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类别:官网 >> 国学新闻 >> 大众评述
浮世绘:从废纸到国宝

发布时间: 2018/11/9 0:05:04    被阅览数:
近日,正在上海新华中心举行的“浮世绘老师展”,通过166件日本浮世绘珍品向观众展现了浮世绘的发展脉络及其独有的艺术风情。
  浮世绘是日本文化的重要象征。在成为国宝之前,它经历过怎样不为人知的命运?又是如何成为东西方艺术交流使者的?
  画师笔下的日本平民自传
  “浮世”本是佛教用语,意指虚浮的尘世。400年前,日本江户时代的一大批民间艺人用木刻版画绘就了那时的人间烟火。
  他们画得最多的是美人。有人们喜爱的歌舞伎,也有普通女性的日常生活。
  铃木春信笔下的少女婉约雅致、清丽柔美,那些手足纤巧的柳腰美人既浪漫,又带着些许感伤,透露着日本传统审美中特有的“物哀”之美。
  鸟居清长总是有意识地把人物的比例拉长。他擅长将写实的背景与写意的人物相互映衬,那些或休闲漫步或夏夕纳凉的美人个个身段婀娜,身着花色的衣裳。江户时代被称为“图案与纹样的时代”,“穿着的喜悦”不再是贵族的特权,而成为平民大众的普遍生活需求。艳丽的色彩组合与丰富的花卉植物纹样,使每一套和服都凝聚着一个美的世界。
  喜多川歌麿则开创了被称为“大首绘”的美人胸像画。他不仅表现女性外在的形态美,还进一步追求性格的真实和内在心灵之美。
  他们也画风景。葛饰北斋花了5年时间,从不同的角度、季节、方位来描绘富士山景色,他最精彩的作品《富岳三十六景》开创了浮世绘风景画的新形式。其中的一幅《神奈川冲浪里》后来成了全世界最知名的浮世绘作品。翻滚的浪花与山峰形成巧妙的呼应,巨浪之下的富士山虽处画面的下方,但依然显示出一种雄壮。画中隐含着关于天地人的理念与意境。然而,这幅画的名字如今常常被误读,正确的读法应为“神奈川冲·浪里”,神奈川冲是地名,浪里意指在大浪的后面。
  在葛饰北斋创作的另一幅名作《凯风快晴》里,富士山通体红色,夸张而有力。这两件作品不仅是浮世绘的经典之作,也已成为日本美术的标志性符号。
  除了美人与风景,武士绘、相扑绘、历史故事画、讽刺画、戏画等众多类型的浮世绘生动记录了江户时代普通人的风俗、喜好、趣味和思想。研究浮世绘多年的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潘力教授认为,浮世绘是江户时期的日本平民自传,也可以说是一部日本民俗的百科全书。
  同一幅画何来多个版本
  铃木春信、鸟居清长、喜多川歌麿、东洲斋写乐、葛饰北斋、歌川广重被后世称为“浮世绘六大家”。如今,当人们欣赏他们的作品时或许不会想到,浮世绘作为木刻版画能流传至今,背后还有许多无名的工匠。
  一幅浮世绘并不是由画师一人独自完成的,而是画师、雕刻师和拓印师三种专业工匠在出版商的组织下协力制作的产物。虽然画师水平对作品的整体效果起主导作用,但还必须要有雕刻师的精密技术和拓印师的细致加工,才能制作出一幅精美的浮世绘。
  浮世绘自产生以来,版本非常复杂,在一个样式流行之际,便会产生大量的重刻、复刻以满足市场的需求。尤其在1867年江户幕府将浮世绘销售至巴黎世博会之后,浮世绘的复刻和重刻变得更加兴盛。因此现在人们会看到不同出版社刊印的同一内容的浮世绘版本,它们在大小、颜色上都会有较大的差异。
  本次“浮世绘老师展”主办方负责人谢定伟告诉记者,歌川广重的名作《东海道五十三次》在本次展览现场就展出了两个版本,观众可以借此看到浮世绘不同时代的刊印和装裱手法。
  东海道是连接江户和京都的一条古道,“五十三次”即沿途的53个驿站。歌川广重用细腻入微的笔触刻画了沿途的景致和天气的变化,并将西方绘画的元素移植到自己的版画中来。这53幅画构图设色简练,人物造型及动态富有感染力,四季景色以及赏花眺月,正是日本传统“和歌”中常有的意境。这一系列作品也奠定了歌川广重作为浮世绘风景画老师的地位。
  “歌川广重用淡然简劲的笔触,记录下明治维新前一段宁静孤寂的时光,为我们了解幕府统治与皇家政权共存下民众的生活状态提供了真实又直观的参考资料。”谢定伟说。
  皱巴巴的包装纸他乡遇故知
