行恭于御马前步执长刀,巨跃大呼,斩数人,突阵而出,得入大军。

      丘行恭原为骑兵,将马进太宗后,改用步兵战法,“回骑射之”,类弓、弩手举动,下马执长刀大呼冲阵,与弓、弩手、战锋队距敌二十步内冲阵同,可见行恭与太宗因长堤与大军隔断后,虽只有二人,却采取了一步一骑的作战方法,步兵先进,骑兵突阵,与《卫公兵法》所记适相符合。

      陌刀为步兵所持类似斩马剑的武器。在疆场上,步骑对峙中,骑兵的作用相当于飞机坦克,其优势不必多论,步兵要取得战场上的主动权,必须先破坏对方骑兵的优势,而陌刀,正好可以充当完成这种任务的兵器。史籍中所记杜伏威军中善用陌刀,南北对峙中南方骑兵总处于劣势,陌刀最早应行于南方。而太宗、李靖借鉴南方作战的长处,结合其作战经验,创造了步骑兼用、善用用陌刀的作战方法,则在唐军事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唐太宗作战的两大特色为深入冲阵和出奇兵,《旧唐书》卷六O 淮阳王道玄传略云:

      太宗追悼久之,尝从容谓侍臣曰:“道玄始终从朕,见朕深入贼阵,所向必克,意尝企慕,所以每阵先登,盖学朕也。”

      太宗也认为“深入敌阵”为其作战特色。太宗深入冲阵的基础是步兵与之合击,如道宗“乃与壮士数十骑直冲贼阵,左右出入,(李)勣因合击”[3]者,道玄因副将史万宝拥兵不进才“为贼所擒”。深入冲阵,乃用骑兵冲乱对方阵法,与之相配合的是步兵执陌刀冲入奋击,或断乱阵之马,或斫冲乱之兵,因此说太宗的深入冲阵离不开陌刀。

      《卫公兵法》也记载了奇兵。奇兵即由骑兵组成的出其不意使用的特殊之兵。《旧唐书》卷五五薛举子仁杲传云: 

      两军酣战,太宗以劲兵出贼不意,奋击大破之。

      出奇兵也是太宗常用的作战方法,用奇兵时为“两军酣战” 的关口,结合《卫公兵法》,两军交战时步兵先冲锋陷阵,奇兵留以待之,可见用奇兵的基础为大量步兵持陌刀陷阵,吸引了敌方马步兵注意力。奇兵多由骑士组成,利于发挥神速的作用,与奇兵相配合的是步兵持陌刀酣战。太宗深入冲阵与奇兵的作战方法都是步骑兼用。充分发挥步骑作用的战法,而保证步兵陷阵、合击的武器则是陌刀。太宗、李靖在立国前后频繁征战,建立了大唐帝国,又建立了大唐帝国“天可汗”的国际地位,步骑兼用的作战方法是武德、贞观武功的基础,而充分发挥步兵作用的兵器则为陌刀。

      此后陌刀的使用多见于史籍文书,如《旧唐书》卷八四裴行俭传略云:

      调露元年,突厥阿史那德温傅反……行检行至朔州……遂诈为粮车三百乘,每车伏壮士五人,各赍陌刀、劲弩,以羸兵数百人援车,兼伏精兵,令居险以待之。贼果大下,羸兵弃车散走。贼驱车就泉水,解鞍牧马,方拟取粮,车中壮士齐发,伏兵亦至,杀获殆尽,会众奔溃。

      车中埋伏的壮士执陌刀、劲弩,主要是为了对付抢粮车的马军,敌解鞍取粮时,车中壮士采取了《卫公兵法》所记步兵的打法,而伏兵有类奇兵、马军。步骑兼用,裴行俭保护了粮车的运送,这是陌刀使用的一例。又如同书卷九九萧嵩传云:
    (开元十五年)八月,(萧)嵩又遣副将杜宾客率弩手四千人,与吐蕃战于祁连城下,自晨至暮,散而复合,贼徒大溃。

