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库藏| |国学学院| |国学老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史==>旧五代史  

 
  太祖纪一
太祖纪二
太祖纪三
太祖纪四
太祖纪五
太祖纪六
太祖纪七
末帝纪上
末帝纪中
末帝纪下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列传十二
列传十三
列传十四
武皇纪上
武皇纪下
庄宗纪一
庄宗纪二
庄宗纪三
庄宗纪四
庄宗纪五
庄宗纪六
庄宗纪七
庄宗纪八
明宗纪一
明宗纪二
明宗纪三
明宗纪四
明宗纪五
明宗纪六
明宗纪七
明宗纪八
明宗纪九
明宗纪十
闵帝纪
末帝纪上
末帝纪中
末帝纪下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列传十二
列传十三
列传十四
列传十五
列传十六
列传十七
列传十八
列传十九
列传二十
列传二十一
列传二十二
列传二十三
列传二十四
列传二十五
列传二十六
高祖纪一
高祖纪二
高祖纪三
高祖纪四
高祖纪五
高祖纪六
少帝纪一
少帝纪二
少帝纪三
少帝纪四
少帝纪五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列传十二
列传十三
高祖纪上
高祖纪下
隐帝纪上
隐帝纪中
隐帝纪下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太祖纪一
太祖纪二
太祖纪三
太祖纪四
世宗纪一
世宗纪二
世宗纪三
世宗纪四
世宗纪五
世宗纪六
恭帝纪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世袭列传一
世袭列传二
僭伪列传一
僭伪列传二
僭伪列传三
外国列传一
外国列传二
志一
志二
志三
志四
志五
志六
志七
志八
志九
志十
志十一
志十二
进旧五代史表
 
 
高祖纪四
发布时间:2005/10/12   被阅览数:2705 次
(文字 〖 〗)
 

          

天福四年春正月癸卯,帝御崇元殿受朝贺,仗卫如式。丙午,召太子太师致仕范延光宴于便殿。以延光归命之后,虑怀疑惧,故休假之内,锡以款密。帝谓之曰:“无忿疾以伤厥神,无忧思以劳厥衷。朕方示信于四方,岂食言于汝也。”延光俯伏拜谢,其心遂安。丁未,以西京副留守龙敏为吏部侍郎。戊申,盗发唐闵帝陵。己酉,朔方军节度使张希崇卒,赠太师。以澶州防御使张从恩为枢密副使。甲寅,以侍卫步军都指挥使、宁江军节度使景延广为义成军节度使,以义成军节度使冯晖为朔方军节度使。乙卯,左谏议大夫曹国珍上言:“请于内外臣僚之中,选才略之士,聚《唐六典》、前后《会要》、《礼阁新仪》、《大中统类》、律令格式等,精详纂集,俾无漏落,别为书一部,目为《大晋政统》。”从之。其详议官,宜差太子少师梁文矩、左散骑常侍张允、大理卿张澄、国子祭酒唐汭、大理少卿高鸿渐、国子司业田敏、礼部郎中吕咸休、司勋员外郎刘涛、刑部员外郎李知损、监察御史郭延升等一十九人充。文矩等咸曰:“改前代礼乐刑宪为《大晋政统》,则《尧典》、《舜典》当以《晋典》革名。”列状驳之曰:

作者之谓圣,述者之谓明,苟非圣明,焉能述作。若运因革故,则事乃维新,或改正朔而变牺牲,或易服色而殊徽号。是以五帝殊时,不相沿乐;三王异世,不相袭礼。至于近代,率由旧章;比及前朝,日滋条目。多因行事之失,改为立制之初,或臣奏条章,君行可否,皆表其年月,纪以姓名,聚类分门,成文作则。莫不悉稽前典,垂范后昆,述自圣贤,历于朝代,得金科玉条之号,设乱言破律之防,守而行之,其来尚矣。皇帝陛下,运齐七政,历契千年,爰从创业开基,莫不积功累德。所宜直笔,具载鸿猷,若备录前代之编年,目作圣朝之政统,此则是名不正也。夫名不正则言不顺,而媚时掠美,非其实矣。若翦截其辞,此则是文不备也。夫文不备则启争端,而礼乐刑政,于斯乱矣。若改旧条而为新制,则未审何门可以刊削,何事可以编联。既当革故从新,又须废彼行此,则未知国朝能守不能守乎?臣等同共参详,未见其可。

疏奏,嘉之,其事遂寝。辛酉,以前晋昌军节度使李周为静难军节度使。是日,封皇第十一妹安定郡主为延庆长公主,皇第十二妹广平郡主为清平长公主。

二月辛卯,改东京玉华殿为永福殿。中书上言:“太原潜龙庄望建为庆长宫,使相乡望改为龙飞乡,都尉里望改为神光里。”从之。丁酉,宰臣冯道、左散骑常侍韦勋、礼部员外郎杨昭俭自契丹使回。帝慰劳备至,锡赍丰厚。庚子,以天和节宴群官于广政殿,赐物有差。

