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库藏| |国学学院| |国学老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史==>清史稿  

 
  本纪一
本纪二
本纪三
本纪四
本纪五
本纪六
本纪七
本纪八
本纪九
本纪十
本纪十一
本纪十二
本纪十三
本纪十四
本纪十五
本纪十六
本纪十七
本纪十八
本纪十九
本纪二十
本纪二十一
本纪二十二
本纪二十三
本纪二十四
本纪二十五
志一
志二
志三
志四
志五
志六
志七
志八
志九
志十
志十一
志十二
志十三
志十四
志十五
志十六
志十七
志十八
志十九
志二十
志二十一
志二十二
志二十三
志二十四
志二十五
志二十六
志二十七
志二十八
志二十九
志三十
志三十一
志三十二
志三十三
志三十四
志三十五
志三十六
志三十七
志三十八
志三十九
志四十
志四十一
志四十二
志四十三
志四十四
志四十五
志四十六
志四十七
志四十八
志四十九
志五十
志五十一
志五十二
志五十三
志五十四
志五十五
志五十六
志五十七
志五十八
志五十九
志六十
志六十一
志六十二
志六十三
志六十四
志六十五
志六十六
志六十七
志六十八
志六十八
志七十
志七十一
志七十二
志七十三
志七十四
志七十五
志七十六
志七十七
志七十八
志七十九
志八十
志八十一
志八十二
志八十三
志八十四
志八十五
志八十六
志八十七
志八十八
志八十九
志九十
志九十一
志九十二
志九十三
志九十四
志九十五
志九十六
志九十七
志九十八
志九十九
志一百
志一百一
志一百二
志一百三
志一百四
志一百五
志一百六
志一百七
志一百八
志一百九
志一百十
志一百十一
志一百十二
志一百十三
志一百十四
志一百十五
志一百十六
志一百十七
志一百十八
志一百十九
志一百二十
志一百二十一
志一百二十二
志一百二十三
志一百二十四
志一百二十五
志一百二十六
志一百二十七
志一百二十八
志一百二十九
志一百三十
志一百三十一
志一百三十二
志一百三十三
志一百三十四
志一百三十五
表一
表二
表三
表四
表五
表六
表七
表八
表九
表十
表十一
表十二
表十三
表十四
表十五
表十六
表十七
表十八
表十九
表二十
表二十一
表二十二
表二十三
表二十四
表二十五
表二十六
表二十七
表二十八
表二十九
表三十
表三十一
表三十二
表三十三
表三十四
表三十五
表三十六
表三十七
表三十八
表三十九
表四十
表四十一
表四十二
表四十三
表四十四
表四十五
表四十六
表四十七
表四十八
表四十九
表五十
表五十一
表五十二
表五十三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列传十二
列传十三
列传十四
列传十五
列传十六
列传十七
列传十八
列传十九
列传二十
列传二十一
列传二十二
列传二十三
列传二十四
列传二十五
列传二十六
列传二十七
列传二十八
列传二十九
列传三十
列传三十一
列传三十二
列传三十三
列传三十三
列传三十四
列传三十五
列传三十六
列传三十七
列传三十八
列传三十九
列传四十
列传四十一
列传四十二
列传四十三
列传四十四
列传四十五
列传四十六
列传四十七
列传四十八
列传四十九
列传五十
列传五十一
列传五十二
列传五十三
列传五十四
列传五十五
列传五十六
列传五十七
列传五十八
列传五十九
列传六十
列传六十一
列传六十二
列传六十三
列传六十四
列传六十五
列传六十六
列传六十七
列传六十八
列传六十九
列传七十
列传七十一
列传七十二
列传七十三
列传七十四
列传七十五
列传七十六
列传七十七
列传七十八
列传七十九
列传八十
列传八十一
列传八十二
列传八十三
列传八十四
列传八十五
列传八十六
列传八十七
列传八十八
列传八十九
列传九十