      这次战斗主要兵力为弩手,据《卫公兵法》弩手持陌刀,这些弩手从早到晚与吐蕃大战,“散而复合”,当持刀棒反复陷阵冲杀,萧嵩时为河西节度使,可见河西军队开元中不但大量使用陌刀,而且弩手也善于使用陌刀。

      伯三八四一背唐开元二十二年沙州冬季勾帐略云:

      75.参拾捌口陌刀。

      此为沙州都督府所有的陌刀。兵士征行时,陌刀由当军配给。《太白阴经》卷四器械篇第四十一略云:

      弩二分,弦三分……佩刀八分,一万口。陌刀二分,二千五百口,棓二分,二千五百张。马军及陌刀并以啄锤斧钺代,各四分支。

      步兵陌刀、棓(棒)、弩各以十分之二的比例支给,马军不给陌刀及棓,以锤、斧代,以十分之四的比例支给,可见陌刀是步兵专有兵器。同书卷六阴阳队图篇第六十七也记载了陌刀支给分数,据图可知,陌刀为阴阳队的主要兵器。具体的领取情况,《吐鲁番出土文书》第七册载唐咸亨五年张君君领当队器仗甲弩弓陌刀等抄(64TAM35:30)略云:

       1.前付官器丈、甲、弩、弓、陌刀□等抄,张君君遗

       2.失,其物见在。竹武秀、队佐史玄政等本队

       3.将行,若得真抄,宜令对面毁破。

      文书5行有“六驼驮马”,则将行的竹武秀队似由府兵组成的征行队,可知咸亨年间,西州府兵征行者有使用陌刀的。

      天宝年间,陌刀再一次在唐军事史上写下了重要的一页。《旧唐书》卷一O 九李嗣业传略云:

      天宝初,随募至安西,频经战斗。于时诸军初用陌刀,咸步推嗣业为能。每为队头,所向必陷……天宝七载,安西都知生兵马使高仙芝奉诏总军,专征勃律,选嗣业与郎将田珍为左右陌刀将……嗣业引步军持长刀上……禄山之乱……贼将李归仁初以锐师数来挑战,我师攒矢而逐之,贼军大至,逼我追骑,突入我营,我师嚣乱……嗣业乃脱衣徒搏,执长刀立于阵前大呼,当嗣业刀者,人马俱碎,杀十数人,阵容方驻。前军之士尽执长刃而出,如墙而进。

      观李嗣业与李归仁之战,仍未出《卫公兵法》所记战法,“攒矢而逐之”即弩手、弓手先发箭射敌,“追骑”则指继步兵之后“迎前腾击”的马军。此打法被大量敌军破坏后,李嗣业独刀奋击,力挽狂澜,执陌刀的步兵“如墙而进”,再行《卫公兵法》所记的战术,可见与用陌刀相行的仍是《卫公兵法》所记的步骑兼用的战法,这一战法在安史乱后仍在实行。有疑问的是,唐前期西北战场使用陌刀,西州和沙州出土文书中也记有陌刀,为何嗣业传称天宝初“诸军初用陌刀”呢?

      据嗣业传,天宝时初次推广陌刀战法的军是安西诸军。此前,为争夺四镇、控制西域,安西战场烽火不断,如《新唐书》卷一一O 诸夷蕃将传略云:

      阿史那社尔,突厥处罗可汗之次子……(贞观)十四年,以交河道行军总管平高昌……二十一年,以昆丘道行军大总管与契苾何力、郭孝恪、杨弘礼、李海岸等五将军发铁勒十三部及突厥骑十万讨龟兹。

      契苾何力,铁勒哥论易勿施莫贺可汗之孙……(贞观)十四年,为葱山道副大总管,与讨高昌,平之。(永徽中)……诏何力为弓月道大总管,率左武卫大将军梁建方,统秦、成、岐、雍及燕然都护国纥兵八万讨之(贺鲁)。

      《旧唐书》卷一九八高昌传略云:

