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库藏| |国学学院| |国学老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史==>旧五代史  

 
  太祖纪一
太祖纪二
太祖纪三
太祖纪四
太祖纪五
太祖纪六
太祖纪七
末帝纪上
末帝纪中
末帝纪下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列传十二
列传十三
列传十四
武皇纪上
武皇纪下
庄宗纪一
庄宗纪二
庄宗纪三
庄宗纪四
庄宗纪五
庄宗纪六
庄宗纪七
庄宗纪八
明宗纪一
明宗纪二
明宗纪三
明宗纪四
明宗纪五
明宗纪六
明宗纪七
明宗纪八
明宗纪九
明宗纪十
闵帝纪
末帝纪上
末帝纪中
末帝纪下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列传十二
列传十三
列传十四
列传十五
列传十六
列传十七
列传十八
列传十九
列传二十
列传二十一
列传二十二
列传二十三
列传二十四
列传二十五
列传二十六
高祖纪一
高祖纪二
高祖纪三
高祖纪四
高祖纪五
高祖纪六
少帝纪一
少帝纪二
少帝纪三
少帝纪四
少帝纪五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列传十二
列传十三
高祖纪上
高祖纪下
隐帝纪上
隐帝纪中
隐帝纪下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太祖纪一
太祖纪二
太祖纪三
太祖纪四
世宗纪一
世宗纪二
世宗纪三
世宗纪四
世宗纪五
世宗纪六
恭帝纪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世袭列传一
世袭列传二
僭伪列传一
僭伪列传二
僭伪列传三
外国列传一
外国列传二
志一
志二
志三
志四
志五
志六
志七
志八
志九
志十
志十一
志十二
进旧五代史表
 
 
列传九
发布时间:2005/10/12   被阅览数:2917 次
(文字 〖 〗)
 

          

常思,字克恭,太原人也。父仁岳,河东牙将,累赠太子太师。唐庄宗之为晋王也,广募胜兵,时思以趫悍应募,累从戎役,后为长直都校,历捧圣军使。晋初,迁六军都虞候。汉高祖出镇并门,奏以思从行,寻表为河东牢城都指挥使,以勤干见称。汉国初建,授检校太保,遥领邓州。汉有天下,迁检校太尉、昭义军节度使。乾佑初,李守贞叛于河中,太祖征之,朝廷命思帅部兵以副焉。既而御众无能,勒归旧籓。思在上党凡五年,无令誉可称,唯以聚敛为务,性又鄙吝,未尝与宾佐有酒肴之会。尝有从事欲求谒见者,思览刺而怒曰:“彼必是来猎酒也。”命典客者饮而遣之,其鄙吝也如是。太祖受命,就加平章事。初,太祖微时,以季父待思,及即位,遣其妻入觐,太祖拜之如家人之礼,仍呼曰叔母,其恩顾如是。广顺二年秋,思来朝,加兼侍中,移镇宋州。三年夏,诏赴阙,改授平卢军节度使。思将赴镇,奏太祖云:“臣在宋州出镇,得丝十余万两,谨以上进,请行征督。”太祖颔之,寻诏本州折券以谕其民。及到镇,未几,染风痹之疾,上表请寻医,既而舁疾归洛。显德元年春卒,年六十有九。赠中书令。

翟光鄴,字化基,濮州鄄城人。父景珂,倜傥有胆气。梁贞明初,唐庄宗始驻军于河上,景珂率聚邑人守永定驿,固守逾年,后为北军所攻,景珂战殁,众溃。光鄴时年十岁,为明宗军所俘,以其颖悟,俾侍左右,字之曰永定。既冠,沈毅有谋,莅事寡过。明宗即位,特深委遇,累迁至皇城使、检校司空。长兴中,枢密使安重诲得罪,时光鄴与中官孟小僧颇有力焉。居无何,出为耀州团练使。清泰初,入为左监门卫大将军。晋天福中,历棣沂二州刺史、西京副留守。开运初,授宣徽使。杨光远叛灭,青州平,除为防御使,朝廷以兵乱之后,人物雕弊,故命光鄴理之。光鄴好聚书,重儒者,虚斋论议,惟求理道。时郡民丧亡十之六七,而招怀抚谕,视之如伤,故期月之间,流亡载辑。契丹入汴,伪命权知曹州。李从益假号,以光鄴明宗旧臣,署为枢密使。汉祖至汴,改左领卫大将军。乾祐初,迁右金吾卫大将军,充街使、检校太保。太祖践阼,复授宣徽使、左千牛卫上将军、检校太傅。数月,兼枢密副使。会永兴李洪信入朝,代知军府事。广顺二年十月,卒于长安,时年四十六。