列传九十一
列传九十二
列传九十三
列传九十四
列传九十五
列传九十六
列传九十七
列传九十八
列传九十九
列传一百
列传一百一
列传一百二
列传一百三
列传一百四
列传一百五
列传一百六
列传一百七
列传一百八
列传一百九
列传一百十
列传一百十一
列传一百十二
列传一百十三
列传一百十四
列传一百十五
列传一百十六
列传一百十七
列传一百十八
列传一百十九
列传一百二十
列传一百二十一
列传一百二十二
列传一百二十三
列传一百二十四
列传一百二十五
列传一百二十六
列传一百二十七
列传一百二十八
列传一百二十九
列传一百三十
列传一百三十一
列传一百三十二
列传一百三十三
列传一百三十四
列传一百三十五
列传一百三十六
列传一百三十七
列传一百三十八
列传一百三十九
列传一百四十
列传一百四十一
列传一百四十二
列传一百四十三
列传一百四十四
列传一百四十五
列传一百四十六
列传一百四十七
列传一百四十八
列传一百四十九
列传一百五十
列传一百五十一
列传一百五十二
列传一百五十三
列传一百五十四
列传一百五十五
列传一百五十六
列传一百五十七
列传一百五十八
列传一百五十九
列传一百六十
列传一百六十一
列传一百六十二
列传一百六十三
列传一百六十四
列传一百六十五
列传一百六十六
列传一百六十七
列传一百六十八
列传一百六十九
列传一百七十
列传一百七十一
列传一百七十二
列传一百七十三
列传一百七十四
列传一百七十五
列传一百七十六
列传一百七十七
列传一百七十八
列传一百七十九
列传一百八十
列传一百八十一
列传一百八十二
列传一百八十三
列传一百八十四
列传一百八十五
列传一百八十六
列传一百八十七
列传一百八十八
列传一百八十九
列传一百九十
列传一百九十一
列传一百九十二
列传一百九十三
列传一百九十四
列传一百九十五
列传一百九十六
列传一百九十七
列传一百九十八
列传一百九十九
列传二百
列传二百一
列传二百二
列传二百三
列传二百四
列传二百五
列传二百六
列传二百七
列传二百八
列传二百九
列传二百十
列传二百十一
列传二百十二
列传二百十三
列传二百十四
列传二百十五
列传二百十六
列传二百十七
列传二百十八
列传二百十九
列传二百二十
列传二百二十一
列传二百二十二
列传二百二十三
列传二百二十四
列传二百二十五
列传二百二十六
列传二百二十七
列传二百二十八
列传二百二十九
列传二百三十
列传二百三十一
列传二百三十二
列传二百三十三
列传二百三十四
列传二百三十五
列传二百三十六
列传二百三十七
列传二百三十八
列传二百三十九
列传二百四十
列传二百四十一
列传二百四十二
列传二百四十三
列传二百四十四
列传二百四十五
列传二百四十六
列传二百四十七
列传二百四十八
列传二百四十九
列传二百五十
列传二百五十一
列传二百五十二
列传二百五十三
列传二百五十四
列传二百五十五
列传二百五十六
列传二百五十七
列传二百五十八
列传二百五十九
列传二百六十
列传二百六十一
列传二百六十二
列传二百六十三
列传二百六十四
列传二百六十五
列传二百六十六
列传二百六十七
列传二百六十八
列传二百六十九
列传二百七十
列传二百七十一
列传二百七十二
列传二百七十三
列传二百七十四
列传二百七十五
列传二百七十六
列传二百七十七
列传二百七十八
列传二百七十九
列传二百八十
列传二百八十一
列传二百八十二
列传二百八十三
列传二百八十四
列传二百八十五
列传二百八十六
列传二百八十七
列传二百八十八
列传二百八十九
列传二百九十
列传二百九十一
列传二百九十二
列传二百九十三
列传二百九十四
列传二百九十五
列传二百九十六
列传二百九十七
列传二百九十八
列传二百九十九
列传三百
列传三百一
列传三百二
列传三百三
列传三百四
列传三百五
列传三百六
列传三百七
列传三百八
列传三百九
列传三百十
列传三百十一
列传三百十二
列传三百十三
列传三百十四
列传三百十五
列传三百十六
 
