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库藏| |国学学院| |国学老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史==>旧五代史  

 
  太祖纪一
太祖纪二
太祖纪三
太祖纪四
太祖纪五
太祖纪六
太祖纪七
末帝纪上
末帝纪中
末帝纪下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列传十二
列传十三
列传十四
武皇纪上
武皇纪下
庄宗纪一
庄宗纪二
庄宗纪三
庄宗纪四
庄宗纪五
庄宗纪六
庄宗纪七
庄宗纪八
明宗纪一
明宗纪二
明宗纪三
明宗纪四
明宗纪五
明宗纪六
明宗纪七
明宗纪八
明宗纪九
明宗纪十
闵帝纪
末帝纪上
末帝纪中
末帝纪下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列传十二
列传十三
列传十四
列传十五
列传十六
列传十七
列传十八
列传十九
列传二十
列传二十一
列传二十二
列传二十三
列传二十四
列传二十五
列传二十六
高祖纪一
高祖纪二
高祖纪三
高祖纪四
高祖纪五
高祖纪六
少帝纪一
少帝纪二
少帝纪三
少帝纪四
少帝纪五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列传十二
列传十三
高祖纪上
高祖纪下
隐帝纪上
隐帝纪中
隐帝纪下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太祖纪一
太祖纪二
太祖纪三
太祖纪四
世宗纪一
世宗纪二
世宗纪三
世宗纪四
世宗纪五
世宗纪六
恭帝纪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世袭列传一
世袭列传二
僭伪列传一
僭伪列传二
僭伪列传三
外国列传一
外国列传二
志一
志二
志三
志四
志五
志六
志七
志八
志九
志十
志十一
志十二
进旧五代史表
 
 
少帝纪四
发布时间:2005/10/12   被阅览数:2835 次
(文字 〖 〗)
 

          

开运二年夏五月丙申朔,帝御崇元殿受朝,大赦天下。丁酉,以右卫上将军马万为左金吾上将军致仕。戊戌,陕州节度使宋彦筠移镇邓州,澶州节度使何建移镇河阳。以左神武统军潘环为澶州节度使,以宣徽北院使李彦韬遥领寿州节度使兼侍卫马军都指挥使,以沧州节度使田武遥领夔州节度使兼侍卫步军都指挥使。辛亥,白虹贯日。壬子,宰臣桑维翰、刘昫、李崧、和凝并加阶爵。礼部尚书窦贞固改刑部尚书,太常寺卿王松改工部尚书。以尚书左丞龙敏为太常卿;以翰林学士承旨、兵部侍郎李慎仪为尚书左丞;以御史中丞张允为兵部侍郎、知制诰,充翰林学士承旨;以左谏议大夫颜衎为御史中丞;以兵部侍郎、宏文馆学士、判馆事田敏为国子祭酒;以户部侍郎段希尧为兵部侍郎;以工部侍郎边蔚为户部侍郎,依前权知开封府事;以左散骑常侍李式为工部侍郎;以给事中王仁裕为左散骑常侍。甲寅,以华州节度使赵莹为开封尹,以皇弟开封尹重睿为秦州节度使,以宣徽南院使刘继勋为华州节度使,以前郓州节度使张从恩为晋州节度使。丙辰,杜威来朝。定州奏,大风雹,北岳庙殿宇树木悉摧败之。

六月乙丑朔,帝御崇元殿,百官入阁。监修国史刘昫、史官张昭远等以新修《唐书》纪、志、列传并目标凡二百三卷上之。赐器帛有差。癸酉,以恆州节度使杜威为天雄军节度使,充鄴都留守;以鄴都留守马全节为恆州节度使;以翰林学士、金部郎中、知制诰徐台符为中书舍人;以翰林学士、礼部郎中、知制诰李浣为中书舍人;翰林学士、都官郎中刘温叟加知制诰;翰林学士、主客员外郎范质改比部郎中、知制诰,并依旧充职;祠部员外郎、知制诰张沆本官充学士;以太常少卿陶穀为中书舍人。己亥,以邠州节度使刘景岩为陕州节度使。己卯,新授恆州节度使马全节卒,辍朝,赠中书令。壬午,大理卿张仁愿卒,赠秘书监。遣刑部尚书窦贞固等分诣寺观祷雨。己丑,以定州节度使王周为恆州节度使,以前易州刺史安审约为定州留后。是月,两京及州郡十五并奏旱。