光鄴有器度,慎密敦厚,出于天然,喜愠不形于色。事继母以孝闻,兄弟皆雍睦。虽食禄日久,家无余财,任金吾日,假官屋数间以蔽风雨,亲族累重,粝食才给,人不堪其忧,光鄴处之晏如也。宾朋至,则贳酒延之,谈说终日,略无厌倦,士大夫多之。及权知京兆,以宽静为治,前政有烦苛之事,一切停罢,百姓便之。及病甚,召亲随于卧内,戒之曰:“气绝之后,以尸归洛,不得于此停留,虑烦军府。”言讫而终。京兆吏如丧所亲,或有以浆酒遥奠者。枢密使王峻素重光鄴,且欲厚恤其家,为之上请,故自终及葬,所赐赙赗几数千计。诏赠太子少师。光鄴肤革肥皙,善于摄养,故司天监赵延乂有袁、许之术,尝谓人曰:“翟君外厚而内薄,虽贵而无寿。”果如其言。

曹英,字德秀,旧名犯今上御名,故改焉。本常山镇定人也。父全武,事赵王王镕为列校,英因得隶于镕之帐下。及张文礼之乱,唐庄宗奄有其地,乃录镕之左右,署为散指挥使。明宗即位,英侍于仗下,问其祖考,英以实对,明宗曰:“乃朕之旧也。”擢为本班行首,每加顾遇。晋天福中,迁弩手军使。平张从宾于汜水,以功授本军都校。汉初,改奉国军主,加检校司徒,兼康州刺史。乾祐初,李守贞据河中叛,授行营步军都校。河中平,迁本军厢主,领岳州防御使。随太祖在魏,为北面行营步军都校,从平内难。国初,以翊戴功授昭武节度使、检校太傅、侍卫步军都指挥使。二年春,总兵讨慕容彦超于兗州,梯冲堑垒,颇有力焉。夏五月,太祖亲征,因并兵攻陷其城,及凯旋,领彰信军节度使,典军如故。世宗嗣位,加同平章事,授成德军节度使。车驾自太原回,加兼侍中。显德元年冬,卒于镇,时年四十九。制赠中书令。英性沈厚,谦恭有礼,虽衽席之际,接对宾客,亦未尝造次。及卒,搢绅之士亦皆惜之。

李彦頵,字德循,太原人也。本以商贾为业,太祖镇鄴,置之左右,及即位,历绫锦副使、搉易使。世宗嗣位,以彦頵有旧,超授内客省使。未几,知相州军府事,寻改延州兵马留后。到镇,颇以殖货为意,窥图剩利,侵渔蕃汉部人,群情大扰。会世宗南征,蕃部结聚,围迫州城,彦頵闭壁自守,求援于邻道,赖救兵至,乃解。世宗不悦,征赴京师,然犹委曲庇护,竟不之责。寻为西京水南巡检使,居无何,命权知泗州军州事,改沧州两使留后。彦頵到任,处置乖方,大为物情所鄙。显德六年秋,受代归阙,遇疾而卒,时年五十有二。

李晖,字顺光,瀛州束城人。弱冠应募于龙骧军,汉祖领河东,晖请从,因得署为河东牙将。汉有天下,授检校司徒、大内皇城使。未几,迁宣徽南院使。乾祐初,拜河阳节度使、检校太傅。太祖登极,加同平章事,寻移镇沧州。显德元年,就加兼侍中。二年秋,以世宗诞庆节来朝,改邠州节度使。五年,移镇凤翔。岁余,卒于镇。优诏赠中书令。晖之仪貌不及于常人,而位极将相,年登耳顺,袁、许之术,夫何恃哉!然性贪鄙,而好小惠以邀虚誉,故在河阳及沧州日,民皆诣阙请立碑以颂其美,识者亦未之许也。

李建崇,潞州人。少从军,善骑射。初事唐武皇,为铁林都将,转突骑、飞骑二军使。从庄宗攻常山,安巴坚来援,庄宗率亲军千骑,遇于满城,兵少,为契丹所围。时建崇为亲将,与契丹格斗,自午至申,会李嗣昭骑至,契丹乃解去。同光中,自龙武捧圣都指挥使,出历襄、秦、徐、雍都指挥使。建崇性纯厚,处身任遇,不能巧宦,以致久滞偏裨。明宗尝掌牙兵,与建崇共事,及即位,甚愍之,连授磁、沁二郡。入晋为申州刺史。天福七年冬,襄州安从进构逆,率众寇南阳,时建崇领步骑千余屯于叶县,开封尹郑王遣宣徽使张从恩、皇城使焦继勋率在京诸军,会建崇军拒贼,至湖阳县之花山,遇从进军,建崇接战,大败之,以功授亳州团练使。襄阳平,迁安州防御使。历河阳、邢州兵马留后。汉初,入为右卫大将军。年逾七十,神气不衰。建崇始自代北事武皇,至是四十余年,前后所掌兵,麾下部曲多至节钺,零落殆尽,惟建崇虽位不及籓屏,而康强自适,以至期耄。太祖即位,授左监门卫上将军。广顺三年春卒。赠黔南节度使。