 
列传一百二十四
发布时间:2005/10/25   被阅览数:4076 次
(文字 〖 〗)
 

          

卢焯 图尔炳阿 阿思哈 宫兆麟 杨景素 闵鹗元

卢焯,字光植,汉军镶黄旗人。入赀授直隶武邑知县。县旧有均徭钱供差费,遇差仍按里派夫,焯革除之,又归火耗於公,捕盗尤力。雍正六年,解饷诣京师,世宗特召对。迁江南亳州知州,禁械斗。再迁山东东昌知府,总督田文镜遣官弁四出访事,东昌民逮下狱甚众,焯至,悉判遣之。会有水灾,焯疏运河,筑护城长堤,动帑赈恤。上遣大臣阅视,独东昌得完。九年,迁督粮道,移河南南汝道。十年,授按察使。十一年,迁布政使。

十二年,擢福建巡抚,赐孔雀翎。十三年,高宗即位,焯疏言被水州县不成灾,上谕曰:被水虽不成灾,仍须加意赈恤,毋使小民失所。乾隆元年,请查丈建阳民田,上谕曰:小民畏查丈如水火。汝初为加赋起见,今又以豁除掩非,一存观望之心,所谓无一而可也。寻奏减邵武永安所、霞浦福宁卫屯田徵米科则,豁闽、侯官诸县额缺田地。又以平和、永安、清流诸县田少丁多,请减免摊馀丁银。又奏教民蚕绩,疏濬省会城河。

三年,调浙江巡抚,兼盐政。奏请停仁和、海宁二县草塘岁修银,减嘉兴属七县银米十之二。又奏陈盐政诸事:请禁商人短秤;饬州县捕私盐毋扰民;毋捕肩挑小贩;盐场徵课不得刑比。上谕曰:所奏各条皆是。汝先过刻,兹乃事事以宽沽名。过犹不及,汝其识之!寻请裁盐场协办盐大使,改海宁草塘为石塘。既,又请濬备塘河运石。五年,上谕曰:卢焯至浙江,沽名邀誉,举乡贤名宦,络绎不绝。海塘外已涨沙数十里,焯既请停草塘岁修,又请改建石塘。心无定见,惟事揣摩,已彰明较著矣。六年,左都御史刘吴龙劾焯营私受贿,上解焯任,命总督德沛、副都统旺扎尔按治,事皆实,请夺官刑讯。事连嘉湖道吕守曾、嘉兴知府杨景震。守曾已擢山西布政使,逮至浙江,自杀。杭州民数百为焯讼冤,毁副都统前鼓亭。德沛等以闻,上谕责办理不妥。七年,谳上,焯、景震皆坐不枉法赃,拟绞。八年,焯以完赃减等,戍军台。十六年,上南巡,阅海塘,念焯劳,召还。

二十年,授鸿胪寺少卿,署陕西西安巡抚。二十一年,调署湖北,以陈宏谋代焯。宏谋未至,上命发归化城米运金川馈军,急驿谕宏谋。焯发视,奏言:归化城虽产米,路远费重;西安有贮米,先发以馈军。仍请擅行罪。上嘉焯知大体,合机宜,实授湖北巡抚。二十二年,西安布政使刘藻入觐,言焯在西安入贡方物,但量给薄值;及调任湖北,欲借库帑,未应付。上责焯负恩,夺官,戍巴里坤。二十六年,召还。三十二年,卒。

