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库藏| |国学学院| |国学老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史==>宋史  

 
  本纪第一
本纪第二
本纪第三
本纪第四
本纪第五
本纪第六
本纪第七
本纪第八
本纪第九
本纪第十
本纪第十一
本纪第十二
本纪第十三
本纪第十四
本纪第十五
本纪第十六
本纪第十七
本纪第十八
本纪第十九
本纪第二十
本纪第二十一
本纪第二十二
本纪第二十三
本纪第二十四
本纪第二十五
本纪第二十六
本纪第二十七
本纪第二十八
本纪第二十九
本纪第三十
本纪第三十一
本纪第三十二
本纪第三十三
本纪第三十四
本纪第三十五
本纪第三十六
本纪第三十七
本纪第三十八
本纪第三十九
本纪第四十
本纪第四十一
本纪第四十二
本纪第四十三
本纪第四十四
本纪第四十五
本纪第四十六
本纪第四十七
志第一 天文一
志第二 天文二
志第三 天文三
志第四 天文四
志第五 天文五
志第六 天文六
志第七 天文七
志第八 天文八
志第九 天文九
志第十 天文十
志第十一 天文十一
志第十二 天文十二
志第十三 天文十三
志第十四 五行一上
志第十五 五行一下
志第十六 五行二上
志第十七 五行二下
志第十八 五行三
志第十九 五行四
志第二十 五行五
志第二十一 律历一
志第二十二 律历二
志第二十三 律历三
志第二十四 律历四
志第二十五 律历五
志第二十六 律历六
志第二十七 律历七
志第二十八 律历八
志第二十九 律历九
志第三十 律历十
志第三十一 律历十一
志第三十二 律历十二
志第三十三 律历十三
志第三十四 律历十四
志第三十五 律历十五
志第三十六 律历十六
志第三十八 地理一
志第三十九 地理二
志第四十 地理三
志第四十一 地理四
志第四十二 地理五
志第四十三 地理六
志第四十四 河渠一
志第四十五 河渠二
志第四十六 河渠三
志第四十七 河渠四
志第四十八 河渠五
志第四十九 河渠六
志第五十 河渠七
志第五十一 礼一
志第五十二 礼二(吉礼二)
志第五十三 礼三(吉礼三)
志第五十四 礼四(吉礼四)
志第五十五 礼五(吉礼五)
志第五十六 礼六吉礼六
志第五十七 礼七吉礼七
志第五十八 礼八(吉礼八)
志第五十九 礼九(吉礼九)
志第六十 礼十(吉礼十)
志第六十一 礼十一(吉礼十一)
志第六十二 礼十二(吉礼十二)
志第六十三 礼十三(嘉礼一)
志第六十四 礼十四(嘉礼二)
志第六十五 礼十五(嘉礼三)
志第六十六 礼十六(嘉礼四)
志第六十七 礼十七(嘉礼五)
志第六十八 礼十八(嘉礼六)
志第六十九 礼十九(宾礼一)
志第七十 礼二十(宾礼二)
志第七十一 礼二十一(宾礼三)
志第七十二 礼二十二(宾礼四)
志第七十三 礼二十三(宾礼五 附录)
志第七十五 礼二十五(凶礼一)
志第七十四 礼二十四(军礼)
志第七十六 礼二十六(凶礼二)
志第七十七 礼二十七(凶礼三)
志第七十八 礼二十八(凶礼四)
志第七十九 乐一
志第八十 乐二
志第八十一 乐三
志第八十二 乐四
志第八十三 乐五
志第八十四 乐六
志第八十五 乐七(乐章一)
志第八十六 乐八(乐章二)
志第八十七 乐九(乐章三)
志第八十八 乐十(乐章四)
志第八十九 乐十一(乐章五)
