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库藏| |国学学院| |国学老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史==>旧五代史  

 
  太祖纪一
太祖纪二
太祖纪三
太祖纪四
太祖纪五
太祖纪六
太祖纪七
末帝纪上
末帝纪中
末帝纪下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列传十二
列传十三
列传十四
武皇纪上
武皇纪下
庄宗纪一
庄宗纪二
庄宗纪三
庄宗纪四
庄宗纪五
庄宗纪六
庄宗纪七
庄宗纪八
明宗纪一
明宗纪二
明宗纪三
明宗纪四
明宗纪五
明宗纪六
明宗纪七
明宗纪八
明宗纪九
明宗纪十
闵帝纪
末帝纪上
末帝纪中
末帝纪下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列传十二
列传十三
列传十四
列传十五
列传十六
列传十七
列传十八
列传十九
列传二十
列传二十一
列传二十二
列传二十三
列传二十四
列传二十五
列传二十六
高祖纪一
高祖纪二
高祖纪三
高祖纪四
高祖纪五
高祖纪六
少帝纪一
少帝纪二
少帝纪三
少帝纪四
少帝纪五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列传十二
列传十三
高祖纪上
高祖纪下
隐帝纪上
隐帝纪中
隐帝纪下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太祖纪一
太祖纪二
太祖纪三
太祖纪四
世宗纪一
世宗纪二
世宗纪三
世宗纪四
世宗纪五
世宗纪六
恭帝纪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世袭列传一
世袭列传二
僭伪列传一
僭伪列传二
僭伪列传三
外国列传一
外国列传二
志一
志二
志三
志四
志五
志六
志七
志八
志九
志十
志十一
志十二
进旧五代史表
 
 
列传五
发布时间:2005/10/12   被阅览数:2973 次
(文字 〖 〗)
 

          

赵晖,字重光,澶州人也。弱冠以骁果应募,始隶于庄宗帐前,与大梁兵经百余战,以功迁马直军使。同光中,从魏王破蜀,命晖分统所部,南戍蛮陬。明宗即位,征还,授禁军指挥使。晋有天下,参掌卫兵,从马全节围安陆,佐杜重威战宗城,皆有功,改奉国指挥使。开运末,以部兵屯于陕,属契丹入汴,慨然有愤激之意。及闻汉祖建义于并门,乃与部将王晏、侯章戮力叶谋,逐契丹所命官属,据有陕州,即时驰骑闻于汉祖。汉祖乃命晖为保义军节度、陕虢等州观察处置等使。汉祖之幸东京,路出于陕,晖戎服朝于路左,手控六飞达于行宫,君臣之义如旧结焉,旋加检校太尉。乾祐初,移镇凤翔,加同平章事。属王景崇叛据岐山,及期不受代,朝廷即命晖为西南面行营都部署,统兵以讨之。时李守贞叛于蒲,赵思绾据于雍,与景崇皆递相为援,又引蜀军出自大散关,势不可遏。晖领兵数千,数战而胜,然后堑而围之。晖屡使人挑战,贼终不出,乃潜使千余人,于城南一舍之外,擐甲执兵,伪为蜀兵旗帜,循南山而下,诈令诸军声言川军至矣。须臾,西南尘起,城中以为信,乃令数千人溃围而出,以为应援,晖设伏而待,一鼓而尽殪之。自是景崇胆破,不复敢出。明年春,拔之,加检校太保、兼侍中。国初,就加兼中书令。三年春,拜章请觐,诏从之,入朝授归德军节度使。显德元年,受代归阙,以疾告老,授太子太师致仕,进封秦国公。寻卒于其第,年六十七。制赠尚书令。

王守恩,字保信,太原人。父建立,潞州节度使,封韩王,《晋书》有传。守恩以门廕,幼为内职,迁怀、卫二州刺史,后历诸卫将军。开运末,契丹陷中原,守恩时因假告归于潞。时潞州节度使张从恩惧契丹之盛,将朝于契丹。以守恩婚家,甚倚信之,乃移牒守恩,请权为巡检使。从恩既去,守恩以潞城归于汉祖,仍尽取从恩之家财。汉祖即以守恩为昭义军节度使。汉有天下,移镇邠宁,加同平章事。乾祐初,迁永兴军节度使。时赵思绾已据长安,乃改授西京留守。