王重裔,陈州宛丘人。父达,历安、均、洺三州刺史,因家于洺。重裔幼沈厚有勇,善骑射。年未及冠,事庄宗为直,管契丹直。从安汴、洛,累为禁军指挥使。晋天福中,镇州安重荣谋叛,称兵指阙,朝廷命杜重威率师拒之,贼阵于宗城东,晋遣齐军击之,再合不动。杜重威惧,谋欲抽退,重裔曰:“兵家忌退,但请公分麾下兵击其两翼,重裔为公陷阵,当其中军,彼必狼狈矣。”重威从之,重荣即时退蹙,遂败。以功迁护圣右厢都指挥使,领费州刺史。汉初,仍典禁军,从征鄴都平,迁深州刺史。淮夷以李守贞故,数侵边地,以重裔为亳州防御使,又令于徐州巡检,兼知军州,就加检校太傅。太祖践阼,加爵邑,改功臣。广顺元年夏,以疾卒,年五十有三。赠武信军节度使。

孙汉英,太原人也。父重进,事唐武皇、庄宗为大将,赐姓,名存进,《唐书》有传。汉英少事戎伍,稍至都将,尝为东面马步军都指挥使。清泰初,兴元节度使张虔钊失军于岐下,遂以其地西臣于蜀,汉英兄汉韶,时为洋州节度使,因兹阻隔,亦送款于蜀,由是汉英与弟汉筠久之不调。汉乾祐中,太祖西征蒲、雍,以汉英戚里之分,奏于军中指使。蒲、雍平,班师,隐帝以汉英为绛州刺史、检校司徒。广顺元年冬,卒于都。

许迁,郓州人也。初为本州牙将,性刚褊。汉乾祐初,为左屯卫将军,与少府监马从斌同监造汉祖山陵法物,节财省用,减数万计。改左监门大将军,又加检校司空。汉末,权知隰州。太祖践阼,刘崇遣子钧率兵寇平阳,路由于隰,贼众攻城,城中兵少,迁感激指谕,士斗兼倍,贼众伤夷,寻自退去。太祖降诏抚谕,正授隰州刺史。迁切于除盗,嫉恶过当,或钉磔贼人,令部下脔割。误断不合死罪人,其家诣阙致讼,诏下开封府狱。时陈观为知府,素与迁不协,深劾其事,欲追迁对讼,太祖以事状可原,但罢郡而已。迁既奉朝请,因大诟陈观,谓王峻曰:“相公执政,所与参议,宜求贤德。如陈观者,为儒无家行,为官多任情,苟知其微,屠沽兒耻与为侣,况明公乎!”峻无以沮之。既而婴疾,请告归汶上而卒。

赵凤,冀州枣强县人,幼读书,举童子。既长,凶豪多力,以杀人暴掠为事,吏不能禁。安重荣镇常山,招集叛亡,凤乃应募,既而犯法当死,即破械逾狱,遁而获免。天福中,赵延寿为契丹乡导,岁侵深、冀,凤往依焉。契丹主素闻其桀黠,署为羽林军使,累迁羽林都指挥使,常令将兵在边,贝、冀之民,日罹其患。晋末,契丹入洛,凤从至东京,授宿州防御使。汉祖即位,受代归阙,寻授河阳行军司马。乾祐初,入为龙武将军。丁父忧,起复授右千牛卫大将军。汉末,都城变起,兵集之夜,无不剽之室,唯凤里闾,兵不敢犯,人皆服其胆勇。广顺初,用为宋、亳、宿三州巡检使。凤出于伏莽,尤知盗之隐伏,乃诱致盗魁于麾下,厚待之,每桴鼓之发,无不擒捕,众以为能,然平民因捕盗而破家者多矣。凤善事人,或使臣经由,靡不倾财厚奉,故得延誉而掩其丑迹。太祖闻其干事,用为单州刺史,既刚忿不仁,得位逾炽,刑狱之间,尤为不道。尝抑夺人之妻女,又以进奉南郊为名,率敛部民财货,为人所讼。广顺三年十二月,诏削夺凤在身官爵,寻令赐死。

