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库藏| |国学学院| |国学老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史==>旧五代史  

 
  太祖纪一
太祖纪二
太祖纪三
太祖纪四
太祖纪五
太祖纪六
太祖纪七
末帝纪上
末帝纪中
末帝纪下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列传十二
列传十三
列传十四
武皇纪上
武皇纪下
庄宗纪一
庄宗纪二
庄宗纪三
庄宗纪四
庄宗纪五
庄宗纪六
庄宗纪七
庄宗纪八
明宗纪一
明宗纪二
明宗纪三
明宗纪四
明宗纪五
明宗纪六
明宗纪七
明宗纪八
明宗纪九
明宗纪十
闵帝纪
末帝纪上
末帝纪中
末帝纪下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列传十二
列传十三
列传十四
列传十五
列传十六
列传十七
列传十八
列传十九
列传二十
列传二十一
列传二十二
列传二十三
列传二十四
列传二十五
列传二十六
高祖纪一
高祖纪二
高祖纪三
高祖纪四
高祖纪五
高祖纪六
少帝纪一
少帝纪二
少帝纪三
少帝纪四
少帝纪五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列传十二
列传十三
高祖纪上
高祖纪下
隐帝纪上
隐帝纪中
隐帝纪下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太祖纪一
太祖纪二
太祖纪三
太祖纪四
世宗纪一
世宗纪二
世宗纪三
世宗纪四
世宗纪五
世宗纪六
恭帝纪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世袭列传一
世袭列传二
僭伪列传一
僭伪列传二
僭伪列传三
外国列传一
外国列传二
志一
志二
志三
志四
志五
志六
志七
志八
志九
志十
志十一
志十二
进旧五代史表
 
 
列传二十六
发布时间:2005/10/12   被阅览数:3072 次
(文字 〖 〗)
 

          

康延孝,塞北部落人也。初隶太原,因得罪,亡命于汴梁。开平、乾化中,自队长积劳至部校。梁末帝时,频立军功。同光元年八月,段凝率众五万营于王村,时延孝为右先锋指挥使,率百骑来奔。庄宗得之,喜,解御衣金带以赐之。翌日,赐田宅于鄴,以为捧日军使兼南面招讨指挥使、检校司空,守博州刺史。庄宗屏人问梁兵机,延孝备陈利害,语在《庄宗纪》中。庄宗平汴,延孝颇有力焉,以功授检校太保、郑州防御使,赐姓,名绍琛。明年,郊礼毕,授保义军节度使。

三年,讨蜀,以延孝为西南行营马步军先锋、排阵斩斫等使。延孝性骁健,徇利奋不顾身。以前锋下凤州,收固镇,降兴州,败王衍军于三泉,所俘蜀军皆谕而释之,自是昼夜兼行。王衍自利州奔归成都,断吉柏津浮梁,以绝诸军。延孝复造浮梁以渡,进收绵州,王衍复断绵江浮梁而去。水深无舟楫可渡,延孝谓招抚使李严曰:“吾悬军深入,利在急兵。乘王衍破胆之时,人心离沮,但得百骑过鹿头关,彼即迎降不暇。如俟修缮津梁,便留数日,若王衍坚闭近关,折吾兵势,傥延旬浃,则胜负莫可知也,宜促骑渡江。”因与李严乘马浮江,于是得济者仅千人,步军溺死者亦千余人。延孝既济,长驱通鹿头,进据汉州。居三日,部下后军方至。伪蜀六军使王宗弼令人持牛酒币马归款。旬日,两川平定,延孝止汉州以俟继岌。平蜀之功,延孝居最。

时邠州节度使董璋为行营右厢马步使,华州节度使毛璋为行营左厢马步使,以军礼当事延孝。郭崇韬以私爱董璋,及西川平定之后,崇韬每有兵机,必召璋参决,延孝不平。时延孝军于城西,毛璋军于城东,董璋军于城中。闰十二月,延孝因酒酣谓董璋曰:“吾有平蜀之功,公等仆蔌相从,反首鼠于侍中之门,谋相倾陷,吾为都将,公乃裨校,力能斩首。”璋惶恐,谢之而退。酒罢,璋诉于郭崇韬,崇韬阴衔之,乃署董璋为东川节度使,落军职。延孝怒,谓毛璋曰:“吾冒白刃,犯险阻,平定两川,董璋何功,遽有其地!”二人因谒见崇韬,曰:“东川重地,宜择良帅,工部任尚书有文武才干,甚洽众心,请表为东川帅。”崇韬怒曰:“绍琛反耶?敢违吾节度!”延孝等惶恐而退。未几,崇韬为继岌所害,二人因责董璋曰:“公复首鼠何门?”璋俯首祈哀而已。