秋七月乙未朔,以侍卫步军都指挥使、领夔州节度使田武为昭义军节度使。甲寅,左谏议大夫李元龟奏,请禁止天下僧尼典买院舍,从之。丙辰,前少府监李楷贬坊州司户,坐冒请逃死吏人衣粮入己故也。庚申,以前齐州防御使薛可言为延州兵马留后。

八月甲子朔,日有蚀之。中书舍人陶穀奏,请权废太常寺二舞郎。从之。丙寅,宰臣和凝罢相,守右仆射。以枢密使冯玉为中书侍郎、平章事,使如故。乙亥,诏:“诸御史今后除准式请假外,不得以细故小事请假离京;除奉制命差推事及按察外,不得以诸杂细务差出。”丙子,以灵州节度使冯晖为邠州节度使,加检校太尉;以前鄜州节度使丁审琪为左羽林统军;以前鄜州节度使郭谨为左神武统军。西京留司御史台奏:“新授邓州节度使宋彦筠于银沙滩斩头郑温。”诏鞫之,款云:“彦筠出身军旅,不知事体,不合专擅行法。”诏释其罪。以工部尚书王松权知贡举。丁丑,以前晋州节度使安叔千为右金吾上将军;以三司副使、给事中李穀为磁州刺史,充北面水陆转运使。分遣使臣于诸道率马。戊寅,以左金吾上将军皇甫立为左卫上将军,以右羽林统军李怀忠为左武卫上将军。庚辰,新授潞州节度使田武卒,辍朝,赠太尉。戊子,湖南奏,静江军节度使马希杲卒。

九月丙申,以西京留守、北面马步军都排阵使景延广为北面行营副招讨使。丁酉,以刑部侍郎赵远为户部侍郎,以工部侍郎李式为刑部侍郎,以中书舍人卢价为工部侍郎。价久次纶闱,旧例合转礼部侍郎或御史中丞,宰臣冯玉拟此官,桑维翰以为资望浅,不署状。无何,维翰休沐数日,玉独奏行之,维翰由是不乐,与玉有间矣。己亥,幸繁台观马,遂幸李守贞第。庚子,以晋州节度使张从恩为潞州节度使。吏部侍郎张昭远加阶爵,酬修《唐史》之劳也。戊申,升曹州为节镇,以威信军为军额。诏李守贞率兵屯澶州。己酉,月掩昴宿。以宣徽北院使焦继勋为宣徽南院使,以内客省使孟承诲为宣徽北院使。壬子,以前太子詹事王居敏为鸿胪卿,李专美为大理卿,以太子宾客致仕马裔孙为太子詹事。甲寅,移泰州理所于满城县。乙卯,诏相州节度使张彦泽率兵屯恆州。

冬十月戊寅,以河阳节度使何建为泾州节度使,以许州节度使李从温为河阳节度使,以前郑州节度使石赟为曹州节度使。庚午,遣使太子宾客罗周岳、使副太子右庶子王延济册两浙节度使钱宏佐为守太尉。辛未,右金吾卫上将军杨彦询卒,赠太子太师。丁丑,高丽遣使贡方物。庚辰,以前延州节度使王令温为灵州节度使。庚寅,以邢州兵马留后刘在明为晋州兵马留后,以前河阳留后方太为邢州留后。癸巳,升陈州为节镇,以镇安军为军额。