乐志第九十 乐十二(乐章六)
志第九十一 乐十三(乐章七)
志第九十二 乐十四(乐章八)
志第九十三 乐十五(鼓吹上)
志第九十四 乐十六(鼓吹下)
志第九十五 乐十七
志第九十六 仪卫一
志第九十七 仪卫二
志第九十八 仪卫三
志第九十九 仪卫四
志第一百 仪卫五
志第一百一 仪卫六
志第一百二 舆服一
志第一百三 舆服二
志第一百四 舆服三
志第一百五 舆服四
志第一百六 舆服五
志第一百七 舆服六
志第一百八 选举一(科目上)
志第一百九 选举二(科目下 举遗逸附)
志第一百十 选举三(学校试 律学等试附)
志第一百十一 选举四(铨法上)
志第一百十二 选举五(铨法下)
志第一百一十三 选举六(保任 考课)
志第一百一十四 职官一
志第一百一十五 职官二
志第一百一十六 职官三
志第一百一十七 职官四
志第一百一十八 职官五
第一百一十九 职官六
第一百二十 职官七
志第一百二十一 职官八(合班之制)
志第一百二十二 职官九(叙迁之制)
志第一百二十三 职官十(杂制)
志第一百二十四 职官十一(奉禄制上)
志第一百二十五 职官十二(奉禄制下)
志第一百二十六 食货上一(农田)
志第一百二十七 食货上二(方田 赋税)
志第一百二十八 食货上三(布帛 和籴 漕运)
志第一百二十九 食货上四(屯田 常平 义仓)
志第一百三十 食货上五(役法上)
志第一百三十一 食货上六(役法下 振恤)
志第一百三十二 食货下一(会计)
志第一百三十三 食货下二(钱币)
志第一百三十四 食货下三
志第一百三十五 食货下四
志第一百三十六 食货下五
志第一百三十七 食货下六
志第一百三十八 食货下七
志第一百三十九 食货下八
志第一百四十 兵一(禁军上)
志第一百四十一 兵二(禁军下)
志第一百四十二 兵三(厢兵)
志第一百四十三 兵四(乡兵一)
志第一百四十四 兵五(乡兵二)
志第一百四十五 兵六(乡兵三)
志第一百四十六 兵七(召募之制)
志第一百四十七 兵八
志第一百四十八 兵九
志第一百四十九 兵十
志第一百五十 兵十一
志第一百五十一 兵十二
志第一百五十二 刑法一
志第一百五十三 刑法二
志第一百五十四 刑法三
志第一百五十五 艺文一
志第一百五十六 艺文二
志第一百五十七 艺文三
志第一百五十八 艺文四
志第一百五十九 艺文五
志第一百六十 艺文六
志第一百六十一 艺文七
志第一百六十二 艺文八
表第一
表第二
表第三
表第四
表第五
表第六
表第七
表第八
表第九
表第十
表第十一
表第十二
表第十三
表第十四
表第十五
表第十六
表第十七
表第十八
表第十九
表第二十
表第二十一
表第二十二
表第二十三
表第二十四
表第二十五
表第二十六
表第二十七
表第二十八
表第二十九
表第三十
表第三十一
表第三十二
列传第一 后妃上
列传第二 后妃下
列传第三 宗室一
列传第四 宗室二
列传第五 宗室三
列传第六 宗室四
列传第七 公主
列传第八
列传第九
列传第十
列传第十一
传第十二
列传第十三
列传第十四
列传第十五
列传第十六
列传第十七
列传第十八
列传第十九
列传第二十
列传第二十一
列传第二十二
列传第二十三
列传第二十四
列传第二十五
列传第二十六
列传第二十七
列传第二十八
列传第二十九
列传第三十
列传第三十一
列传第三十二
列传第三十三
列传第三十四
列传第三十五
列传第三十六
列传第三十七
列传第三十八
列传第三十九
列传第四十