守恩性贪鄙,委任群小,以掊敛为务,虽病废残癃者,亦不免其税率,人甚苦之。洛都尝有豪士,为二姓之会,守恩乃与伶人数辈夜造,自为贺客,因获白金数笏而退。太祖回自河中,驻军于洛阳,诏以白文珂代之,守恩甚惧。而洛人有曾为守恩非理割剥者,皆就其第征其旧物,守恩一一偿之。及赴阙,止奉朝请而已。乾祐末,既杀史宏肇等,汉少帝召群臣上殿以谕之,时守恩越班而扬言曰:“陛下今日始睡觉矣。”其出言鄙俚如此。

国初,授左卫上将军。显德初,改右金吾卫上将军,封许国公。二年冬,舁疾归洛而卒。

孔知濬,字秀川,徐州滕县人。太子太师致仕勍之犹子也。父延缄,左武卫大将军致仕,年九十余卒。知濬仕梁为天兴军使。同光末,勍镇昭义,时庄宗用唐朝故事,以黄门为监军,皆恃恩暴横,节将不能制。明宗鄴城之变,诸镇多杀监军。时监潞者惧诛,欲诱镇兵谋变,知濬伏甲于室,凌晨监军来谒,执而杀之,军城遂宁。明宗嘉之,洎勍罢镇,以知濬为泽州刺史,入为左骁卫大将军。长兴、清泰中,历唐、复、成三郡刺史。晋高祖即位,用为奉国右厢都指挥使,领舒州刺史,从征范延光于鄴,迁宿州团练使,俄改陇州防御使。开运中,移刺凤州,累官至检校太傅。河池据关防之要,密迩邛、蜀,兵少势孤,知濬抚士得宜,人皆尽力,故西疆无牧圉之失。契丹主称制,署滑州节度使。汉祖受命,自镇入朝。隐帝嗣位,授密州防御使,逾岁,以疾受代归朝。广顺三年冬,卒于京师。

王继宏,冀州南宫人。少尝为盗,攻剽闾里,为吏所拘,械系于镇州狱,会赦免死,配隶本军,时明宗作镇,致之麾下。晋高祖为明宗将,署为帐中小校。天福中,为六宅副使。性负气不逊,禁中与同列忿争,出配义州军。岁余,为奉国指挥使,从契丹主至相州,遂令以本军戍守。契丹主留高唐英为相州节度使。唐英善待继宏,每候其第,则升堂拜继宏之母,赠遗甚厚,倚若亲戚,又给以兵仗,略无猜忌。会契丹主死,汉祖趋洛,唐英遣使归款,汉祖大悦,将厚待唐英。使未回,继宏与指挥使樊晖等共杀唐英,继宏自称留后,令判官张易奉表于汉祖。人或责以见利忘义,继宏曰:“吾侪小人也,若不因利乘便,以求富贵,毕世以来,未可得志也。”及汉祖征杜重威至德清军,继宏来朝,乃正授节旄。是岁,就加检校太傅。节度判官张易,每见继宏不法,必切言之,继宏以为轻己。乾祐中,因事诬奏杀之,寻又害观察推官张制。汉末,移镇贝州,就加检校太尉。广顺初,加同平章事。三年六月,移镇河阳,会永寿节入觐,遇疾卒于京师,诏赠侍中。

子永昌,仕皇朝,历内诸司使。

冯晖,魏州人也。始为效节军士,拳勇骑射,行伍惮之,初事杨师厚为队长。唐庄宗入魏,以银枪效节为亲军,与梁人对垒河上,晖以犒给稍薄,因窜入南军,梁将王彦章置之麾下。庄宗平河南,晖首罪,赦之。从明宗征潞州,诛杨立有功。又从魏王继岌伐蜀,蜀平,授夔州刺史。时荆州高季兴叛,以兵攻其城,晖拒之,屡败荆军。长兴中,为兴州刺史,以乾渠为治所。会两川叛,蜀人来侵,晖以众寡不敌,奔归凤翔,朝廷怒其失守,诏于同州衙职安置。未几,从晋高祖讨蜀,蜀人守剑门,领部下兵逾越险阻,从他道出于剑门之左掩击之,杀守兵殆尽。会晋祖班师,朝廷以晖为澶州刺史。晋天福初,范延光据鄴叛,以晖为马步都将,孙锐为监军,自六明镇渡河,将袭滑台,寻为官军所败,晖退归鄴,为延光城守。明年秋,晖因出战而降,授滑州节度使、检校太傅。鄴平,移镇灵武。初,张希崇镇灵州,以久在蕃,颇究边事,数年之间,侵盗并息。希崇卒,未有主帅,蕃部寇钞,无复畏惮,朝廷以晖强暴之名闻于遐徼,故以命之。及晖到镇,大张宴席,酒殽丰备,部众告醉,争陈献贺,晖皆以锦彩酬之,蕃情大悦。党项拓拔彦昭者,州界部族之大者,晖至来谒,厚加待遇,仍为治第,丰其服玩,因留之不令归部。河西羊马,由是易为交市。晖期年得马五千匹,而蕃部归心,朝议患之。