十一月戊戌,以邠州节度使冯晖兼侍卫步军都指挥使,充北面行营先锋马步军都指挥使;以权知高丽国事王武为检校太保、使持节、玄菟州都督,充大义军使,封高丽国王。癸卯,日南至,帝御崇元殿受朝贺。戊申,两浙奏,顺化军节度使钱铎卒。甲寅,以寿州节度使、侍卫马军都指挥使李彦韬为陈州节度使,典军如故。丙申,前商州刺史李俊除名,坐受财枉法也。

十二月乙丑,以两浙节度使、吴越国王钱宏佐兼东南面兵马都元帅。丙寅,以吴越国金马左厢都指挥使、湖州刺史胡思进遥领虔州昭信军节度使,以吴越国金马右厢都指挥使、明州刺史阚璠遥领宣州宁国军节度使,并典军如故。左羽林统军丁审琪卒,赠太尉。辛未,以工部侍郎卢价为礼部侍郎,以右散骑常侍、集贤殿学士、判院事司徒诩为工部侍郎,依前充职;以前中书舍人殷鹏为给事中,充枢密直学士;以给事中刘知新为右散骑常侍。乙亥,陕府节度使刘景岩来朝。丁丑,狩于近郊,猎也。己卯,光禄卿致仕陈元卒于太原。庚辰,命使册高丽国王王武。癸未,以前兗州节度使安审信为华州节度使。丁亥,以枢密使、中书令桑维翰为开封尹;以司空、门下侍郎、平章事刘昫判三司;以左仆射、门下侍郎、平章事李崧为守侍中,充枢密使;以开封尹赵莹为中书令、宏文馆大学士;以宣徽南院使焦继勋知陕州军州事。己丑,邠州节度使冯晖准诏来朝。

是岁,帝每遇四方进献器皿,多以银于外府易金而入,谓左右曰:“金者贵而且轻,便于人力。”识者以为北迁之兆也。

开运三年春正月癸巳朔,帝御崇元殿受朝贺,仗卫如式。诏改铸天下合同印、书诏印、御前印,并以黄金为之。己亥,贝州梁汉璋奏,蕃寇屯聚,将谋入寇。诏符彦卿屯荆州口。癸卯,以前华州节度使刘继勋为同州节度使,以陕州节度使刘景岩为邓州节度使。丙午,以宣徽南院使、知陕州事焦继勋为陕州留后。丁未,刑部员外郎王洧赐自尽,坐私用宫钱经营求利故也。右司郎中李知损贬均州司户,员外置,驰驿发遣,坐前任度支判官日与解县榷盐使王景遇交游借贷故也。己酉,诏侍卫亲军副都指挥使李守贞率师巡抚北边。辛亥,以皇弟秦州节度使重睿为许州节度使,以许州节度使安审琦为兗州节度使,以兗州节度使赵在礼为晋昌军节度使。癸丑,以泾州节度使何建为秦州节度使,以前贝州节度使史威为泾州节度使。乙卯,定州奏,契丹入寇。己未,二王后守太仆少卿、袭酅国公杨延寿除名配流威州,终身勿齿。延寿奉命于磁州检苗,受赃二百余匹,准律当绞,有司以二王后入议,故贷其死。

二月壬戌朔,日有蚀之。诏滑州皇甫遇率兵援粮入易、定等州。甲子,以沧州留后王景为本州节度使。右仆射和凝逐月别给钱五万、傔粮刍粟等,优旧相也。辛未,鲁国大长公主史氏薨,辍朝三日。丙子,光禄卿致仕王宏贽卒,赠太常卿。回鹘遣使贡方物。升桂州全义县为溥州,仍隶桂州,其全义县改为德昌县,从湖南马希范所请也。壬午,以前晋昌军节度使安彦威充北面行营副都统,以宣徽北院使兼太府卿孟承诲为右武卫大将军充职;是日幸南庄,命臣僚泛舟饮酒,因幸杜威园,醉方归内。甲申,河阳节度使李从温薨,辍朝,赠太师。