列传第四十一
列传第四十二
列传第四十三
列传第四十四
列传第四十五
列传第四十六
传第四十七
列传第四十八
列传第四十九
列传第五十
列传第五十一
列传第五十二
列传第五十三
列传第五十四
列传第五十五
列传第五十六
列传第五十七
列传第五十八
列传第五十九
列传第六十
列传第六十一
列传第六十二
列传第六十三
列传第六十三
列传第六十四
列传第六十五
列传第六十六
列传第六十七
列传第六十八
列传第六十九
列传第七十
列传第七十一
列传第七十二
列传第七十三
列传第七十四
列传第七十五
列传第七十六
列传第七十七
列传第七十八
列传第七十九
列传第八十
列传第八十一
列传第八十二
列传第八十三
列传第八十四
列传第八十五
列传第八十六
列卷第八十七
列传第八十八
列传第八十九
列传第九十
列传第九十一
列传第九十二
列传第九十三
列传第九十四
列传第九十五
列传第九十六
列传第九十七
列传第九十八
列传第九十九
列传第一百
列传第一百一
列传第一百二
列传第一百三
列传第一百四
列传第一百五
列传第一百六
列传第一百七
列传第一百八
列传第一百九
列传第一百一十
列传第一百一十一
列传第一百一十二
列传第一百一十三
列传第一百一十四
列传第一百一十五
列传第一百一十六
列传第一百一十七
列传第一百一十八
列传第一百一十九
列传第一百二十
列传第一百二十一
列传第一百二十二
列传第一百二十三
列传第一百二十四
列传第一百二十五
列传第一百二十六
列传第一百二十七
列传第一百二十八
列传第一百二十九
列传第一百三十
列传第一百三十一
列传第一百三十二
列传第一百三十三
列传第一百三十四
列传第一百三十五
列传第一百三十六
列传第一百三十七
列传第一百三十八
列传第一百三十九
列传第一百四十
列传第一百四十一
列传第一百四十二
列传第一百四十三
列传第一百四十四
列传第一百四十五
列传第一百四十六
列传第一百四十七
列传第一百四十八
列传第一百四十九
列传第一百五十
列传第一百五十一
列传第一百五十二
列传第一百五十三
列传第一百五十四
列传第一百五十五
列传第一百五十六
列传第一百五十七
列传第一百五十八
列传第一百五十九
列传第一百六十
列传第一百六十一
列传第一百六十二
列传第一百六十三
列传第一百六十四
列传第一百六十五
列传第一百六十六
列传第一百六十七
列传第一百六十八
列传第一百六十九
列传第一百七十
列传第一百七十一
列传第一百七十二
列传第一百七十三
列传第一百七十四
列传第一百七十五
列传第一百七十六
列传第一百七十七
列传第一百七十八
列传第一百七十九
列传第一百八十
列传第一百八十一
列传第一百八十二
列传第一百八十三
列传第一百八十四
列传第一百八十五 循吏
列传第一百八十六 道学一
列传第一百八十七 道学二(程氏门人)
列传第一百八十八 道学三
列传第一百八十九 道学四(朱氏门人)
列传第一百九十 儒林一
列传第一百九十一 儒林二
列传第一百九十二 儒林三
列传第一百九十三 儒林四
列传第一百九十四 儒林五
列传第一百九十五 儒林六
列传第一百九十六 儒林七
列传第一百九十七 儒林八
列传第一百九十八 文苑一
列传第一百九十九 文苑二
列传第二百 文苑三
列传第二百一 文苑四
列传第二百二 文苑五
列传第二百三 文苑六
列传第二百四 文苑七
列传第二百五 忠义一
列传第二百六 忠义二
列传第二百七 忠义三