  浮世绘盛行的江户时代,是著名的德川幕府时代,经济的增长带来了太平盛世,大众文化随之兴起。许多城市里产生了一种“町人文化”,即市民文化。各式各样的平民娱乐与游戏活动空前丰富。从相扑比赛、戏剧演出,到各种博览会、书籍出版、园艺盆栽等不胜枚举。浮世绘画师们紧跟当时的流行风尚,不断更新版画的技术和样式。
  为了满足庞大的市民需求,浮世绘的发行量巨大,到了江户时代后期,浮世绘几乎遍布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从贵族士大夫到平民百姓都可以用很低廉的价格买到。人们传阅过后便将其扔掷一旁,大量被丢弃的“废纸”被作为日本向欧洲出口的陶瓷器的包装纸,漂洋过海去到了西方。
  巴黎的年轻画家们偶然得到了几页皱巴巴的包装纸,如获至宝。来自遥远东方的鲜艳色彩和简洁线条激发了他们的创作灵感。这群年轻人后来成为誉满全球的画家,他们就是印象派画家莫奈和他的同伴们。
  浮世绘并非高高在上的艺术品,而是大众文化的描摹者和记录者。印象派在诞生之初也不登主流的沙龙画展之堂,而是应欧洲中产阶级的需求而生。浮世绘画师与印象派画家在空间上相距数千公里,却碰撞出一番出人意料的惺惺相惜。
  晚年的莫奈把从陶瓷器包装盒里面掏出来的那些皱巴巴的包装纸展平后,镶在镜框里面,他家餐厅的墙上挂满了他收集的浮世绘。
  凡·高也是疯狂的浮世绘爱好者,他早年在荷兰时所作的画大都比较阴暗。偶然接触到浮世绘之后,他的画风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画面开始变得充满阳光、色彩鲜艳起来。凡·高临摹过歌川广重的《大桥骤雨》等多幅作品。他临摹溪斋英泉所作的《日本情趣:花魁》,如今被收藏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的凡·高美术馆,每天都接受着来自世界各地观众们的致敬。
  1867年,江户幕府参加巴黎世博会,包括浮世绘、和服、陶瓷器在内的诸多展品销售一空。尤其是浮士绘作品,应主办方的要求追加百余幅出售。此后,大批西方人拥到日本搜集浮世绘,这些色彩瑰丽的“废纸”被成堆成捆地贱卖至西方。直到欧洲学者高度评价浮世绘的论文、著作相继出版时,日本人才恍然大悟,此时浮世绘在日本已经衰微,浮世绘精品在日本国内也已所剩不多。以至于后来日本的浮世绘学者为一睹真品还得远渡重洋。
  它的局限也是它最大的特色
  19世纪60年代,日本进入明治维新时代,随着工业的发展、印刷机的应用,制作木刻版画的民间手工艺作坊逐渐淡出了人们的日常生活。
  历经了260余年发展的浮世绘,不仅被19世纪的西方艺术家所惊叹,如今依旧被大众所喜爱。
  潘力教授认为,浮世绘的价值不仅在于它是日本文化的代表,更重要的一点在于它还吸收了中国的传统文化以及欧洲的透视法等,可以说,它汇集了东西方造型艺术的精华。
  浮世绘在诞生最初借鉴了中国古代木刻版画的手法,尤其深受苏州桃花坞木版年画的影响。桃花坞木版年画里传递着大量的西方透视法,而当时日本的绘画传统中并没有透视法。为了表现空间感,浮世绘画师发明了独特的俯瞰透视,如同鸟儿一样从上往下看,以俯瞰的方式来展现地面的芸芸众生。这次展览中展出的歌川广重的《大桥骤雨》就是这种俯瞰透视的代表。
  后来,西洋画随基督教的传播在日本各地普及,阴影法、透视法等西方绘画技法逐渐为日本画家所接受,在浮世绘风景画中也不难找到如焦点透视等诸多西画因素。
  在谢定伟看来,浮世绘受到木刻版画制作方式的限制,很少用明暗而是主要用线条来表现场景和人物,这是它的局限,却也成了它最大的特色。浮世绘的线条表达与油画截然不同,细腻又凝练,再加上色彩的明艳简洁,是其在当下依然具有生命力与艺术价值的原因所在。
  “浮世绘的时代早已经结束,但浮世绘的艺术精神还在延续。以漫画、动画等为代表的当代日本卡通文化,深层次地受到浮世绘的影响。”潘力说。 陈俊珺
来源:解放日报      编辑:秋痕

打造文化IP:使我们的文化符号充满魅力
沈斌:好导演都是“化学家”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