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学院 |资讯| 汉字| 汉语| 语林| 文库|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标 □
  • 汉语史话
  • 汉语方言
  • 汉语探微
  • 研究时评
  • 汉语澳门美高梅娱乐网站
  • □ 同类热点 □
  • 方言中的禁忌语
  • 中国十大难懂“方言”
  • 东北话和北京话的关系(1)
  • 广东方言与岭南文化
  • 河北方言的“涉外”现象
  • 北京话与普通话的区别(2)
  • 普通话的定义
  • 粤方言
  • 北京话里的口语词“合着”
  • 方言绕口令,绕你没商量!
  • 京味文化中的满族风俗
  • 客家方言
  • “普通话”一词的来源
  • 吴方言
  • 官话方言
  • 当前类别:官网 >> 新版国学 >> 汉语 >> 汉语 >> 汉语方言
    方言在影视作品中的功能

    发布时间: 2019/7/17 1:14:05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方言指的是在某一地区形成并盛行的语言,与普通话在语音、词汇、语法上往往都有不同点,方言往往又可以分为地域方言与社会方言,地域方言以使用该语言的地域作为划分依据,社会方言而以该区域内使用改语言的社会群体不同而做的划分。鉴于叙述的针对性,本文主要探讨的是地域方言。 
      中国方言在电影中使用,是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的,真正成熟时期是从第六代电影导演开始的,如贾樟柯、王小帅、张元、陆川、王安全、宁浩、陈大明等,这些年轻导演的作品,在社会上引起广泛关注。随后一大批关于方言与影视的学术研究成果问世,更有甚者。其后,在电视剧、小品、话剧等体裁中都开始使用方言,尽管国家在推广普通话的道路上从未懈怠,但推普的目的是为了克服沟通障碍,促进不同地区间的交流,而不是歧视和禁止方言。如今方言的发展仍旧势头十足,所以有必要探讨和正视,方言在艺术作品中的独特功能,发掘其不可替代的艺术价值。 
      一、环境描写功能 
      第六代导演,大多受西方文化及电影理论的影响,其中现实主义电影备受推崇,他们所塑造的多是被社会边缘化的小人物,展现真实的社会,展现普通人的真实生活,具有纪实性。这些底层人物往往都是说方言,如果让其说一口纯正的普通话,反而感觉很奇怪,方言比普通话更具底层性、真实性的特点。如贾樟柯的《小武》、王杰的《hello,树先生》以及张扬的《落叶归根》等。 
      方言,正可以给这些社会底层的小人物提供一个真实的底层环境,这里生活节奏缓慢,与外界沟通较少,生活模式相对封闭,外界信息进入过程长而且慢,底层民众长期在这种闭塞的环境下形成对外界新事物或排斥或接受适应速度缓慢的特点。这样的人物,自然与主流文化下的人物不同,他们说方言也是理所应当的,反而,如果一开口是纯正的普通话,会让人感觉十分奇怪。方言还原了人物生活的真实的生活环境,对特定区域的文化,原汁原味的表达出来,增强电影的写实性、真实性,人物处于自然状态之下,影片风格显得真实而朴素。 
      《落叶归根》中赵本山说着一口东北话,塑造了一个重情重义、说到做到的东北汉子老赵。东北人爱喝白酒,而且在社会底层人群中有劝酒、斗酒的习惯,谁先喝醉是很不光彩的事,大男人如果说自己不会喝酒,就会很没面子,所以很多人从小便有一种文化认同,酒桌上绝不服软、认熊,正基于此,老王喝酒喝死才成为可能。方言在此,发挥了必不可少的作用,还原了东北农村酒桌的真实环境。此外,方言还塑造了一个真实的东北农村底层环境,老赵因为没钱雇专车送老王的尸体回老家,所以才一路将其伪装成活人。在大客车上遭遇了抢劫时也借机向观众交代了,这个死人是因为喝酒喝死的,不是公伤,所以窝囊了一辈子,被老板5000块打发了。方言在影片中所起到的作用是必不可少的,描绘了一个真实的东北农村底层环境,否则人们便无法理解,东北地区喝酒死人的原因和老赵伪装尸体的行为。 
      二、对人物的造型功能 
