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学院 |资讯| 汉字| 汉语| 语林| 文库|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标 □
  • 汉语史话
  • 汉语方言
  • 汉语探微
  • 研究时评
  • 汉语澳门美高梅娱乐网站
  • □ 同类热点 □
  • 欧洲忘记了汉语却“发现”了汉字
  • 中国古代韵书综述
  • 新加坡华语特有词语探微
  • 现代汉语中的曰语“外来语”问题(上)
  • 二十年来台湾社会语言学的研究
  • 台风语词命名的女性化现象
  • 从新词语看语言与社会的关系
  • 用数字表示历史事件的几种写法
  • 论言语意义与传意效果
  • 古汉语副词的来源
  • 赵翼的诗和史学(2)
  • 汉语称谓研究十年
  • 生活·语言·形象:关于语言构建形象的再思考
  • 浅谈汉语新词语发布的词汇学意义
  • 通假字的流传、成语的变迁和所谓余秋雨的“误读”
  • 当前类别:官网 >> 新版国学 >> 汉语 >> 汉语 >> 研究时评
    用认知语言学中的“隐喻”观察歇后语(1)

    发布时间: 2018/11/6 13:20:50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随着认知语言学的发展,它给语言学界带来的新的视角和观念给了语言学者新的研究空间,并且也因此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而认知语言学中隐喻理论更是得到了重视,它的研究已然成为了一门独立的学问。歇后语是汉语中最具特色的语言现象之一,语言诙谐幽默、口口相传且富有丰富的内涵。这种思想内涵就主要靠隐喻和转喻来体现。本文基于前人研究的基础,从认知语言学的隐喻角度观察,同时关联认知语义学和认知语用学的理论,对歇后语中存在的隐喻现象进行分析。以便更深刻地体会歇后语的内涵和意蕴。   
      歇后语是人类对世界认识经验的基础之上建立的,而认知方法也从经验主义的角度出发,所以从认知隐喻的角度研究歇后语是有一定的理论价值的,“存在着共同的经验主义的哲学基础为从认知语义学角度研究歇后语提供了可能性”[1]。   
      1、从歇后语的类别的实例中观察其中的隐喻现象   
      1.1谐音歇后语   
      谐音歇后语是实际意义和字面意义毫无关系,需要用语音的象似性(也就是修辞学中所讲的谐音)来构建语音隐喻。比如“和尚打伞——无法(发)无天”是利用“发”和“法”谐音来达到语音隐喻的;“外甥打灯笼——照旧(舅)”,就是利用“旧”和“舅”的谐音;“孔夫子搬家——尽是输(书)”是利用“输”与“书”的谐音来达到语音隐喻的效果的;“灯盏无油——太费心(芯)”是通过“芯”与“心”的谐音来达成效果的,类似的歇后语还有很多。   
      歇后语的语音隐喻是由Ivan fonagy(1999)提出的,主要是从语音或发音方式与其所表达的意义的相关性这一角度进行论述,和认知语言学中的提出的隐喻是不一样的,语音隐喻实际上是关于语音与其所指对象或所表达的意义之间象似性的问题。[2]   
      1.2喻意歇后语   
      喻意类的歇后语更接近歇后语的定义:“谜底—谜面”或者说“引子—注释”这一结构概念。这类歇后语大多都是利用隐喻的方式构建而成的。如: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前面的引子部分说骑着驴看唱本,古人也有骑驴当马,把驴当做代步工具的情况,那么驴在走,骑在驴上看唱本是什么样呢?后面的注释给出了答案——走着瞧。表达出看事物发展结果究竟怎样的意味,有一种胸有成竹、预料到事物必然结果的不让步的语气。   
      这类歇后语的前一部分的引子实际上是想要表达后一部分注释的另外一层含义,这种方法就是隐喻。   
      2、从隐喻的类别中找到歇后语中的实例   
      2.1结构隐喻   
      结构性隐喻,是通过一个概念来建构另一个概念,这两个概念的认知域自然是不同的,但他们的结构保持不变,即各自的构成成分存在有规律的对应关系。[3]歇后语中运用结构隐喻的实例有很多: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猫的天性是抓老鼠,前面的引子出来时会有困惑之感,而后面的注释“多管闲事”一出就确定了狗不该拿耗子这一经验认定。这个歇后语是指管了不该管的事,常有责骂之意。这样前后两部分之间就产生了一个完整的结构隐喻。诸如此类的歇后语还有很多:“高粱秆子当柱子——撑不起”, “芝麻开花——节节高”, “空心萝卜——中看不中用”等等。   
      结构隐喻是把一些结构映射到另一些结构上,所有的隐喻都是有结构性的,结构性是隐喻的总体特征。   
      2.2方位隐喻   
      方位隐喻是指参照空间方位而组建的一系列隐喻概念。意象图示是人么在长期的时间认识中形成的,是人对自身以及外部世界的感知方式。意象图示是方位隐喻的主要方式。   
      “上—下”、“里—外”、“左—右”、“高—低”……这些都是我们熟悉并且常用的方位词,它们有着共同的特点:总是成双成对出现,彼此之间是一对反义词,它们本身也就是为了划分空间而存在的。这些方位词在表达上也都有着固定的情感倾向:“上层—下层”、“左迁—右升”、“高等—低等”、“前进—后退”。   
      人类的许多基本概念都是由空间而来,因此每个方位隐喻的内部要素之间都有联系。“高”和“上”的空间方位基本一致,在文化观念中有“好”的意味,即“高兴、有能力、有品德、有地位”等等。而“低”和“下”的空间方位基本一致,在文化观念中有“不好”的意味,相对应为“难过、道德败坏、地位低下”。“东”、“西”这样的方位词也有一定的情感倾向。由于太阳东升西落,“东”往往包含着有希望新生的意思,如紫气东来、东山再起等等。而“西”是太阳没落之处,有着风烛残年之感,与此相对应的词语就成了驾鹤西去、日薄西山等等。[4]这些方位词对应的情感倾向的词语非常多,在歇后语中它们的情绪状态同样非常清晰,如“下眼皮肿——只往上头看”说的就是傲慢无礼,不拿正眼看人。认知者由“下眼皮”和“肿”这两个信息,整合得出不能向下看的事件框架;既然不能往下看,也就是能往上看。翻眼皮这一动作表现了目中无人的态度。还有一部分运用方位隐喻的歇后语其中没有明确的“上”和“下”这样的方位词,但其表意明确,有着明显的高低好坏之分:“打了气的皮球——一蹦老高”;“皮球上戳一刀——泄了气”等。
    编辑:秋痕

    以认知语言学为基础探讨强势文化对翻译产生的影响
    用认知语言学中的“隐喻”观察歇后语(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