      (贞观十四年)太宗乃命吏部尚书侯君集为交河道大总管,率左屯卫大将军薛万均及突厥、契苾之众,步骑数万众以击之。

      贞观、永徽年间,安西战场上主要仰赖的是部落蕃兵,突厥、铁勒、回纥等部落一次次成为进军安西的主攻力量。蕃兵长于骑射,其优势在于迅速灵便,利用蕃兵以战安西,自然与其它战场步兵的主的作战方法不同,所以安西战场不采用《卫公兵法》所记的步兵弓弩、陌刀战术。

      进军安西者并非没有汉族步兵,只是这些步兵与部落兵相比,不是主力。这些步兵的主要兵器为矟。《旧唐书》卷八三苏定方传略云:

      (贺鲁)众且十万,来拒官军,定方率回纥及汉兵万余人 击之。贼轻定方兵少,四面围之,定方令步卒据原,攒矟外向,亲领汉骑阵于北原。贼先击步军,三冲不入,定方乘势击之,贼遂大溃。

      此次与贺鲁对战的精兵为苏定方亲领的阵于北原的骑兵,步兵持矟保持阵脚,冲杀逐奔的则是骑兵。步兵持矟与持陌刀不同,陌刀长于进攻,矟外向利于防守,陌刀与矟的使用与否不但体现了战场上步兵的主动或被动性,也体现了战役中步骑的组成及仰赖步或骑的作战策略。吐鲁番出上文书中,甲仗中领陌刀的只有一见,而领矟的则较多,如《吐鲁番出土文书》第五册载唐队正阴某等领甲仗器物抄(73TAM507:014/l,012/12—2)略云:③

       (一)

      6.槊叁张并潘故破,二月廿日□

      7.领。

      12.槊染张并潘及釰无鐏。二{月廿日付}〖
    13.两张官槊,潘并故破。张建领。——一 

       (二)

      2. ]欢{槊}柒张付

      6. ]潘二月廿日付

      同书载唐潘突厥等甲仗帐(73TAM507:012/12—1)略云:

      4.]得朔五张。缀1

      7. ]{朔}一{张},{欠}一{张}。

      此皆为领槊记录,槊、矟相通。西州行军所配军器中,槊为步兵常给的兵器。这与我们在安西战场所见情况相符。

      直到开元年间,在安西战场上最活跃的军事力量仍为部落蕃兵,《资治通鉴》卷二—一开元五年七月条云:

      安西副大都护汤嘉惠奏突骑施引大食、吐蕃,谋取四镇,围钵换及大石城,已发三姓葛逻禄兵与阿史那献击之。

      有精于骑射的蕃族部落兵冲锋陷阵,马与骑射皆略低一筹的汉军自然不用行陌刀打法,以步兵为先锋,但为什么天宝初要在安西诸军使用陌刀呢?

      我们先来看天宝初安西诸军兵马的构成。《旧唐书》卷三八地理志略云:

      安西节度使,抚宁西域,统龟兹、焉耆、于阗、疏勒四国。(管戍兵二万四千人,马二千七百匹。)

      安西马与兵的比例为0.1125,马匹非常少,其它节度使下的兵马数:

      节 度 使——兵 额——马匹数量——马与兵的比例

      北 庭——20000——5000——0.25

      河 西——73000——19400——0.26575

      朔 方——64700——14300——0.221

      河 东——55000——14000——0.2545

      范 阳——91400——6500——0.0711

      平 卢——17500——5500——0.314

      陇 右——70000——10900——0.1557

      剑 南——30900——2000——0.0647

      岭 南——15400

      除岭南外,剑南、范阳、安西的马匹数最少。剑南与北方不同,先置而不论,范阳马少可能与平卢马多有关,范阳、平卢马匹之和与兵士之比为0.11,仍不高,骑兵少,因而范阳、平卢军队大量使用陌刀,如《新唐书》卷一三五哥舒翰传略云: 

      (崔)乾祐为阵,十十五五,或却或进,而陌刀五千列阵后。王师视其阵无法,指观嗤笑,曰:“禽贼乃会食。”