图尔炳阿,佟佳氏,满洲正白旗人。初授吏部笔帖式,累迁郎中。乾隆三年,授陕西甘肃道。累迁云南布政使。十二年,擢巡抚。十五年,永嘉知县杨茂亏银米,图尔炳阿令后政弥补结案。总督硕色论劾,上责图尔炳阿欺隐徇庇,夺官,逮京师,下刑部治罪,坐监守自盗,拟斩监候。十七年,上以图尔炳阿赃未入己,释出狱。授吏部员外郎。未几,授河南布政使,调山东,又复还河南。

二十年,擢巡抚。二十二年,上南巡,江苏布政使夏邑彭家屏以病告家居,觐徐州行在,入对,言乡县被水。上谘图尔炳阿,图尔炳阿奏收成至九分,上责图尔炳阿文过。图尔炳阿又奏去岁被水尚未成灾,上斥为怙恶不悛。遣员外郎观音保密察灾状得实,上夺图尔炳阿官,发乌里雅苏台效力。上发徐州,夏邑民张钦、刘元德诣行在诉知县孙默讳灾及治赈不实,上亲鞫,元德言诸生段昌绪指使。上复遣侍卫成林会图尔炳阿至夏邑按治,於昌绪家得传钞吴三桂檄。上谕曰:图尔炳阿察出逆檄,缉邪之功大,讳灾之罪小。且以如此梗不知化之民,而治其司牧者以罪,是不益长浇风乎?免图尔炳阿罪,仍留巡抚任治赈。图尔炳阿若因有前此罪斥之旨,心存成见,或不释然於灾民,则是自取罪戾,亦不能逃朕洞鉴。寻家屏亦以藏禁书罪至死,图尔炳阿仍以匿灾下吏议,夺官,命留任。逾数月,召诣京师,命往乌里雅苏台治饷。

二十八年,授贵州巡抚,二十九年,调湖南。三十年,病作,遣医往视。卒。

阿思哈,萨克达氏,满洲正黄旗人。自官学生考授内阁中书,累迁刑部郎中,充军机处章京。乾隆十年,擢甘肃布政使。十四年,擢江西巡抚。疏言:各营操演枪砲,须实子弹。营马应令骑兵自饲。技艺以纯熟得用为要,步法、架势不必朝更夕改。上嘉其言得要。旋调山西。十六年,平阳旱,未亲往抚恤,诏责之。十七年,蒲、解等处复灾,请以平阳富民捐款解河东道加赈。上谕之曰:赈济蠲缓,重者数百万,少亦数十万,悉动正帑,从无顾惜。富户所捐几何,贮库助赈,殊非体制。此端一开,则偏灾之地,贫民既苦艰食,富户又令出赀。国家抚恤灾黎,何忍出此?责阿思哈卑鄙错谬,不胜巡抚任,召还,夺官。寻授吏部员外郎。二十年,命以布政使衔往准噶尔军前经理粮运。擢内阁学士。

二十二年,命署江西巡抚,莅任,清理屯田,寻真除。学政谢溶生劾阿思哈婪贿派累,命尚书刘统勋、侍郎常钧等按鞫,得实,拟绞。二十六年,诏免罪,以三品顶戴发乌鲁木齐效力。二十八年,命往伊犁协同办事。

二十九年,授广东巡抚,调河南。三十年,疏言:卫河运道浅阻,濬县三官庙、老鹳嘴诸地砂礓挺据河心,重载尤艰浮送。向於上、下游浅处建筑草坝以束水势。详考河形,夏秋水盛,无须草坝;冬令源涩,草坝亦属无益。不如於上游先期蓄水,临时开放。饬府县督河员於九月望后起,至漕船出境止,暂闭外河以上民渠,使水归官渠,重运自可疏通。凿去砂礓,并集夫疏濬浮沙,以利漕运。又请借司库閒款,委员分购河工料物,以除沿河州县按亩派累,均报闻。