      除了可以塑造底层环境,方言在塑造底层人物形象上更是直接而准确。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方言具有地域性,不但可以反应此地区的风土人情,还可体现此地区人民比较有共性的性格特点,所以方言便具有了“文化气质”。“语言的文化气质指的是一种语言在交际过程中使说话人和听话人在心理上得到的某种感受,这种感受一方面受周围环境的感染,一方面则是由语言结构各方面因素综合作用而显露出来。” 
      张公瑾、丁石庆主编的《文化语言学教程》中认为方言的文化气质也可以大体分为五类:强悍型、庄重型、敦实型、狡黠型、柔和型。北京方言是庄重型的代表;山东方言、东北方言都可以代表强悍型;山西方言厚重,有些土,但土中透露着憨厚;河南方言中体现狡黠型文化气质主要指河南人精于打算、工于心计;上海方言、江苏方言可谓是柔和气质的代表。宁浩电影《黄金大劫案》中的小东北,表面看游手好闲,其实骨子里也是条汉子,在鬼子面前敢于牺牲,毫不含糊,东北方言正可以映衬他如此强悍的个性。电影《茉莉花开》中的陈冲,说一口地道的上海话,即使训斥人的话也仍说的曲婉妩媚,“勾勾搭搭,侬的脸还要喏?”她扮演的一直是母亲的角色。茉,年轻时由章子怡所饰演,说普通话,老年时这一角色再次由说上海话的陈冲扮演,而章子怡则扮演年轻的莉(茉的女儿),可见方言在此是跟不上时代的人或者说“过来人”的象征,是塑造人物不可或缺的因素。《武林外传》的主打方言是陕西方言,剧中的老板娘佟湘玉便具有狡猾、事事精打细算的特点,动不动就“扣钱”“店规伺候”,但妩媚起来也是十分动人“饿错了,饿从一开始就错列,当初饿就不该嫁过来,如果不嫁过来饿的夫君就不会死,饿的夫君不会死,饿就不会沦落到这个伤心的地方……”认识到错误后,也是十分诚恳,一语中的“饿的秀才,饿那精明能干,物美价廉的秀才”。 
      不同的方言在影视作品中可以塑造出性格不同的人物,可以说在人物塑造上方言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三、营造幽默氛围的娱乐功能 
      除以上两点以外,导演使用方言,最重要的原因,便是方言所产生的幽默效果。大多数方言都有幽默因子,一听到东北话,就使人想到装傻充愣的“赵四”一类人,北京人有文化,说话喜欢用“您”,所以说北京话在方言里属于庄重型的,但北京话还有许多因素有喜剧因子,比如儿化音,透着轻巧、调侃和轻松。如《非诚勿扰》中的葛优,“你呢先走了一步,我呢还达不到这种境界!”“我还真是一坏人,就怕你不是坏人!”“我就图她长得好看怎么了?我为我们老秦家改良后代有什么错!” 
      这些说方言的“小人物”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喜剧色彩,这正与影视的娱乐性质相契合,所以方言在影视中被广泛的使用着。这些小人物正因为处于社会底层,自身具有某些局限性,所以常做些夸张的事情出来,正因为身份特殊,这种夸张才显得合情合理,所以在观众看来,他们不如自己有优越性,因此可以嘲笑他们,电影也因此达到了喜剧效果。 
      《我不是潘金莲》中的李雪莲就是这类人的代表。她是个年轻漂亮的村妇,因为生二胎会导致老公秦玉河失业,所以和老公假离婚,没想到弄假成真,老公又娶了别的女人,李雪莲气不过,开始告状,要求法院证明她是假离婚,然后她和秦复婚后再和他离婚,这本身就是个笑话,白纸黑字写的离婚,法院如何给她证明是假的呢?在李雪莲遭到气急败坏的秦的侮辱,说她是“潘金莲”后,她又开始告状,为自己不是“潘金莲”而告状。如此倔强、执拗的农村妇女,在自己的世界里孤独而行,导致众叛亲离,既是悲剧,又是喜剧,如果将喜剧的因素全都抛弃,电影也好,小说也罢,都失去了生存的土壤。其中方言对其喜剧效果产生了直接的作用。村妇,又是性格十分执拗的人,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管法院叫“官司铺”,称呼变心的秦玉河为“龟孙儿”,所以她说说方言合情合理,又“笑果十足”。 
      方言影视如今越来越多,发展趋势良好,正显示了草根与精英的正式对话,在推普的同时,也应看到方言存在的价值,不可一概而论,否则便失去了泱泱大国风俗与文化的厚重与多彩。
          作者:李扔岩
    编辑:秋痕

    “您”不能乱用、火柴叫“取灯儿” 北京方言了解下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