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库藏| |国学学院| |国学老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史==>旧五代史  

 
  太祖纪一
太祖纪二
太祖纪三
太祖纪四
太祖纪五
太祖纪六
太祖纪七
末帝纪上
末帝纪中
末帝纪下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列传十二
列传十三
列传十四
武皇纪上
武皇纪下
庄宗纪一
庄宗纪二
庄宗纪三
庄宗纪四
庄宗纪五
庄宗纪六
庄宗纪七
庄宗纪八
明宗纪一
明宗纪二
明宗纪三
明宗纪四
明宗纪五
明宗纪六
明宗纪七
明宗纪八
明宗纪九
明宗纪十
闵帝纪
末帝纪上
末帝纪中
末帝纪下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列传十二
列传十三
列传十四
列传十五
列传十六
列传十七
列传十八
列传十九
列传二十
列传二十一
列传二十二
列传二十三
列传二十四
列传二十五
列传二十六
高祖纪一
高祖纪二
高祖纪三
高祖纪四
高祖纪五
高祖纪六
少帝纪一
少帝纪二
少帝纪三
少帝纪四
少帝纪五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列传十二
列传十三
高祖纪上
高祖纪下
隐帝纪上
隐帝纪中
隐帝纪下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太祖纪一
太祖纪二
太祖纪三
太祖纪四
世宗纪一
世宗纪二
世宗纪三
世宗纪四
世宗纪五
世宗纪六
恭帝纪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世袭列传一
世袭列传二
僭伪列传一
僭伪列传二
僭伪列传三
外国列传一
外国列传二
志一
志二
志三
志四
志五
志六
志七
志八
志九
志十
志十一
志十二
进旧五代史表
 
 
列传十七
发布时间:2005/10/12   被阅览数:2972 次
(文字 〖 〗)
 

 李建及,许州人。本姓王,父质。建及少事李罕之为纪纲,光启中,罕之谒武皇于晋阳,因选部下骁勇者百人以献,建及在籍中。后以功署牙职,典义兒军,及赐姓名。天祐七年,改匡卫军都校。柏乡之役,汴将韩勍追周德威至高邑南野河上,镇、定兵扼桥道,韩勍选精兵先夺之。庄宗登高而望,镇、定兵将衄,谓建及曰:“如贼过桥,则势不可遏,卿计若何?”建及于部选士二百,挺枪大噪,御汴军,却之于桥下。二月,王师攻魏,魏人夜出犯我营,建及设伏待之,扼其归路,尽殪之。刘鄩之营莘县,月余不出,忽一旦纵兵攻镇、定之营,军中腾乱,建及率银枪劲兵千人赴之,击败汴军,追奔至其垒。元城之战,建及首陷其阵,授天雄军教练使。八月,迁辽州刺史。十四年,从击契丹于幽州,破之。十二月,从攻杨刘,自寅至午,汴军婴城拒守,建及自负葭苇堙堑,率先登梯,遂拔之。胡柳之役,前军逗挠,际晚,汴军登土山,建及一战夺之。庄宗欲收军,诘朝合战。建及横槊当前,曰:“贼大将已亡,乘此易击,王但登山,观臣破贼!”即引银枪效节大呼奋击,三军增气,由是王师复振,以功授检校司空、魏博内外衙都将。

十六年,汴将贺瑰攻德胜南城,以战船十余艘,竹笮维之,扼断津路,王师不得渡。城中矢石将尽,守城将氏延赏危急,庄宗令积帛军门,召能破贼船者。津人有马破龙者,能水游,乃令往见延赏,延赏言:“危窘极矣,所争晷刻。”时棹船满河,流矢雨集,建及被重铠,执槊呼曰:“岂有一衣带水,纵贼如此!”乃以二船实甲士,皆短兵持斧,径抵梁之战舰,斧其笮;又令上流具甕,积薪其上,顺流纵火,以攻其舰。须臾,烟焰腾炽,梁军断缆而遁;建及乃入南城,贺瑰解围而去。其年十二月,与汴将王瓚战于戚城,建及伤手,庄宗解御衣金带赐之。

建及有胆气,慷慨不群,临阵鞠旅,意气横壮,自庄宗至魏州,建及都总内外衙银枪效节帐前亲军,善于抚御,所得赏赐,皆分给部下,绝甘分少,颇洽军情。又累立战功,雄勇冠绝,雌劣者忌谗之。时宦官韦令图监建及军,每于庄宗前言:“建及以家财骤施,其趋向志意不小,不可令典衙兵。”庄宗因猜之。建及性既忠荩,虽知谗构,不改其操。