三十四年,擢云贵总督。师征缅甸,阿思哈出铜壁关至蛮暮军中,奏军中粮马不敷。上责其畏难,解任,以副都统衔在领队大臣上行走。旋召为吏部侍郎,入对失上指,夺官,戍伊犁。三十九年,释回,仍充军机章京。擢左都御史。大学士舒赫德师讨王伦,命阿思哈偕额驸拉旺多尔济率健锐、火器两营以往。事定,拉旺多尔济言城北搜剿王伦馀党,阿思哈未同往,下吏议,夺官,命留任。四十一年,署吏部尚书,旋授漕运总督。卒,赐祭葬,谥庄恪。

阿思哈初抚江西,上眷之独厚。广西巡抚卫哲治入觐,上问各省督抚孰为最劣,哲治引罪,上谓:姑置汝!哲治举阿思哈对,时以为难能。

宫兆麟,字伯厚,江南怀远人。自贡生授湖北安陆通判,累迁至山东粮道。乾隆三十一年,授湖南按察使。桂阳州民侯七郎殴杀从兄岳添,贿其兄学添自承。知州张宏燧谳上,巡抚李因培疑之,令兆麟详鞫得实。因培调福建去,巡抚常钧庇宏燧,以七郎呼冤劾兆麟,兆麟亦入奏。上遣侍郎期成额会总督定长按治,如兆麟谳;兆麟又发宏燧买金行贿状,期成额等奏闻,逮讯,买金非行贿,乃迎合因培及湖北布政使赫升额意指,代武陵知县冯其柘补亏空。因培、赫升额、常钧、宏燧皆坐谴。

三十二年,兆麟调云南按察使。三十三年,迁布政使,擢广西巡抚。云南军营需硝,敕兆麟筹画,兆麟以广西旧存硝七万七千馀斤运剥隘,复拨通省营贮火药二十万斤继运,得旨嘉许。调湖南。

三十五年,又调贵州。桐梓县民为乱,命速赴任,会湖广总督吴达善捕治。乱定,古州党堆寨苗香要等为乱,复偕吴达善督兵捕诛之。兆麟奏党堆寨苗老呴以阻香要乱被杀,令即寨立庙以祀良苗,并将死义被旌及香要叛逆伏诛状,译苗语榜庙门,俾令警戒;并请移驻将吏,建下江营土城,驻兵镇抚。是夏,兆麟奏请於邻省湖南、四川、广西买米运贵州粜济。至秋,丰收,复奏请停运。上斥其冒昧,勖令详慎。兆麟复奏请简发知府三员赴贵州,上以此端一开,各省效尤,妨吏部选法;且开幸进之门,下旨严饬。会贵州布政使观音保入觐,讦兆麟粗率喜自讠夸,口给便捷,人号为铁嘴。上曰:观音保人已粗率,今尚以兆麟为粗率,则粗率更甚可知。谕兆麟猛省痛改。寻诏诣京师,降补甘肃按察使。三十六年,坐贵州任内失察厂员亏欠铅斤,夺官。四十一年,东巡,兆麟迎驾,诏与三品衔。四十六年,卒。

杨景素,字朴园,江南甘泉人,提督捷孙。父铸,古北口总兵。景素孱弱,不好章句,贫不能自给。入赀授县丞,发直隶河工效力。乾隆三年,补蠡县县丞,累迁保定知府。十八年,授福建汀漳龙道。漳浦民蔡荣祖欲为乱,景素率营卒擒斩之。调台湾道。釐定汉民垦种地,并生熟番界址。革游民为通译而不法者,代以熟番。又禁入山采木,借修造战船材料为名,累诸番。三十三年,授河南按察使。三十五年,擢甘肃布政使,调直隶。命从尚书裘曰修勘察堤埝各工。坐失察雄县知县胡锡瑛侵蚀灾赈,下吏议,夺官,命留任,俟八年无过,方准开复。