四年正月甲申,大军发成都,继岌令延孝以一万二千人为后军。二月癸巳,中军次武连,中使诏至,谕以西平王硃友谦有罪伏诛,命继岌杀其子遂州节度使令德,延孝大惊。俄而董璋率兵之遂州,遇延孝不谒,延孝怒,谓诸校曰:“南平梁汴,西定巴邛,画策之谋,始于郭公,而汗马之劳,力摧强敌,即吾也。若以背伪归国,犄角而成霸业,即西平王之功第一。西平与郭公皆以无罪赤族,归朝之后,次当及我矣!”丙申,延孝次剑州。时延孝部下皆鄜、延、河中旧将,焦武等知西平王被祸,兼诛令德,号哭军门,诉于延孝曰:“西平无罪,二百口伏诛,河中旧将,无不从坐,某等必死矣!”时魏王继岌到泥溪,延孝报继岌云:“河中兵士号哭,欲为乱。”丁酉,延孝至剑州,遂拥众回,自称西川节度、三川制置等使,以檄招谕蜀人,三日间,众及五万。己亥,继岌至利州。是夜,守吉柏津使密告魏王曰:“得绍琛文字,令断吉柏浮梁。”继岌惧,乃令梁汉颙以兵控吉柏津。延孝已拥众急趋西川,继岌遣人驰书谕之。夜半,令监军使李廷安召任圜,因署为副招讨使。令圜率兵七千骑,与都指挥使梁汉颙、监军李廷安讨之。辛丑,先令都将何建崇击剑门,下之。甲寅,圜以大军至汉州,延孝来逆战,圜令董璋以东川懦卒当其锋,伏精兵于其后,延孝击退东川之兵,急追之,遇伏兵起,延孝败,驰入汉州,闭壁不出。西川孟知祥以兵二万,与圜合势攻之。汉州四面树竹木为栅。

三月乙丑,圜阵于金雁桥,即率诸军鼓噪而进,四面纵火,风焰亘空。延孝危急,引骑出战,遇阵于金雁桥,又败之,以十数骑奔绵州;何建崇追及,擒之,任圜命载以槛车。时孟知祥与任圜、董璋置酒高会,因引令延孝槛车至会。知祥问曰;“明公顷自梁朝脱身归命,才平汴水,节制陕郊,近领前锋,克平剑外,归朝之后,授爵册勋,巨镇尊官,谁与为竞!奈何躁愤,自毁功庸,入此槛车,还为邓艾,深可痛惜,谁肯愍之!”知祥因手自注杯以饮之。延孝曰:“自知富贵难消,官职已足。然郭崇韬佐命元勋,辅成大业,不动干戈,收获两川,自古殊功,但恐不及,一旦何罪,阖门被诛;延孝之徒,何保首领。以此思虑,不敢归朝,天道相违,一旦至此,亦其命也,夫复何言!”及圜班师,行次凤翔,中使向延嗣赍诏至,遂诛之。部下怀其首级,瘗于昭应县民陈晖地。天成初,其子发之携去。

硃守殷,小字会兒。庄宗就学,以厮养之役给事左右。及庄宗即位,为长直军使,虽列戎行,不闻战攻。每构人之短长,中于庄宗,渐以心腹受委。河上对垒,稍迁蕃汉马步都虞候。守殷守德胜寨,为梁将王彦章所攻,守殷无备,遂陷南寨。庄宗闻之曰:“驽才大误予事!”因撤北寨,往固杨刘。明宗在郓州,密请以覆军之罪罪之,庄宗私于腹心,忍而不问。同光二年,为振武节度使,不之任,仍兼领蕃汉马步军。京城初定,内外警巡,恃凭主恩,蔑视勋旧,与景进互相表里,又强作宿德之态,言语迟缓,自谓沉厚。及郭从谦犯兴教门,步军始乱,中使急召骑士,守殷按甲不进,庄宗独领宦官斫射,屡退,而骑军终不至。庄宗既崩,守殷拥众方在北邙,憩于茂林之下。迨闻凶问,乃入内,选嫔御及珍宝以归,恣军士劫掠京都,翌日方定,率诸校迎明宗于东郊。天成初,授河南尹,判六军诸卫事,加侍中,移汴州节度使。车驾将巡幸,外议喧然,初以为平吴,又云制置东诸侯。守殷乃生云梦之疑,遂杀都校马彦超、副使宋敬。守殷驱市人闭壁以叛,明宗途次京水,闻之,亲统禁军,倍程直抵其垒,长围夹攻,缒城甚众。守殷力屈,尽杀其族,引颈令左右尽其命。王师入城,索其党,尽诛之。诏鞭守殷尸,枭首悬于都市,满七日,传送洛阳。