三月壬辰朔,以权知河西节度使张遵古为河西留后。乙未,以御史中丞颜衎为户部侍郎,以户部侍郎赵远为御史中丞。丙申,以邠州节度使兼侍卫步军都指挥使冯晖为河阳节度使,以前泾州节度使李德珫为邠州节度使。李守贞奏,大军至衡水。己亥,奏获鄚州刺史赵思恭。癸卯,奏大军回至冀州。户部侍郎颜衎上表,以母老乞解官就养。从之。戊申,以皇子齐州防御使延煦为澶州节度使。辛亥,密州上言,饥民殍者一千五百。庚申,以瓜州刺史曹元忠为沙州留后。

夏四月辛酉朔,李守贞自北班师到阙。太原奏,吐浑白可久奔归契丹,诸侯咸有异志。乙亥,宰臣诣寺观祷雨。曹州奏,部民相次饥死凡三千人。时河南、河北大饥,殍名甚众,沂、密、兗、郓寇盗群起,所在屯聚,剽劫县邑,吏不能禁。兗州节度使安审琦出兵捕逐,为贼所败。戊寅,幸相国寺祷雨。皇子延煦与晋昌军节度使赵在礼结婚,令宗正卿石光赞主之。

五月庚寅朔,以兵部郎中刘皞为太府卿。戊戌,以前同州节度使冯道为邓州节度使。定州奏,部民相次掳杀流移,约五千余户。青州奏,全家殍死者一百一十二户。沂州奏,淮南遣海州刺史领兵一千五百人,应接贼头常知及。诏兗州安审琦领兵捕逐。甲辰,以前太子宾客韦勋为太子宾客。兗州安审琦奏,淮贼抽退,贼头常知及与相次首领武约等并乞归命。丁未,幸大年庄,游船习射。帝醉甚,赐群官器帛有差,夜分方归内。戊申,以鄜州留后李殷为定州节度使。辛亥,诏皇甫遇为北面行营都部署,张彦泽为副,李殷为都监,领兵赴易、定等州,寻止其行。甲寅,以贝州留后梁汉璋为贝州节度使,以左神武统军郭谨为鄜州节度使。

六月庚申朔,登州奏,文登县部内有铜佛像四、瓷佛像十,自地踊出。狼山招收指挥使孙方简叛,据狼山归契丹。乙丑,诏诸道不得横荐官僚,如本处幕府有阙,即得奏荐。丙寅,以前昭义军节度使李从敏为河阳节度使,以河阳节度使兼侍卫步军都指挥使冯晖为灵州节度使。壬午,以郓州节度使兼侍卫亲军都指挥使高行周为宋州节度使,加兼中书令,充北面行营副都统;以宋州节度使、侍卫亲军都指挥使。定州奏,蕃寇压境。诏李守贞为北面行营都部署,滑州皇甫遇为副,相州张彦泽充马军都指挥使,定州李殷充步军都指挥使。

七月壬辰,以礼部尚书王延为刑部尚书,以工部尚书王松为礼部尚书,以太常卿龙敏为工部尚书,以左丞李慎仪为太常卿,以吏部侍郎张昭远为左丞,以右丞李详为吏部侍郎,以前义州刺史李为右丞。前晋昌军节度使安彦威薨,辍朝,赠太师。丙申,两浙节度使、吴越国王钱宏佐加守太师,北京留守、河东节度使、北平王刘知远加守太尉。沧州奏,蕃寇攻饶安县。杨刘口河决西岸,水阔四十里。以前邓州节度使刘景岩为太子太师致仕。辛亥,宋州谷熟县河水雨水一概东流,漂没秋稼。丁巳,大理卿李专美卒。戊午,诏伪清泰朝经削夺官爵硃宏昭、冯赟、康义诚、王思同、药彦稠等,并复其官爵。自夏初至是,河南、河北诸州郡饿死者数万人,群盗蜂起,剽略县镇,霖雨不止,川泽泛涨,损害秋稼。