三月癸卯朔,左仆射刘昫、给事中卢重自契丹使回,颁赐器币如冯道等。乙巳,回鹘可汗仁美遣使贡方物,中有玉狻猊,实奇货也。丙午,泾州节度使张万进卒,赠太师。己未,皇子开封尹郑王重贵、归德军节度使兼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刘知远、忠武军节度使杜重威,并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天平军节度使赵在礼封卫国公。庚申,遣内臣赵处玭以版诏征华山隐者前右拾遗郑云叟、玉笥山道士罗隐之。灵州戍将王彦忠据怀远城作叛,帝遣供奉官齐延祚乘驿而往,彦忠率众出降,延祚矫制杀之。诏:“齐延祚辜我誓言,擅行屠戮。彰杀降之罪,隳示信之文。宜除名决重杖一顿配流。王彦忠赠官收葬。辛酉,封回鹘可汗仁美为奉化可汗。癸亥,以左龙武统军皇甫遇为镇国军节度使,张彦泽为彰义军节度使。

夏四月壬申朔,以河中节度副使薛仁谦为卫尉卿。丙子,以汝州防御使宋彦筠为同州节度使;以护圣左右军都指挥使李怀忠为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领寿州忠正军节度使;以奉国左右厢都指挥使郭谨为侍卫亲军步军都指挥使、夔州宁江军节度使。戊寅,诏废长春宫使额。己卯,改明德殿为滋德殿,宫城南门同名故也。以华州节度使刘遂凝为右龙武统军,以右龙武统军张廷蕴为绛州刺史。庚辰,征前右拾遗郑云叟为右谏议大夫,玉笥山道士罗隐之赐号希夷先生。甲申,以翰林学士承旨、兵部侍郎崔棁权判太常卿,以端明殿学士、户部侍郎和凝为翰林学士承旨。枢密院学士、尚书仓部郎中司徒诩,枢密院学士、尚书工部郎中颜衎并落职守本官,枢密副使张从恩改宣徽史:初废枢密院故也。先是,桑维翰免枢密之务,以刘处让代之,奏议多不称旨,及处让丁母忧,遂以密院印付中书,故密院废焉。丙戌,以韩昭允为兵部尚书致仕,马允孙为太子宾客致仕,房皓为右骁卫大将军致仕,皆唐末帝之旧臣也。戊子,升永、岳二州为团练使额,改湘川县为全州,从马希范之奏也。

五月壬寅朔,帝御崇元殿受朝,仗卫如式。癸卯,以左仆射刘昫兼太子太保,封谯国公。乙巳,昭顺军节度使姚彦章卒。升灵州方渠镇为威州,隶于灵武。改旧威州为清边军。戊申,湖南节度使马希范加天策上将军。以前邠州节度使安叔千为沧州节度使。庚戌,虞部郎中杨昭俭以本官知制诰。辛亥,置静海军于温州,从钱元瓘之请也。壬子,以侍御史卢价为户部员外郎、知制诰。户部尚书崔居俭卒。甲寅,诏止绝朝臣,不得外州府求觅表状,奏荐交亲。乙卯,升金州为节镇,以怀德军为使额。以齐州防御使潘环为怀德军节度使。右谏议大夫致仕郑云叟赐号逍遥先生,仍给致仕官俸。丁巳,以刑部尚书姚顗为户部尚书,以兵部侍郎、权判太常卿事崔棁为尚书左丞,以工部侍郎任赞为兵部侍郎,以礼部尚书李怿为刑部尚书,以左丞卢詹为礼部尚书,以左散骑常侍韦勋为工部侍郎。庚申,废华清宫为灵泉观。辛酉,御史台奏:“省郎知杂之时,赴台礼上,军巡邸吏之辈,咸集公参,赤县府司,悉呈杖印。今后年深御史判杂上事,欲依前例。”从之。丙寅,以镇海军衙内统军、上直马步军都监、检校太傅、睦州刺史陆仁章为同平章事,遥领遂州武信军节度使;以镇海军兴武左右开道都指挥使、明州刺史仰仁铨为检校太傅、同平章事,领宣州宁国军节度使,从钱元瓘之请也。

六月辛未朔,陈郡民王武穿地得黄金数饼,州牧取而贡之。帝曰:“宿藏之物,既非符宝,不合入官。”命付所获之家。庚辰,西京大风雨,应天福门屋瓦皆飞,鸱吻俱折。辛卯,诏礼部贡举宜权停一年。

秋七月庚子朔,日有食之。西京大水,伊、洛、瀍、涧尽溢,坏天津桥。癸卯,以华清宫使李顷为右领军卫上将军。甲辰,以定州节度使皇甫遇为潞州节度使、检校太尉,以潞州节度使侯益为徐州节度使。戊申,御史中丞薛融等上详定编敕三百六十八道,分为三十一卷。是日,诏:“先令天下州郡公私铸钱,近多铅锡相兼,缺薄小弱,有违条制。今后私铸钱下禁依旧法。”壬戌,以太子少师梁文矩为太子太保致仕。