晋开运初,桑维翰辅政,欲图大举以制北方,命将佐十五人,皆列籓之帅也。惟晖不预其数,乃上章自陈,且言未老可用,而制书见遗。诏报云:“非制书忽忘,实以朔方重地,蕃部窥边,非卿雄名,何以弹压!比欲移卿内地,受代亦须奇才。”晖得诏甚喜,又达情乞移镇邠州,即以节旄授之。行未及邠,又除陕州,晖献马千匹、驼五百头。在陕未几,除侍卫步军都指挥使,兼领河阳,即以王令温为灵武节度使。晖既典禁兵,兼领近镇,为朝廷縻留,颇悔离灵武。及冯玉、李彦韬用事,晖善奉之,未几,复以晖为朔方节度使,加检校太师。汉高祖革命,就加同平章事。隐帝嗣位,加兼侍中。国初,加中书令,封陈留王。广顺三年夏,病卒,年六十。追赠卫王。

子继业,朔方衙内都虞候。晖亡,三军请知军府事,因授检校太保,充朔方兵马留后。皇朝乾德中,移于内地,今为同州节度使。

高允权,延州人。祖怀迁,本郡牙将。怀迁生二子,长曰万兴,次曰万金,梁、唐之间为延州节度使,卒于镇。允权即万金子也。虽出于将门,不娴武艺,起家为义川主簿,历肤施县令,罢秩归延州之第。晋开运末,以周密为延帅,延有东西二城,其中限以深涧。及契丹入汴,一日,州兵乱,攻密,密固守东城。乱兵既无帅,亦无敢为帅者,或曰:“取高家西宅郎君为帅可也。”是夜未曙,允权方寝,乱军排闼,请知留后事,遂居于西城,与密相拒数日。河东遣供奉官陈光穗宣抚河西,允权乃遣支使李彬奉表太原,周密弃东城而去。汉祖遣使就加允权检校太傅,仍正授旄钺。汉祖入汴,允权屡修贡奉。隐帝即位,加检校太尉、同平章事。允权与夏州李彝兴不协,其年李守贞据河中叛,密构彝兴为援,及朝廷用兵夏州,军逼延州,允权上章论列,彝兴亦纷然自诉,朝廷赐诏和解之。太子太师致仕刘景岩,允权妻之祖也,退老于州之别墅。景岩旧事高氏为牙校,亦尝为延帅,甚得民心。景岩以允权婚家后辈,心轻之。允权恆忌其强,是岁冬,尽杀景岩之家,收其家财万计,以谋叛闻,朝廷不能辨。关西贼平,方面例覃恩命,就加允权检校太师。

太祖即位,加兼侍中。广顺三年春卒,其子绍基匿丧久之,又擅主军政,欲邀承袭。观察判官李彬以为不可,当听朝旨。绍基与群小等恶其异议,乃杀彬,绐奏云:“彬结构内外,谋杀都指挥使及行军副使,自据城池,已诛戮讫,其妻子及诸房骨肉,寻令捕系次。”太祖闻之,诏并释之,仍令都送汝州安置。后朝廷令六宅使张仁谦往巡检,绍基乃发丧以闻。辍视朝两日。