十七年三月,授代州刺史。八月,与李存审赴河中,解同州之围。建及少遇祸乱,久从战阵,矢石所中,肌无完肤,后有功见疑,私心愤郁。是岁,卒于太原,时年五十七。

石君立,赵州昭庆人也,亦谓之石家财。初事代州刺史李克柔,后隶李嗣昭为牙校,历典诸军。夹城之役,君立每出挑战,坏汴军栅垒,俘擒而还。八年,与汴军战于龙化园,败之,获其大将卜渥以献。嗣昭每出征,俾君立为前锋,敌人畏之。王檀之逼晋阳也,城中无备,安金全驱市人以登陴,保聚不完。时庄宗在魏博,救应不暇,人心危惧,嗣昭遣君立率五百骑,自上党朝发暮至。王檀游军扼汾桥,君立一战败之,径至城下,驰突斩击,出入如神,大呼曰:“昭义侍中大军至矣!”是夜入城,与安金全等分出诸门击杀于外,迟明,梁军败走。十七年,将兵屯德胜。时汴军自滑州转饷以给杨村寨,庄宗亲率骑军于河外,循岸而上,邀击之。汴人距杨村五十里,于河曲潘张村筑垒以贮军储,庄宗令诸军攻之。汴人设伏于要路,逆战伪败,王师乘之,蹙入垒门,梁伏兵起,因与血战。君立与镇州大将王钊陷入贼垒,时诸将部校陷贼者十余人,君立被执,送于汴。梁祖素知其骁勇,欲用之为将,械而下狱。久之,梁主遣人诱之,君立曰:“败军之将,难与议勇,如欲将我,我虽真诚效命,能信我乎?人皆有君,吾何忍反为仇人哉!”既而诸将被戮,尚惜君立不之害。同光元年,庄宗至汴前一日,梁主始令杀之。

高行珪,燕人也。家世勇悍,与弟行周俱有武艺,初仕燕为骑将,骁果出诸将之右。燕帅刘守光僭逆不道,庄宗令周德威征之,守光大惧,以行珪为武州刺史,令张犄角之势。时明宗将兵助德威平燕,俄闻行珪至,率骑以御之。明宗谕以逆顺之理,行珪乃降。守光将元行钦在山北,闻行珪有变,即率部下军众以攻行珪。行珪遣弟行周告急于周德威,德威命明宗、李嗣本、安金全将兵援之。明宗破行钦于广边军,行钦亦降。寻以行珪为朔州刺史,历忻、岚二郡,迁云州留后。天成初,授邓州节度使,寻移镇安州。行珪性贪鄙,短于为政,在安州日,行事多不法。副使范延策者,幽州人也,性刚直,累为宾职,及佐行珪,睹其贪猥,因强谏之,行珪不从。后延策因入奏,献封章于阙下,事有三条:一请不禁过淮猪羊,而禁丝绵匹帛,以实中国;一请于山林要害置军镇,以绝寇盗;一述籓侯之弊,请敕从事明谏诤之,不从,令诸军校列班廷诤。行珪闻之,深衔之。后因戍兵作乱,诬奏延策与之同谋,父子俱戮于汴,闻者冤之。未几,行珪以疾卒。诏赠太尉。

张廷裕,代北人也。幼事武皇于云中,从平黄巢,讨王行瑜,自行间渐升为小将。庄宗定魏,补天雄军左厢马步都虞候,历蔚、慈、隰三州刺史。同光三年,除新州节度使。塞上多事,廷裕无控制之术,边鄙常耸。天成三年,卒于治所。诏赠太保。

王思同,幽州人也。父敬柔,历瀛、平、儒、檀、营五州刺史。思同母即刘仁恭之女也,故思同初事仁恭为帐下军校。会刘守光攻仁恭于大安山,思同以部下兵归太原,时年十六,武皇命为飞腾指挥使。从庄宗平定山东,累典诸军。

思同性疏俊,粗有文,性喜为诗什,与人唱和,自称蓟门战客。魏王继岌待之若子。时内养吕知柔侍兴圣宫,颇用事,思同不平之。吕为终南山诗,末句有“头”字,思同和曰:“料伊直拟冲霄汉,赖有青天压著头。”其所为诗句,皆此类也。每从征,必在兴圣帐下,然同光朝,位止郑州刺史。明宗在军时,素知之,即位后,用为同州节度使,未几,移镇陇右。思同好文士,无贤不肖,必馆接贿遗,岁费数十万。在秦州累年,边民怀惠,华戎宁息。长兴元年,入朝,见于中兴殿。明宗问秦州边事,对曰:“秦州与吐蕃接境,蕃部多违法度。臣设法招怀,沿边置寨四十余所,控其要害。每蕃人互市、饮食之界上,令纳器械。”因手指画秦州山川要害控扼处。明宗曰:“人言思同不管事,岂及此耶!”时两川叛,欲用之,且留左右,故授右武卫将军。八月,授西南面行营马步都虞候。九月,迁京兆尹、西京留守。伐蜀之役,为先锋指挥使。石敬瑭入大散关。思同恃勇先入剑门,大军未相继,复被董璋兵逐出之。及敬瑭班师,思同以曾获剑门之功,移镇山南西道。