列传第二百八 忠义四
列传第二百九 忠义五
列传第二百一十 忠义六
列传第二百一十一 忠义七
列传第二百一十二 忠义八
列传第二百一十三 忠义九
列传第二百一十四 忠义十
列传第二百一十五 孝义
列传第二百一十六 隐逸上
列传第二百一十七 隐逸中
列传第二百一十八 隐逸下
列传第二百一十九 列女
列传第二百二十 方技上
列传第二百二十一 方技下
列传第二百二十二 外戚上
列传第二百二十三 外戚中
列传第二百二十四 外戚下
列传第二百二十五 宦者一
列传第二百二十六 宦者二
列传第二百二十七 宦者三
列传第二百二十八 宦者四
列传第二百二十九 佞幸
 
 
列传第一百一十八
发布时间:2005/10/11   被阅览数:3395 次
(文字 〖 〗)
 
 
    李纲下
 
    绍兴二年,除观文殿学士、湖广宣抚使兼知潭州。是时,荆湖江、湘之间,流
民溃卒群聚为盗贼,不可胜计,多者至数万人,纲悉荡平之。上言:“荆湖、国之
上流,其地数千里,诸葛亮谓之用武之国。今朝廷保有东南,控驭西北。加鼎、澧、
岳、鄂若荆南一带,皆当屯宿重兵,倚为形势,使四川之号令可通,而襄、汉之声
援可接,乃有恢复中原之渐。”议未及行,而谏官徐俯、刘斐劾纲,罢为提举西京
崇福宫。
    四年冬,金人及伪齐来攻,纲具防御三策,谓:“伪齐悉兵南下,境内必虚。
傥出其不意,电发霆击,捣颍昌以临畿甸,彼必震惧还救,王师追蹑,必胜之理,
此上策也。若驻跸江上,号召上流之兵,顺流而下,以助声势,金鼓旌旗,千里相
望,则敌人虽众,不敢南渡。然后以重师进屯要害之地,设奇邀击,绝其粮道,俟
彼遁归,徐议攻讨,此中策也。万一借亲征之名,为顺动之计,使卒伍溃散,控扼
失守,敌得乘间深入,州县望风奔溃,则其患有不可测矣。往岁,金人利在侵掠,
又方时暑,势必还师,朝廷因得以还定安集。今伪齐导之而来,势不徒还,必谋割
据。奸民溃卒从而附之,声势鸱张,苟或退避,则无以为善后之策。昔苻坚以百万
众侵晋,而谢安以偏师破之。使朝廷措置得宜,将士用命,安知北敌不授首于我?
顾一时机会所以应之者如何耳。望降臣章与二三大臣熟议之。”诏:纲所陈,今日
之急务,付三省、枢密院施行。时韩世忠屡败金人于淮、楚间,有旨督刘光世、张
浚统兵渡河,车驾进发至江上劳军。
    五年,诏问攻战、守备、措置、绥怀之方,纲奏:
    愿陛下勿以敌退为可喜,而以仇敌未报为可愤;勿以东南为可安,而以中原未
复、赤县神州陷于敌国为可耻;勿以诸将屡捷为可贺,而以军政未修、士气未振而
强敌犹得以潜逃为可虞。则中兴之期,可指日而俟。
    议者或谓敌马既退,当遂用兵为大举之计,臣窃以为不然。生理未固,而欲浪
战以侥幸,非制胜之术也。高祖先保关中,故能东向与项籍争。光武先保河内,故
能降赤眉、铜马之属。肃宗先保灵武,故能破安、史而复两京。今朝廷以东南为根
本,将士暴露之久,财用调度之烦,民力科取之困,苟不大修守备,痛自料理,先
为自固之计,何以能万全而制敌?
    议者又谓敌人既退,当且保据一隅,以苟目前之安,臣又以为不然。秦师三伐
晋,以报殽之师;诸葛亮佐蜀,连年出师以图中原,不如是,不足以立国。高祖在
汉中,谓萧何曰:‘吾亦欲东。’光武破隗嚣,既平陇,复望蜀。此皆以天下为度,
不如是,不足以混一区宇,戡定祸乱。况祖宗境土,岂可坐视沦陷,不务恢复乎?
今岁不征,明年不战,使敌势益张,而吾之所纠合精锐士马,日以损耗,何以图敌?