折从阮,字可久,本名从远,避汉高祖旧名下一字,故改焉。代家云中。父嗣伦,为麟州刺史,累赠太子太师。从阮性温厚,弱冠居父丧,以孝闻。唐庄宗初有河朔之地,以代北诸部屡为边患,起从阮为河东牙将,领府州副使。同光中,授府州刺史。长兴初,入朝,明宗以从阮洞习边事,加检校工部尚书,复授府川刺史。晋高祖起义,以契丹有援立之恩,赂以云中、河西之地,从阮由是以郡北属。既而契丹欲尽徙河西之民以实辽东,人心大扰,从阮因保险拒之。晋少帝嗣位,北绝边好,乃遣使持诏谕从阮令出师。明年春,从阮率兵深入边界,连拔十余寨。开运初,加检校太保,迁本州团练使。其年,兼领朔州刺史、安北都护、振武军节度使、契丹西南面行营马步都虞候。汉祖建号晋阳,引兵南下,从阮率众归之。寻升府州为永安军,析振武之胜州并沿河五镇以隶焉。授从阮光禄大夫、检校太尉、永安军节度、府胜等州观察处置等使,仍赐功臣名号。乾祐元年,加特进、检校太师。明年春,从阮举族入觐,朝廷命其子德扆为府州团练使,授从阮武胜节度使。太祖受命,加同平章事,寻移镇滑州,又改陕州。二年冬,授静难军节度使。世宗即位,就加兼侍中,以年老上章请代,优诏许之。显德二年冬,赴阙,行次西京,以疾卒,时年六十四。制赠中书令。

王饶,字受益,庆州华池人也。父柔,以饶贵,累赠太尉。饶沉毅有才干,始事晋高祖。天福初,授控鹤军使,稍迁奉国军校,累加检校尚书左仆射。六年,从杜重威平常山,以功加检校司空,迁本军都校,领郓州刺史。时安从进叛于襄阳,晋祖命高行周率兵讨之,以饶为行营步军都指挥使,贼平,授深州刺史。逾年,复入为奉国都校,加检校司徒,领钦州刺史。未几,改本军右厢都指挥使,领阆州团练使。晋末,契丹据中原,汉祖建义于晋阳,寻克复诸夏,惟常山郡为契丹所据,时饶在其郡,乃与李筠、白再荣之俦承间窃发,尽逐其党。汉祖嘉之,授鄜州观察留后,加光禄大夫,赐爵开国侯,复移授镇国军节度使,加检校太傅。国初,就加同平章事,赐推诚奉义翊戴功臣。显德初,以郊丘礼毕,加检校太尉,移镇贝州。世宗嗣位,加兼侍中,改彰德军节度使。满岁受代,入奉朝请。显德四年冬,以疾卒于东京之私第,年五十九。追封巢国公。饶性宽厚,体貌详雅,所莅籓镇,民皆便之。每接宾佐,必怡声缓气,恂恂如也,故士君子亦以此多之。

孙方谏,鄚州清苑县人也。本名方简,广顺初,以犯庙讳,故改焉。定州西北二百里有狼山,山上有堡,边人赖之以避剽掠之患,因中置佛舍。有尼深意者,俗姓孙氏,主其事,以香火之教聚其徒,声言尸不坏,因复以衣襟,瞻礼信奉,有同其生。方谏即其宗人也,嗣行其教,率众不食荤茹,其党推之为寨主。晋开运初,定帅表为边界游奕使。求请多端,因少不得志,潜通于契丹。契丹之入中原也,以方谏为定州节度使,寻以其将耶律忠代之,改方谏云州节度使。方谏恚愤,与其党归狼山,不受契丹命。汉初,契丹隳定州城垒,烧爇庐舍,尽驱居民而北,中山为之一空。方谏自狼山率其部众回保定州,上表请命,汉祖嘉之,即授以节钺,累官至使相。太祖受命,加兼侍中。未几,改华州节度使。朝廷以其弟行友为定州留后,又以弟议为德州刺史,兄弟子侄职内廷者凡数人。世宗嗣位,史彦超代之,车驾驻跸于并门,方谏自华觐于行在,从大驾南巡,以疾就医于洛下。寻授同州节度使,加兼中书令,未及赴任,以疾卒于洛阳,年六十二。辍视朝两日,诏赠太师。

其弟行友继为定州节度。皇朝乾德中,以其妖妄惑众,诏毁狼山佛寺,迁其尼朽骨赴京,遣焚于北郊,以行友为诸卫大将军,自是祅徒遂息焉。

史臣曰:昔晋之季也,敌骑长驱,中原无主,汉祖虽思拯溺,未果图南。赵晖首变陕郊,同扶义举,汉之兴也,晖有力焉,命以作籓,斯无愧矣。守恩乘时效顺,虽有可观,好利残民,夫何足贵!允权、方谏,因版荡之世,窃屏翰之权,比夫画云台之功臣,何相去之远也!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