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月热点 □
  • 清华简:“打假”千年历史,解密先秦中国
  • 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定名
  • 歌乐山恐龙足迹启动保护措施 古生物学者发呼吁
  • 21万年前头骨成现代人类走出非洲最早证据
  • 广州解放中路出土逾两千件晚唐陶瓷器
  • “许昌人”遗址发现已知 最古老的人工刻划图案
  • 浙江宁波发现两座龙窑 出土大批越窑青瓷和窑具
  • 研究表明:兵马俑青铜弩机上的墨书是松烟墨
  • 云南昭通发现600万年前条纹兔化石
  • “许昌人”遗址发现已知最古老人工刻划图案
  • □ 同类更新 □
  • 埃塞俄比亚挖出一块头骨 难道人类祖先要换人了?[ 2019/10/1]
  • 神秘沉船沉睡300年 引发两百亿美元宝藏争夺战[ 2019/9/30]
  • 内蒙古阿拉善多处文物遗址取得重大发现[ 2019/9/26]
  • 最新研究数据进一步确定石峁遗址核心区建造年代[ 2019/9/24]
  • 考古先行 北京迎来“大发现”时期[ 2019/9/25]
  • 陕西石峁遗址出土乐器口簧见证欧亚文化交流[ 2019/9/24]
  •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研究成果发布现存最早《诗经》文本[ 2019/9/24]
  • 专家:五帝时代是中华文明形成时期距今5500-4000年[ 2019/9/25]
  • 水下考古不是简单的“海底捞”与陆上有何不同?[ 2019/9/25]
  • 世界文化遗产甘肃锁阳城启塔尔寺遗址考古发掘[ 2019/9/18]
  • 曹操墓出土的镜子与日本大分出土之物“酷似”[ 2019/9/18]
  • 夜访考古工地 文旅融合新尝试[ 2019/9/22]
  • 当前类别:官网 >> 国学新闻 >> 国学考古
    埃塞俄比亚挖出一块头骨 难道人类祖先要换人了?

    发布时间: 2019/10/1 0:01:42    被阅览数:

    埃塞俄比亚挖出一块头骨,人类祖先换人了?
      我们人类,曾经被认为有一个共同的祖先——距今320万年前的露西,我们还可以在埃塞俄比亚国家博物馆看到她。露西的骨骼化石,1974年被发现于埃塞俄比亚阿法尔谷底,而她的名字,据说是因为发现者在当时播放了一首披头士乐队的歌曲《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露西带着钻石飞翔在空中)。2016年,《自然》期刊发表论文,显示露西可能真的是从树上坠亡,有没有带钻石,就不清楚了。
      然而,最近《自然》又发表了两篇论文,描述了埃塞俄比亚发现的一块380万年前的近乎完整的古人类头骨,属于一名中年男性。就是这个男性生物,挑战了露西“人类祖先”的地位。
      在分类上,露西属于南方古猿阿法种,而这块新发现的头骨化石主人,属于南方古猿湖畔种。在本次发现之前,阿法种被普遍认为是人类祖先,生活在距今370万~300万年前;而湖畔种生活在420万~390万年前,是露西的祖先。
      既然露西是人类的祖先,湖畔种是露西的祖先,那能推导出湖畔种是人类的祖先吗?很遗憾,并不能。
      中科院古脊椎所助理研究员潘雷表示,并不是化石的年代早,就能荣膺“人类祖先”这一伟大称号,首先,你得直立行走,这是人类起源的表示,也是之后人类诸多演化的生物学基础。只有生理结构上能够习惯性双足直立行走的古猿,才会被认为是人类祖先。
      可这也并非第一次发现湖畔种的化石,为何对他的人类祖先身份判定姗姗来迟?
      潘雷解释,原因有二:其一,于1965年发现的湖畔种首件化石是一段肱骨,之后40多年间发现的化石部位都不够关键,难以证明它们是否直立行走,而阿法种比较幸运,发现许多化石甚至足迹,足以证明双足直立行走;其二,在本次发现之前,湖畔种被认为是阿法种的直接祖先,也就间接认为这是一个单线演化过程,所以露西的祖先地位十分稳固。
      但这次发现的这块湖畔种头骨化石,恰好能证明“直立行走”这一关键点。“因为直立姿态使头部在脊柱正上方,所以人类的枕骨大孔在头骨最底部。而猩猩和其他大多数哺乳动物的枕骨大孔,都位于头骨后端,适应于四足行走的姿态。”潘雷说。
      此处需要插播另一个发现,1987年曾发现一件南方古猿化石,时间可达390万年前,但由于当时缺乏对比材料,它的分类不确定,只能说可能是阿法种,所以阿法种的生存年代仍公认为370万~300万年前。而这次横空出世的这块几乎完整的湖畔种头骨化石,让我们进一步明确了湖畔种和阿法种的差异,也就确认了1987年发现的化石为阿法种。
      所以,我们既发现了390万年前的阿法种,也发现了380万年前的湖畔种,简而言之,有的湖畔种比有的阿法种还年轻,两个物种可能共存过10万年。而且经研究对比发现,湖畔种和阿法种在形态上有比较大的差异,两者不是单线演化关系,阿法种可能来自湖畔种的多个群体。
      “虽然上新世的南方古猿有许多肢骨、牙齿化石和零散头骨碎片发现,但完整的头骨化石比较稀少,导致我们对早期南方古猿的头骨形态一直没有充分的认识。本次发现的南方古猿湖畔种的头骨,为我们研究南方古猿的头面部形态提供了珍贵的依据。”潘雷说,“湖畔种的面部存在一些进步特征,如眶下区域的隆起等,因此不能简单地认为湖畔种就是阿法种的直接祖先。”
      讲到这里,人类祖先是不是就可以换人了?很遗憾,并不是。
      潘雷说:“目前的发现并不能否定湖畔种是阿法种祖先的这种可能性,只能说此次发现的头骨代表的湖畔种群体,不是阿法种的祖先,但二者一定有比较密切的关系。另外,在埃塞俄比亚还新出土了400万年前的南方古猿牙齿化石,它们的形态比较接近阿法种。如果确实属于阿法种,那么湖畔种与阿法种的关系,则会更加复杂。”
      早期人类的进化图景并没有因为本次发现而变得更加清晰,反而呈现出灌木丛状的演化趋势,真相更加扑朔迷离。可是,科学的魅力不就在此吗?
      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蒋肖斌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秋痕

    神秘沉船沉睡300年 引发两百亿美元宝藏争夺战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