谓宜于防守既固、军政既修之后,即议攻讨,乃为得计。此二者,守备、攻战之序
也。
    至于守备之宜,则当科理淮南、荆襄,以为东南屏蔽。夫六朝之所以能保有江
左者,以强兵巨镇,尽在淮南、荆襄间。故以魏武之雄,苻坚、石勒之众,宇文、
拓拔之盛,卒不能窥江表。后唐李氏有淮南,则可以都金陵,其后淮南为周世宗所
取,遂以削弱。近年以来,大将拥重兵于江南,官吏守空城于江北,虽有天险而无
战舰水军之制,故敌人得以侵扰窥伺。今当于淮之东西及荆襄置三大帅,屯重兵以
临之,分遣偏师,进守支郡,加以战舰水军,上运下接,自为防守。敌马虽多,不
敢轻犯,则藩篱之势盛而无穷之利也。有守备矣,然后议攻战之利,分责诸路,因
利乘便,收复京畿,以及故都。断以必为之志而勿失机会,则以弱为强,取威定乱
于一胜之间,逆臣可诛,强敌可灭,攻战之利,莫大于是。
    若夫万乘所居,必择形胜以为驻跸之所,然后能制服中外,以图事业。建康自
昔号帝王之宅,江山雄壮,地势宽博,六朝更都之。臣昔举天下形势而言,谓关中
为上,今以东南形势而言,则当以建康为便。今者,銮舆未复旧都,莫若且于建康
权宜驻跸。愿诏守臣治城池,修宫阙,立官府,创营壁,使粗成规模,以待巡幸。
盖有城池然后人心不恐,有官府然后政事可修,有营垒然后士卒可用,此措置之所
当先也。
    至于西北之民,皆陛下赤子,荷祖宗涵养之深,其心未尝一日忘宋。特制于强
敌,陷于涂炭,而不能以自归。天威震惊,必有结纳来归、愿为内应者。宜给之土
田,予以爵赏,优加抚循,许其自新,使陷溺之民知所依怙,莫不感悦,益坚戴宋
之心,此绥怀之所当先也。
    臣窃观陛下有聪明睿智之姿,有英武敢为之志,然自临御,迨今九年,国不辟
而日蹙,事不立而日坏,将骄而难御,卒惰而未练,国用匮而无赢余之蓄,民力困
而无休息之期。使陛下忧勤虽至,而中兴之效,邈乎无闻,则群臣误陛下之故也。
    陛下观近年以来所用之臣,慨然敢以天下之重自任者几人?平居无事,小廉曲
谨,似可无过,忽有扰攘,则错愕无所措手足,不过奉身以退,天下忧危之重,委
之陛下而已。有臣如此,不知何补于国,而陛下亦安取此?夫用人如用医,必先知
其术业可以已病,乃可使之进药而责成功。今不详审其术业而姑试之,则虽日易一
医,无补于病,徒加疾而已。大概近年,闲暇则以和议为得计,而以治兵为失策,
仓卒则以退避为爱君,而以进御为误国。上下偷安,不为长久之计。天步艰难,国
势益弱,职此之由。
    今天启宸衷,悟前日和议退避之失,亲临大敌。天威所临,使北军数十万之众,
震怖不敢南渡,潜师宵奔。则和议之与治兵,退避之与进御,其效概可睹矣。然敌
兵虽退,未大惩创,安知其秋高马肥,不再来扰我疆埸,使疲于奔命哉?
    臣夙夜为陛下思所以为善后之策,惟自昔创业、中兴之主,必躬冒矢石,履行
阵而不避。故高祖既得天下,击韩王信、陈豨、黥布,未尝不亲行。光武自即位至
平公孙述,十三年间,无一岁不亲征。本朝太祖、太宗,定维扬,平泽、潞,下河
东,皆躬御戎辂;真宗亦有澶渊之行,措天下于大安。此所谓始忧勤而终逸乐也。
    若夫退避之策,可暂而不可常,可一而不可再,退一步则失一步,退一尺则失
一尺。往时自南都退而至维扬,则关陕、河北、河东失矣;自维扬退而至江、浙,
则京东、西失矣。万有一敌骑南牧,复将退避。不知何所适而可乎?航海之策,万
乘冒风涛不测之险,此又不可之尤者也。惟当于国家闲暇之时,明政刑,治军旅,
选将帅,修车马,备器械,峙糗粮,积金帛。敌来则御,俟时而奋,以光复祖宗之
大业,此最上策也。臣愿陛下自今以往,勿复为退避之计,可乎?
    臣又观古者敌国善邻,则有和亲,仇雠之邦,鲜复遣使。岂不以衅隙既深,终
无讲好修睦之理故耶?东晋渡江,石勒遣使于晋,元帝命焚其币而却其使。彼遣使
来,且犹却之,此何可往?假道僭伪之国,其自取辱,无补于事,祗伤国体。金人
造衅之深,知我必报,其措意为何如?而我方且卑辞厚币,屈体以求之,其不推诚
以见信,决矣。器币礼物,所费不赀,使轺往来,坐索士气,而又邀我以必不可从
之事,制我以必不敢为之谋,是和卒不成,而徒为此扰扰也。非特如此,于吾自治
自强之计,动辄相妨,实有所害。金人二十余年,以此策破契丹、困中国,而终莫
之悟。夫辨是非利害者,人心所同,岂真不悟哉?聊复用此以侥幸万一,曾不知为
吾害者甚大,此古人所谓几何侥幸而不丧人之国者也。臣愿自今以往,勿复遣和议
之使,可乎?