杨立者,潞州之小校。初事李嗣昭及李继韬,皆畜养甚厚。继韬被诛,愤愤失志。同光二年四月,有诏以潞兵三万人戍涿州,将发,其众谋曰:“我辈事故使二十年,衣食丰足,未尝边塞征行,苟于边上差跌,白骨何归?不如据城自固,事成则富贵耳。”因聚徒百余辈,攻子城东门,城中大扰。副使李继珂及监军张机祚出奔。立自称留后,率军民上表请旄节。庄宗怒,命明宗与李绍真攻讨,一月拔之,生擒立及其同恶十余人,送于阙下,皆磔于市。潞州城峻而隍深,攻立辄敢据之,庄宗因兹诏诸道撤防城之备焉。

窦廷琬者,世为青州牙将,梁祖擢置左右。同光初,为复州游奕使,奸盗屏迹,历贝州刺史。未几,请制置庆州盐池,逐年出绢十万匹,米十万斛,遂以廷琬为庆州防御使。俾制置之,由是严刑峻法,屡挠边人。课利不集,诏移任于金州。廷琬据庆州叛,诏邠州节度使李敬周率兵讨平之,夷其族。

张虔钊,辽州人也。初为太原牙校,以武勇闻于流辈,武皇、庄宗之世,累补左右突骑军使。明宗素闻虔钊有将帅才,及即位,擢为护驾亲军都指挥使,领春州刺史。天成中,与诸将围王都于中山,大败契丹于嘉山之下,及定州平,以功授沧州节度使。移镇徐州。长兴中,为山南西道节度使兼西面马步军都部署。及末帝起于凤翔,闵帝诏令虔钊帅部兵会王师于岐下。洎西师俱变,虔钊愤惋,退归兴元,因与洋州节度使孙汉韶俱送款于蜀。孟知祥待之尤厚,伪授本镇节度使,俾知祥坐获山南之地,由虔钊之故也。孟昶嗣伪位,加检校太师、兼中书令。晋开运末,蜀人闻契丹入洛,令虔钊率众数万,将寇秦、雍。俄闻汉高祖已定中原,虔钊无功而退。行至兴州,感愤而卒。

杨彦温,汴州人,本梁朝之小校也。庄宗朝,累迁裨将。天成中,为河中副指挥使,及末帝镇河中,尤善待之,因奏为衙内都指挥使。长兴元年四月,乘末帝阅马于黄龙庄,据城谋叛。末帝遣人诘之曰:“吾善待汝,何苦为叛?”彦温报曰:“某非敢负恩,缘奉枢密院宣头,令某拒命,请相公但归朝廷。”数日,诏末帝归朝。明宗疑其诈,不欲兴兵,授彦温绛州刺史。安重诲坚请出师,即命西京留守索自通、侍卫步军指挥使药彦稠等帅兵攻之。五日而拔,自闭门及败,凡十三日。初,彦稠出师,明宗戒之曰:“与朕生致彦温,吾将自讯之。”及收城,斩首传送,明宗深怒彦稠等。时议者以当时四海恬然,五兵载戢,蒲非边郡,近在国门,而彦温安敢狂悖。皆以为安重诲方弄国权,尤忌末帝之名,故巧作窥图,究莫能倾陷也。彦温愚昧,为人所嗾,故灭其族焉。

史臣曰:《春秋传》云:“夫不令之臣,天下之所恶也。”故不复较其优劣焉。唯虔钊因避地以偷生,彦温乃为人之所嗾,比诸叛臣,亦可矜也。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