八月己未朔,以左谏议大夫裴羽为给事中。庚申,李守贞、皇甫遇驻军定州。辛酉,幸南庄,召从臣宴乐,至暮还宫。诏潞州运粮十三万赴恆州。癸亥,以右散骑常侍张煦为青州刺史。李守贞奏,大军至望都县,相次至长城北,遇敌千余骑,转斗四十里,斩蕃将嘉哩相公。丁卯,诏班师。庚午,以前亳州防御使边蔚为户部侍郎;以刑部侍郎李式为户部侍郎,充三司副使;以礼部侍郎卢价为刑部侍郎;以枢密直学士、左散骑常侍边光范为礼部侍郎充职。辛未,以右龙武统军周密为延州节度使。癸酉,河东节度使刘知远奏,诛吐浑大首领白承福、白铁匮、赫连海龙等,并夷其族凡四百口,盖利其孳畜财宝也,人皆冤之。甲戌,以大理少卿剧可久为大理卿。棣州刺史慕容彦超削夺在身官爵,房州安置,坐前任濮州擅出省仓麦及私卖官面,准法处死,太原节度使刘知远上表救之,故贷其死。丙戌,灵州冯晖奏,与威州刺史药元福于威州土桥西一百里遇吐蕃七千余人,大破之,斩首千余级。是月,秦州雨,两旬不止,鄴都雨水一丈,洛京、郑州、贝州大水,鄴都、夏津临清两县,饿死民凡三千三百。盗入临濮、费县。

秋九月壬辰,郓州节度使、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李守贞加兼侍中,滑州节度使皇甫遇进封邠国公,相州节度使张彦泽加检校太尉。甲午,以权知威武军节度使李宏达为检校太尉、同平章事,充福建节度使,知闽国事。乙未,前商州刺史李俊赐死,坐与亲妹奸及行剑斫杀女使,又杀部曲孙汉荣,强奸其妻,准法弃市,诏赐死于家。己亥,张彦泽奏,破蕃人于定州界,斩首二十余级,追袭百余里,生擒蕃将四人,摘得金耳环二副进呈。癸卯,太原奏,破契丹于杨武谷,杀七千余人。甲辰,以天策上将军、江南诸道都统、楚王马希范兼诸道兵马都元帅。诏开封府,以霖雨不止,应京城公私僦舍钱放一月。乙巳,诏安审琦率兵赴鄴都,皇甫遇赴相州。丙午,以太子少保杨凝式为太子少傅,以刑部尚书王延为太子少保,前颍州团练使窦贞固为刑部尚书。是月,河南、河北、关西诸州奏,大水霖雨不止,沟河泛滥,水入城郭及损害秋稼。是月,契丹瀛州刺史诈为书与乐寿将军王峦,愿以本城归顺,且言城中蕃军不满千人,请朝廷发军袭取之,己为内应。又云:“今秋苦雨,川泽涨溢,自瓦桥已北,水势无际。契丹已归本国,若闻南夏有变,地远阻水,虽欲奔命,无能及也。”又,峦继有密奏,苦言瀛、鄚可取之状。先是,前岁中车驾驻于河上,曾遣边将遗书于幽州赵延寿,劝令归国,延寿寻有报命,依违而已。是岁三月,复遣鄴都杜威致书于延寿,且述朝旨,啖以厚利,仍遣洺州军将赵行实赍书而往,潜申款密。行实曾事延寿,故遣之。七月,行实自燕回,得延寿书,且言:“久陷边庭,愿归中国,乞发大将遣接,即拔身南去。”叙致恳切,辞旨绵密,时朝廷欣然从之,复遣赵行实计会延寿大军应接之所。有瀛州大将遣所亲赍蜡书至阙下,告云欲谋翻变,以本城归命。未几,会彼有告变者,事不果就。至是,瀛州守将刘延祚受契丹之命,诈输诚款,以诱我军,国家深以为信,遂有出师之议。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