三年,两川交兵,明宗虑并在一人,则朝廷难制,密诏思同相度形势,即乘间用军,事未行而董璋败。八月,复为京兆尹兼西京留守。时潞王镇凤翔,与之邻境,及潞王不禀朝旨,致书于秦、泾、雍、梁、邠诸帅,言:“贼臣乱政,属先帝疾笃,谋害秦王,迎立嗣君,自擅权柄,以致残害骨肉,摇动籓垣。惧先人基业,忽焉坠地,故誓心入朝,以除君侧,事济之后,谢病归籓。然籓邸素贫。兵力俱困,欲希国士,共济急难。”乃令小伶女十人以五弦技见思同,因欢讽动,又令军校宋审温者,请使于雍,若不从命,即独图之。又令推官郝昭、府吏硃延乂以书檄起兵。会副部署药彦稠至,方宴,而妓、使适至,乃击之于狱。彦稠请诛审温,拘送昭赴阙。时思同已遣其子入朝言事,朝廷嘉之,乃以思同为凤翔行营都部署,起军营于扶风。

三月十四日,与张虔钊会于岐下,梯冲大集。十五日,进收东西关城,城中战备不完,然死力御捍,外兵伤夷者十二三。十六日,复进攻其城,潞王登陴泣谕于外,闻者悲之。张虔钊性褊,诘旦,西南用军,与都监皆血刃以督军士,军士齐诟,反攻虔钊,虔钊跃马避之。时羽林指挥使杨思权引军自西门先入,思同未之知,犹督士登城。俄而严卫指挥使尹晖呼曰:“西城军已入城受赏矣,军士可解甲!”弃仗之声,振动天地。日午,乱军毕集,泾州张从宾、邠州康福、河中安彦威皆遁去。十七日,思同与药彦稠、苌从简俱至长安,刘遂雍闭关不内,乃奔潼关。

二十二日,潞王至昭应,前锋执思同来献。王谓左右曰:“思同计乖于事,然尽心于所奉,亦可嘉也。”顾谓赵守钧曰:“思同尔之故人,可行迓之于路,达予抚慰之意。”思同至,潞王让之曰:“贼臣倾我国家,残害骨肉,非予弟之过。我起兵岐山,盖诛一二贼臣耳,尔何首鼠两端,多方误我,今日之罪,其可逃乎!”思同曰:“臣起自行间,受先朝爵命,秉旄仗钺,累历重籓,终无显效以答殊遇。臣非不知攀龙附凤则福多,扶衰救弱则祸速,但恐瞑目之后,无面见先帝。衅鼓膏原,缧囚之常分也。”潞王为之改容,徐谓之曰:“且憩歇。”潞王欲用之,而杨思权之徒耻见其面,屡启刘延朗,言“思同不可留,虑失士心。”又,潞王入长安时,尹晖尽得思同家财及诸妓女,故尤恶思同,与刘延朗亟言之。属王醉,不待报,杀思同并其子德胜。潞王醒,召思同,左右报已诛之矣。潞王怒延朗,累日嗟惜之。及汉高祖即位,诏赠侍中。

索自通,字得之,太原清源人也。父继昭,以自通贵,授国子监祭酒致仕。自通少能骑射,尝于山墅射猎,庄宗镇太原时,遇之于野,讯其姓名,即补右番直军使。后因从猎,射中走鹿,转指挥使。佐周德威攻燕军于涿州,擒燕将郭在钧。从庄宗定魏博,改突骑指挥使。明宗即位,自随驾左右厢马军都指挥授忻州刺史。岁余召还,复典禁兵,领韶州刺史,出为大同军节度使。累岁移镇忠武,改京兆尹、西京留守。杨彦温据河中作乱,自通率师讨平之,授河中节度使。寻自鄜州入为右龙武统军。初,自通既平杨彦温,代末帝镇河中,临事失于周旋,末帝深衔之。及末帝即位,自通忧悸求死。清泰元年七月,因朝退涉洛,自溺而卒。

子万进,周显德中,历任方镇。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