      崔乾祐为安禄山守陕郡,所统兵虽不多,但有陌刀五千,表明安禄山部队大量用陌刀,而陌刀也是这次促使哥舒翰败北、潼关失留守的主要兵器,此不多论。安西兵多马少,只有使用陌刀以弥补骑兵不足一途。天宝初安西推广陌刀战法,与其马少直接相关。

      安西在开元末天宝初军事部署有所变化。《资治通鉴》卷二一四开元二十九年条云:

      (冬十月)壬寅,分北庭、安西为二节度。

      结合天宝初使用陌刀看,北庭、安西分为二可能不只是在置节度使上有变化,也含有兵员配置、兵种改变等变化在其中。变化后的安西兵多为汉人募兵,如李嗣业即“随募至安西”;变化后的安西兵骑少、步多,故而才在军中推广陌刀。陌刀的使用与否是与当时军事形势、军事部署的变化密切相联的。

      安西军队推广使用陌刀取得了成功。天宝七年,高仙芝征讨勃律时,选李嗣业与田珍为左右陌刀将,以执陌刀的步兵为主的军队“长驱至勃律城擒勃律王、吐蕃公主”,其结果为“于是拂林、大食诸胡七十二国皆归国家”[4],控制了西域。其后,继任的封常清又于天宝十二载击大勃律,“受降而还”[5]。史籍虽未记这次击大勃律时陌刀手的作用,但经过夫蒙灵詧、高仙芝、封常清三任节度使的努力,安西不但使用推广了陌刀,而且建立了能战的陌刀队、陌刀兵。陌刀手不与弩手、弓手合而为一,而是独使长刀,由陌刀将领导,专司征杀。高仙芝临刑时,边令诚“索陌刀手百余人随而从之”[6],可见独立的陌刀手已经建立起来了。正是这些陌刀手在安西军事部署改变、骑兵少而步兵多的情况下充分发挥了作用,在西域征战拓土,使唐天宝年间在西域地区建立了赫赫武功,陌刀的作用又一次体现出来。

      从武德到天宝,唐在立国战争及与善骑射的游牧民族战争中能够取得胜利,步兵的进攻性武器陌刀的使用不能说不构成了主要原因之一。陌刀的出现与推广使用也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它关涉到唐马政及整个军事形势,也可以说,陌刀使用、推广的历史就是唐立国及对外战争、开天武功历史的一个方面。唐代刀虽分为四种,真正在疆场上发挥作用的兵器只有陌刀。

      陌刀在唐后期战争中仍继续使用,如《新唐书》卷一七O 王栖耀子茂元传云:

      讨刘稹也,李德裕以茂元兵寡,诏王宰领陈许合义成兵援之,以河阴所贮兵械、内库甲、弓矢、陌刀赐之。

      武宗朝平藩镇的战争中陌刀仍为主要兵器,但唐后期国力衰微,对外战争中更是如此,对贞观、开天时的武功只能望尘莫及。陌刀虽仍在战争中使用,但已失去了贞观、开天时的辉煌色彩。

      陈寅恪先生在《陈寅恪读书札记·〈新唐书〉之部》卷九二阚稜传中批云:

      唐玄宗时李嗣真(业)等始以陌刀著,然则陌刀殆始于此邪?俟考。


      笔者参加整理寅格先生读书札记时(1987年),阅读先生在两《唐书》上的批注,颇不解先生何以留意陌刀这种兵器的出现、使用等,多年读书,常常思索这一问题,似有所得。陌刀,也应是先生“种族与文化”学说的一个组成部分,陌刀是汉民族与善骑射的游牧族战争中改变自己马少不精的劣势、发挥步兵多优势的关键兵器,陌刀伴随着唐帝国的建立、昌盛、荣辱悲欢。这样解释,是否真正理解了寅恪先生重视陌刀的原因呢?惜已无缘聆听先生教诲了,敬请读者指正。
    编辑:秋痕

    冷兵器历史上对后世影响巨大的武器——唐刀
    唐朝武器、马政和军需供给制度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