    二说既定,择所当为者,一切以至诚为之。俟吾之政事修,仓廪实,府库充,
器用备,士气振,力可有为,乃议大举,则兵虽未交,而胜负之势已决矣。
    抑臣闻朝廷者根本也,藩方者枝叶也,根本固则枝叶蕃,朝廷者腹心也,将士
者爪牙也,腹心壮则爪牙奋。今远而强敌,近而伪臣,国家所仰以为捍蔽者在藩方,
所资以致攻讨者在将士,然根本腹心则在朝廷。惟陛下正心以正朝廷百官,使君子
小人各得其分,则是非明,赏罚当,自然藩方协力,将士用命,虽强敌不足畏,逆
臣不足忧,此特在陛下方寸之间耳。
    臣昧死上条六事:一曰信任辅弼,二曰公选人材,三曰变革士风,四曰爱惜日
力,五曰务尽人事,六曰寅畏天威。
    何谓信任辅弼?夫兴衰拨乱之主,必有同心同德之臣相与有为,如元首股肱之
于一身,父子兄弟之于一家,乃能协济。今陛下选于众以图任,遂能捍御大敌,可
谓得人矣。然臣愿陛下待以至诚,无事形迹,久任以责成功,勿使小人得以间之,
则君臣之美,垂于无穷矣。
    何谓公选人才?夫治天下者,必资于人才,而创业、中兴之主,所资尤多。何
则?继体守文,率由旧章,得中庸之才,亦足以共治;至于艰难之际,非得卓荦瑰
伟之才,则未易有济。是以大有为之主,必有不世出之才,参赞翊佐,以成大业。
然自昔抱不群之才者,多为小人之所忌嫉,或中之以黯暗,或指之为党与,或诬之
以大恶,或擿之以细故。而以道事君者,不可则止,难于自进,耻于自明,虽负重
谤、遭深谴,安于义命,不复自辨。苟非至明之主,深察人之情伪,安能辨其非辜
哉?陛下临御以来,用人多矣,世之所许以为端人正士者,往往闲废于无用之地;
而陛下寤寐侧席,有乏材之叹,盍少留意而致察焉!
    何谓变革士风?夫用兵之与士风,似不相及,而实相为表里。士风厚则议正而
是非明,朝廷赏罚当功罪而人心服,考之本朝嘉祐、治平以前可知已。数十年来,
奔竞日进,论议徇私,邪说利口,足以惑人主之听。元祐大臣,持正论如司马光之
流,皆社稷之臣也,而群枉嫉之,指为奸党,颠倒是非,政事大坏,驯致靖康之变,
非偶然也。窃观近年士风尤薄,随时好恶,以取世资,潝訿成风,岂朝廷之福哉?