闰七月庚午朔,百官不入阁,雨沾服故也。壬申,以中书侍郎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桑维翰为检校司空、兼侍中、相州彰德军节度使,以彰德军节度使王庭允为义武军节度使。尚书户部奏:“李自伦义居七世,准敕旌表门闾。先有邓州义门王仲昭六代同居,其旌表有事步栏,前列屏树乌头。正门阀阅一丈二尺,二柱相去一丈,柱端安瓦桷墨染,号为乌头。筑双阙一丈,在乌头之南三丈七尺。夹街十有五步,槐柳成列。今举此为例,则令式不该。”诏:“王仲昭正乌头门等制,不载令文,又无敕命,既非故事,难黩大伦,宜从令式,只表门闾。于李自伦所居之前,量地之宜,高其外门,门外安绰楔。门外左右各建一台,高一丈二尺,广狭方正,称台之形,圬以白泥,四隅漆赤。其行列树植,随其事力。其同籍课役,一准令文。”壬午,濮州刺史武从谏勒归私第,受赃十五万故也。丁酉,故皇子河南尹重乂妻虢国夫人李氏落发为尼,赐名悟因,仍锡紫衣、法号及夏腊二十。

八月己亥朔,河决博平,甘陵大水。辛丑,以守司空兼门下侍郎、平章事、宏文馆大学士冯道为守司徒、兼侍中,封鲁国公。壬寅,诏曰:“皇图革故,庶政惟新,宜设规程,以谐公共。其中书印只委上位宰臣一人知当。”戊申,前兵部尚书王权授太子少傅致仕。己酉,以天下兵马副元帅、镇海镇东等军节度使、检校老师、行中书令、吴越王钱元瓘为天下兵马元帅。壬子,升亳州为防御使额,依旧隶宋州。丙辰,司天监马重绩等进所撰新历。降诏褒之,诏翰林学士承旨和凝制序,命之曰《调元历》。

九月辛未,以右羽林统军周密为鄜州节度使。癸酉,升婺州为武胜军额。丁丑,宴群臣于永福殿。契丹使讷默库来聘,致牛马等物。己卯,遥领洮州保顺军节度使鲍君福加检校太师、兼侍中,判湖州诸军事。辛巳,相州节度使桑维翰上言:“管内所获贼人,从来籍没财产,请止之。”诏:“今后凡有贼人,准格律定罪,不得没纳家资,天下诸州准此。”癸未,封唐许王李从益为郇国公,奉唐之祀,服色旌旗一依旧制。仍以西京至德宫为庙,牲币器服悉从官给。丙戌,高丽王王建遣使贡方物。己丑,以中书侍郎、平章事李崧权判集贤殿事。庚寅,诏停寒食、七夕、重阳及十月暖帐内外群官贡献。丙申,以威胜军节度副使罗周岳为给事中,中书舍人李详改礼部侍郎,礼部侍郎吕琦改刑部侍郎,刑部侍郎王松改户部侍郎,户部侍郎阎至改兵部侍郎,中书舍人王易简充史馆修撰,判馆事。

冬十月戊戌朔,故昭信军节度使白奉进赠太尉。丙午,以太常卿程逊没于海,废朝一日,赠右仆射。庚戌,闽王王昶、威武军节度使王继恭遣僚佐林思、郑元弼等朝贡,致书于宰执,无人臣之礼。帝怒,诏令不受所贡,应诸州纲运,并令林思、郑元弼等押归本道。既而兵部员外郎李知损上疏,请禁锢使人,籍没纲运。可之,收林思等下狱。丙辰,谿州刺史彭士愁,以锦、奖之兵与蛮部万人掠辰、澧二境,湖南节度使马希范遣牙兵拒之而退。金州山贼度从谠等寇洵阳,遣兵讨平之。

十一月甲戌,以太子宾客李延范为司农卿。乙亥,诏立唐高祖、太宗及庄宗、明宗、闵帝五庙于洛阳。丁丑,祠部郎中、知制诰吴承范改中书舍人,充翰林学士;翰林学士、中书舍人窦贞固改御史中丞;御史中丞薛融改尚书左丞;尚书右丞王延改吏部侍郎;尚书左丞崔棁改太常卿。戊寅,史馆奏:“请令宰臣一人撰录时政记,逐时以备撰述。”从之。己卯,吏部侍郎龙敏改尚书左丞。己丑,以太子宾客杨凝式为礼部尚书致仕。诏建钱炉于栾川。丙申,谏议大夫致仕逍遥先生郑云叟卒。

十二月丁酉朔,百官不入阁,大雪故也。己亥,故皇子重英妻张氏落发为尼,赐名悟慎,并夏腊二十。庚戌,礼官奏:“来岁正旦,王公上寿,皇帝举酒,奏《元同之乐》;再饮,奏《文同之乐》;三饮,奏同前。”从之。歌辞不录。丙辰,诏今后城郭村坊,不得创造僧尼院舍。丁巳,帝谓宰臣曰:“大雪害民,五旬未止。京城祠庙,悉令祈祷,了无其验。岂非凉德不储,神休未洽者乎?”因令出薪炭米粟给军士贫民等。壬戌,礼官奏:“正旦上寿,宫悬歌舞未全,且请杂用九部雅乐,歌教坊法曲。”从之。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