三十九年,寿张民王伦为乱,大学士舒赫德督兵讨之。上命景素具车马济师,令分守河西。贼以粮艘结浮桥欲渡,景素与总兵万朝兴、副将玛尔当阿等督兵御之,董劝回民助师。夜焚桥,贼不得渡。事旋定,擢山东巡抚。疏请编查保甲。四十年,疏请选京师健锐、火器营裨佐发山东,司营伍教演。四十一年,上东巡,临视临清毁桥断道及乱民窜据所在,景素述当时战状,上嘉其劳,赐黄马褂。汶上宋家洼旧渠淤垫,潴水淹民田。四十二年,景素奏请濬旧渠,并开支河二,令仍趋南阳、昭阳二湖,下部议行。

擢两广总督,四十三年,调闽浙。疏言:浙西歉收,总督杨廷璋请拨台湾仓穀十万接济。北风盛发,未能即到。请於福州、福宁、兴化、泉州四府属拨仓穀十万,听商运赴嘉、湖出粜;仍饬台湾运归四府补仓。得旨嘉奖。四十四年,调直隶。荐于易简为布政使,上以易简为大学士敏中弟,责景素。十二月,卒,赠太子太保,赐恤如例。

四十五年,两广总督巴延三奏景素操守不谨,并发官兵得赃纵盗状。两江总督萨载勘有河堤城垣工程,罚景素家属承修。福康安又奏景素在两广婪索商捐六万馀,责景素子炤限年缴还。五十四年,以福建吏治废弛,追咎景素,戍召伊犁。五十九年,释回。

闵鹗元,字少仪,浙江归安人。乾隆十年进士,授刑部主事。再迁郎中,督山东学政。二十七年,自学政授山东按察使,调安徽。迁湖北布政使,调广西、江宁。四十一年,迁安徽巡抚。四十四年,云贵总督李侍尧以赃败,罪至斩,下大学士、九卿议,请从重立决;复下各省督抚议,咸请如大学士九卿议。鹗元窥上指欲宽侍尧,独奏言:侍尧历任封疆,勤幹有为,中外推服。请用议勤、议能例,稍宽一线。上从之,侍尧得复起。

四十五年,调江苏。四十六年,甘肃布政使王亶望坐伪灾冒赈得罪,事连鹗元弟同知鹓元。上责鹗元隐忍瞻徇,知其事而不举,降三品顶戴,停廉俸。四十八年,还原品顶戴,支廉俸如故。五十年,江南旱。五月,鹗元奏淮、徐、海三府如得雨二三寸,犹可种杂粮。上谕曰:得雨二三寸未为霑足,焉能种杂粮?地方雨水,民瘼攸关。鹗元何得含混入告?寻奏请截漕十万石,淮、徐、海三府州被灾较重,碾米治赈,如所议行。

五十五年,高邮巡检陈倚道察知书吏伪印重徵,知州吴瑍置不问;牒上,鹗元亦置不问,揭报户部。上谘鹗元,鹗元犹庇瑍不以实陈,乃遣尚书庆桂、侍郎王昶按治;责鹗元欺罔,夺官,逮鹗元等下刑部治罪。巡抚福崧劾鹗元得句容知县王光陛牒发粮书侵挪钱粮,但令江宁府察覈。上责鹗元玩视民瘼,徇情骫法,命置重典。狱具,拟斩立决,命改监候。五十六年,释还里。嘉庆二年,卒。

论曰:法者所以持天下之平。人君驭群臣,既知其不肖,乃以一日之爱憎喜怒,屈法以从之,此非细故也。焯、阿思哈、景素坐贪皆勘实,犹尚复起;图尔炳阿匿灾至面谩,反诛告者;兆麟口给,鹗元迎上指,至不胜疆政而始去之。高宗常谓:朕非甚懦弱姑息之主,不能执法。执法固难,自克其爱憎喜怒,尤不易言也。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