大抵朝廷设耳目及献纳论思之官,固许之以风闻,至于大故,必须核实而后言。使
其无实,则诬人之罪,服谗搜慝,得以中害善良,皆非所以修政也。
    何谓爱惜日力?夫创业、中兴,如建大厦,堂室奥序,其规模可一日而成,鸠
工聚材,则积累非一日所致。陛下临御,九年于兹,境土未复,僭逆未诛,仇敌未
报,尚稽中兴之业者,诚以始不为之规模,而后不为之积累故也。边事粗定之时,
朝廷所推行者,不过簿书期会不切之细务,至于攻讨防守之策,国之大计,皆未尝
留意。夫天下无不可为之事,亦无不可为之时。惟失其时,则事之小者日益大,事
之易者日益难矣。
    何谓务尽人事?夫天人之道,其实一致,人之所为,即天之所为也。人事尽于
前,则天理应于后,此自然之符也。故创业、中兴之主,尽其在我而已,其成功归
之于天。今未尝尽人事,敌至而先自退屈,而欲责功于天,其可乎?臣愿陛下诏二
三大臣,协心同力,尽人事以听天命,则恢复土宇,剪屠鲸鲵,迎还两宫,必有日
矣。
    何谓寅畏天威?夫天之于王者,犹父母之于子,爱之至,则所以为之戒者亦至。
故人主之于天戒,必恐惧修省,以致其寅畏之诚。比年以来,荧惑失次,太白昼见,
地震水溢,或久阴不雨,或久雨不霁,或当暑而寒,乃正月之朔,日有食之。此皆
天意眷佑陛下,丁宁反覆,以致告戒。惟陛下推至诚之意,正厥事以应之,则变灾
而为祥矣。
    凡此六者,皆中兴之业所关,而陛下所当先务者。
    今朝廷人才不乏,将士足用,财用有余,足为中兴之资。陛下春秋鼎盛,欲大
有为,何施不可?要在改前日之辙,断而行之耳。昔唐太宗谓魏征为敢言,征谢曰:
“陛下导臣使言,不然,其敢批逆鳞哉。”今臣无魏征之敢言,然展尽底蕴,亦思
虑之极也。惟陛下赦其愚直,而取其拳拳之忠。
    疏奏,上为赐诏褒谕。除江西安抚制置大使兼知洪州。有旨,赴行在奏事毕之
官。六年,纲至,引对内殿。朝廷方锐意大举,纲陛辞,言今日用兵之失者四,措
置未尽善者五,宜预备者三,当善后者二。
    时宋师与金人、伪齐相持于淮、泗者半年,纲奏:“两兵相持,非出奇不足以
取胜。愿速遣骁将,自淮南约岳飞为掎角,夹击之,大功可成。”已而宋师屡捷,
刘光世、张俊、杨沂中大破伪齐兵于淮、肥之上。
    车驾进发幸建康。纲奏乞益饬战守之具,修筑沿淮城垒,且言:“愿陛下勿以
去冬骤胜而自怠,勿以目前粗定而自安,凡可以致中兴之治者无不为,凡可以害中
兴之业者无不去。要以修政事,信赏罚,明是非,别邪正,招徕人材,鼓作士气,
爱惜民力,顺导众心为先。数者既备,则将帅辑睦,士卒乐战,用兵其有不胜者哉?
    淮西郦琼以全军叛归刘豫,纲指陈朝廷有措置失当者、深可痛惜者及当监前失
以图方来者凡十有五事,奏之。张浚引咎去相位,言者引汉武诛王恢为比。纲奏曰:
“臣窃见张浚罢相,言者引武帝诛王恢事以为比。臣恐智谋之士卷舌而不谈兵,忠
义之士扼腕而无所发愤,将士解体而不用命,州郡望风而无坚城,陛下将谁与立国
哉?张浚措置失当,诚为有罪,然其区区徇国之心,有可矜者。愿少宽假,以责来
效。
    时车驾将幸平江,纲以为平江去建康不远,徒有退避之名,不宜轻动。复具奏
曰:
    臣闻自昔用兵以成大业者,必先固人心,作士气,据地利而不肯先退,尽人事
而不肯先屈。是以楚、汉相距于荥阳、成皋间,高祖虽屡败,不退尺寸之地;既割
鸿沟,羽引而东,遂有垓下之亡。曹操、袁绍战于官渡,操虽兵弱粮乏,荀彧止其
退避;既焚绍辎重,绍引而归,遂丧河北。由是观之,今日之事,岂可因一叛将之
故,望风怯敌,遽自退屈?果出此谋,六飞回驭之后,人情动摇,莫有固志,士气
销缩,莫有斗心。我退彼进,使敌马南渡,得一邑则守一邑,得一州则守一州,得
一路则守一路;乱臣贼子,黠吏奸氓,从而附之,虎踞鸱张,虽欲如前日返驾还辕,