齐藏珍,少历内职,累迁诸卫将军。前后监押兵师在外,颇称干事,然险讠皮无行,残忍辩给,无不畏其利口。广顺中,奉命滑州界巡护河堤,以弛慢致河决,除名,配沙门岛。世宗在西班时,与藏珍同列,每聆其谈论,或剖判世务,似有可采。及即位,自流所征还。秦、凤之役,令监偏师。及淮上用兵,复委监护,与军校何超领兵降下光州。藏珍欺隐官物甚多,超以为不可,藏珍曰:“沙门岛已有屋数间,不妨再去矣。”其不畏法也如此。世宗既破紫金山寨,追吴寇室涡口,因与藏珍言及克捷之状。对曰:“陛下神武之功,近代无比,于文德则未光。”世宗颔之,又问以扬州之事,对曰:“扬州地实卑湿,食物例多腥腐。臣去岁在彼,人以鳝鱼馈臣者,视其盘中虬屈,一如蛇虺之状,假使鹳雀有知,亦应不食,岂况于人哉!”其敷奏大率多此类,闻者无不悚然。一日,又奏云:“唐景思已为刺史,臣犹未蒙圣泽。”世宗俯而从之,时濠梁未下,即命为濠州行州刺史。及张永德与李重进有间言,藏珍尝游说重进,洎寿阳兵回,诸将中有以藏珍之言上奏者。世宗怒,急召赴阙。四年夏,以其冒称检校官罪,按其事而毙之,盖不欲暴其恶迹也。

王环,本真定人。唐天成初,孟知祥镇西川,环往事之,及知祥建号,环累典军卫,孟昶嗣位,环常宿卫于中。显德二年秋,王师西伐,时环为凤州节度使。初,偏师傅其城下,为环所败,裨将胡立为环所擒。是冬,王师大集,急攻其城,蜀之援兵相次败走。环闻之,守备愈坚,王师攻击数月方克。城陷,环就擒。及到阙,世宗以忠于所事,释其罪,授若骁卫大将军。四年冬,世宗南征,环随驾至泗州,遇疾而卒。

张彦超,本沙陀部人也。素有郤克之疾,时号为“跛子”。初,以骑射事唐庄宗为马直国使,庄宗入汴,授神武指挥使。明宗尝以为养子。天成中,擢授蔚州刺史。素与晋高祖不协,属其总戎于太原,遂举其城投于契丹,即以为云州节度使。契丹之南侵也,彦超率部众,颇为镇、魏之患。及契丹入汴,迁侍卫马军都校,寻授晋昌军节度使。汉高祖入洛,彦超飞表输诚,移授保大军节度使。乾祐初,奉诏归阙,止奉朝请而已。太祖自鄴入平内难,隐帝令彦超董骑军为拒,刘子陂兵乱,彦超先谒见太祖。广顺中,授神武统军。显德三年冬,以疾终于第。制赠太子太师。

张颖,太原人,驸马都尉永德之父也。累为籓郡列校,由内职历诸卫将军。国初,以戚里之故,自华州行军司马历郢、怀二州刺史,迁安州防御使。颖性卞急峻刻,不容人之小过,虽左右亲信,亦皆怨之。部曲曹澄有处女,颖逼而娶之,澄遂与不逞之徒数人,同谋害颖,中夜挟刃入于寝门,执颖而杀之,遂奔于金陵。世宗征淮南,以永德之故,遣江南李景,令执澄等送行在。及至,世宗以澄等赐永德,俾甘心而戮之。

刘仁赡,略通儒术,好兵书,在泽国甚有声望。吴主知之,累迁为伪右监门卫将军,历黄、袁二州刺史,所至称治。洎李景僭袭伪位,俾掌亲军,迁鄂州节度使。居数年,复以兵柄任之,改寿州节度使。及王师渡淮,而仁赡固守甚坚。洎世宗驻跸于其垒北,数道齐攻,填堑陷壁,昼夜不息,如是者累月。世宗临城以谕之,而仁赡但逊词以谢。及车驾还京,命李重进总兵守之,复乘间陷我南寨。自是围之愈急,城中饥死者甚众。三年冬,淮寇复来救援,列寨于紫金山,夹道相属,累然数十里,垂及寿壁,而重进兵几不能支,世宗患之,遂复议亲征。车驾至寿春,命今上率师破紫金山之众,擒其应援使陈承昭以献。仁赡闻援兵既败,计无所出,但扼腕浩叹而已。会世宗以紫金山之捷,飞诏以谕之,时仁赡卧疾已亟,因翻然纳款,而城内诸军万计,皆屏息以听其命。及见于行在,世宗抚之甚厚,赐与加等,复令入城养病,寻授天平军节度使、兼中书令。制出之日,薨于其家,年五十八。世宗闻之,遣使吊祭,命内臣监护丧事,追封彭城郡王。后以其子崇讠赞为怀州刺史。仁赡轻财重士,法令严肃,重围之中,其子崇谏犯军禁,即令斩之,故能以一城之众,连年拒守。逮其来降,而其下未敢窃议者,保其后嗣,抑有由焉。

崇赞仕周,累为郡守。幼子崇谅,后自江南归于本朝,亦位至省郎。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