复立朝廷于荆棘瓦砾之中,不可得也。
    借使敌骑冲突,不得已而权宜避之,犹为有说。今疆埸未有警急之报,兵将初
无不利之失,朝廷正可惩往事,修军政,审号令,明赏刑,益务固守。而遽为此扰
扰,弃前功,挑后患,以自趋于祸败,岂不重可惜哉!八年,王伦使北还,纲闻之,
上疏曰:
    臣窃见朝廷遣王伦使金国,奉迎梓宫。今伦之归,与金使偕来,乃以“诏谕江
”为名,不著国号而曰“江南”,不云“通问”而曰“诏谕”,此何礼也?臣请
试为陛下言之。金人毁宗社,逼二圣,而陛下应天顺人,光复旧业。自我视彼,则
仇雠也;自彼视我,则腹心之疾也,岂复有可和之理?然而朝廷遣使通问,冠盖相
望于道,卑辞厚币,无所爱惜者,以二圣在其域中,为亲屈己,不得已而然,犹有
说也。至去年春,两宫凶问既至,遣使以迎梓宫,亟往遄返,初不得其要领。今伦
使事,初以奉迎梓宫为指,而金使之来,乃以诏谕江南为名。循名责实,已自乖戾,
则其所以罔朝廷而生后患者,不待诘而可知。
    臣在远方,虽不足以知其曲折,然以愚意料之,金以此名遣使,其邀求大略有
五:必降诏书,欲陛下屈体降礼以听受,一也。必有赦文,欲朝廷宣布,班示郡县,
二也。必立约束,欲陛下奉藩称臣,禀其号令,三也。必求岁赂,广其数目,使我
坐困,四也。必求割地,以江为界,淮南、荆襄、四川,尽欲得之,五也。此五者,
朝廷从其一,则大事去矣。
    金人变诈不测,贪婪无厌,纵使听其诏令,奉藩称臣,其志犹未已也。必继有
号令,或使亲迎梓宫,或使单车入觐,或使移易将相,或改革政事,或竭取租赋,
或朘削土宇。从之则无有纪极,一不从则前功尽废,反为兵端。以为权时之宜,听
其邀求,可以无后悔者,非愚则诬也。使国家之势单弱,果不足以自振,不得已而
为此,固犹不可,况土宇之广犹半天下,臣民之心戴宋不忘,与有识者谋之,尚足
以有为,岂可忘祖宗之大业,生灵之属望,弗虑弗图,遽自屈服,冀延旦暮之命哉?
    臣愿陛下特留圣意,且勿轻许,深诏群臣,讲明利害、可以久长之策,择其善
而从之。
    疏奏,虽与众论不合,不上以为忤,曰:“大臣当如此矣。”
    九年,除知潭州、荆湖南路安抚大使,纲具奏力辞,曰:“臣迂疏无周身之术,
动致烦言。今者罢自江西,为日未久,又蒙湔祓,畀以帅权。昔汉文帝闻季布贤,
召之,既而罢归,布曰:‘陛下以一人之誉召臣,一人之毁去臣,臣恐天下有以窥
陛下之浅深。’顾臣区区进退,何足少多。然数年之间,亟奋亟踬,上累陛下知人
任使之明,实有系于国体。”诏以纲累奏,不欲重违,遂允其请。次年薨,年五十
八。讣闻,上为轸悼,遣使赙赠,抚问其家,给丧葬之费。赠少师,官其亲族十人。
    纲负天下之望,以一身用舍为社稷生民安危。虽身或不用,用有不久,而其忠
诚义气,凛然动乎远迩。每宋使至燕山,必问李纲、赵鼎安否,其为远人所畏服如
此。纲有著《易传》内篇十卷、外篇十二卷,《论语详说》十卷,文章、歌诗、奏
议百余卷,又有《靖康传信录》、《奉迎录》、《建炎时政记》、《建炎进退志》、
《建炎制诏表札集》、《宣抚荆广记》、《制置江右录》。
    论曰:以李纲之贤,使得毕力殚虑于靖康、建炎间,莫或挠之,二帝何至于北
行,而宋岂至为南渡之偏安哉?夫用君子则安,用小人则危,不易之理也。人情莫
不喜安而恶危。然纲居相位仅七十日,其谋数不见用,独于黄潜善、汪伯彦、秦桧
之言,信而任之,恒若不及,何高宗之见,与人殊哉?纲虽屡斥,忠诚不少贬,不
以用舍为语默,若赤子之慕其母,怒呵犹噭々焉挽其裳裾而从之。呜呼,中兴功业
之不振,君子固归之天,若纲之心,其可谓非诸葛孔明之用心欤?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