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库藏| |国学学院| |国学老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广陵潮  

 
  第一回避灾荒村奴择主演迷信少妇求儿
第二回宦途水淡公子下场异想天开女儿剖腹
第三回鹤唳风声避兵亡爱妾疑神见鬼赏月病高年
第四回失儿得儿酿成惨剧死女生女演出新闻
第五回误参芩庸医蝎毒歌莒恶妇蛇心
第六回痴公子肠断达生编新嫁娘祸胎马桶盖
第七回白虎当头县官笞秃婿红鸾错配娇女嫁书呆
第八回睡柴堆鸳鸯惊赤焰编花榜狐兔聚青年
第九回师道失尊严雷先生痛哭尼庵藏污垢贺公子春嬉
第十回嫠妇宵行蓬门窥暖昧玉人命促酒座话酸辛
第十一回栋折榱崩贫儿发迹女婚男读孀母关心
第十二回是前生孽障泪断莲钩悔昔日风流魂飞棘院
第十三回礼成释菜童子谒蒙师会启盂兰佳人惊恶鬼
第十四回里巷相惊老妇侈谈天主教书斋苦寂先生羞听女儿经
第十五回吊荒坟风前增怅惘堕粪窖月下捉迷藏
第十六回老梅克除夕渡慈航恶顾三中秋劫喜轿
第十七回劣弟恃蛮奸嫂嫂顽儿装势做哥哥
第十八回锦袜留痕居丧权折齿絮袍肇祸遇事便生波
第十九回赌局翻新快谈麻雀仙机入妙误掷番蚨
第二十回强盗分金对句倡言革命党儿童躲学书包偷掷土神祠
第二十一回母惩爱子小妹谑娇音鬼责贪夫贤姬成大礼
第二十二回侮乡愚小嬉仙女镇应科试大闹海陵城
第二十三回赌嘴功竹叶杯倾玫瑰酒试怀挟桃花纸嵌茯苓糕
第二十四回家庭压制泼妇扇雌威淫窟深沉娈童传妄语
第二十五回信风闻恶姑施毒手误日者淑女阻嘉姻
第二十六回误姻缘伤心成幻梦假道学雄辩到敦伦
第二十七回论新闻政体俨翻专制局编小说才人例堕奈何天
第二十八回结新欢瀛眷辞湘水惊异宠游踪卜润州
第二十九回酒绿灯红孀妇怨枫丹荻翠估人船
第三十回雌押衙隔江劫美丑司事拦路求人
第三十一回求荐举儿子赠余桃避喧嚣夫君歌折柳
第三十二回卜书贞替人吃醋林雨生拚命戒烟
第三十三回一往情深离筵争进酒百无聊赖欢宴独愁眠
第三十四回春生雪地幽室结同心义薄云天空门惊祝发
第三十五回重黄金啬夫槛凤疑白璧浪子杯蛇卜
第三十六回家庭戾气蓄志杀亲娘世界奇闻丧心告妻父
第三十七回风定江平登轮惊铳手霜寒夜永拥被话刀头
第三十八回胪言风听诟谇起家庭断发文身凄皇游岛国
第三十九回万树梅花新旧党一江榆荚去来船
第四十回意外缘惊魂沉水底心上事吉谶出山中
第四十一回使醋劲波涨莫愁湖遇酒疯途穷真武庙
第四十二回救危祸幸遇旧情人发狂言交欢新志士
第四十三回拜干娘巧施拍马老父快论精虫
第四十四回打电报孝子奔丧设乩坛奸徒作古
第四十五回乞捐资短尽英雄气吞巨款空生宵小心
第四十六回欺小姑红闺娇割臂充侠客黑夜惨飞头
第四十七回惩蚁媒官留疑案发蛟水民苦苛捐
第四十八回别恨满琴书挹秀轩中成旅客吟场森剑戟消闲录上感诗人
第四十九回拨雨撩云缠绵痴婢意含沙射影憔悴小妻心
第五十回负心郎空撰芙蓉诔薄命女虚赓荇菜诗
第五十一回学校春深莺莺燕燕佛堂夜永雨雨风风
第五十二回蛮舅爷无心槛凤痴妓女有意离鸾
第五十三回革命家汉皋小驻负心汉媒孽为奸
第五十四回捕厅暑劣弟诌谎言平山堂群雄开大会
第五十五回弄假成真毒人施毒手将机就计情种寓情痴
第五十六回江宁府书生脱祸武昌城民党成功
第五十七回黄天霸只手陷扬州孟海华一心攻浦口
第五十八回碧血凝愁孀妇归旅榇红旗报捷娘子集雄师
第五十九回大义灭亲娇娃忙北伐阴谋未已奸侣又南来
第六十回武昌城仓皇惊炮火黄歇浦呜咽听潮声好笑
第六十一回几颗蜜炙樱桃联欢卫队四枚茶叶鸡蛋谢罪议员
第六十二回深闺缱绻都督多情天理昭彰奸人授首
第六十三回逛马路托足娼寮驳轿夫伤心政局
第六十四回真多情无心逢彼美假殉难到处散丧条
第六十五回明伦堂腐儒大会净慧寺泼妇飞来
第六十六回起黑心莽秀才被辱盟白首死和尚招亲且祝
第六十七回筵前碎语阿姊话从头寺里游踪美人惊觌面
第六十八回洗尘酒芳筵生雅谑照乘珠密室动幽情
第六十九回席地幕天英雄出屠狗鸠形鹄面乞丐想从龙
第七十回纷纷劝进洪宪辟新元踽踽独行腐儒思旧梦
第七十一回分香卖履故督多情返剑还珠痴郎快意
第七十二回小团圆商量联宅眷真妖孽研究到文言
第七十三回故友重逢中分鸳耦纤儿无赖妄肆音
第七十四回触娇芳筵工笑谑结新好情海起波澜
第七十五回大设冥筵谰言发噱重收孤子高谊可风
第七十六回吃虚惊祸生眉睫设妙策任用心机
第七十七回一夕话款款续良缘半江风匆匆送行色
第七十八回兴尽悲来商量作归计时衰运倒租赁到妻房
第七十九回雇挑夫朱成谦受窘见爱媳柳克堂装憨
第八十回鱼肉善良奸蠹枉法呻吟床榻寡鹄工愁
第八十一回诉芳衷璇闺伤往事谈果报酒馆说新闻
第八十二回详灵签双方工索隐论医理一味乱吹牛
第八十三回逞谈锋当场演说辞职务暗地输金
第八十四回还夙愿酬神旗杆巷得急电复辟北京城
第八十五回遗老拜牌演成趣剧腐儒说梦志在科名
第八十六回报师恩门生忙后事助丧费壮士念前情
第八十七回养娇娃老人托梦兆排劣货学子散传单
第八十八回大示威国民开会小受罚绅士说情
第八十九回诗社联欢园林雅集天空照相机械神仙
第九十回轧姘头老年染梅毒禁学院暗地起风潮
第九十一回念前情璇闺生鼠雀绵后泽深夜续鸾凰
第九十二回黑吃黑乔家运欺人冤报冤田福恩丧父
第九十三回加车租苦力闹风潮停工厂贫民绝生计
第九十四回捐秋扇闺房惊恶梦度春风旅馆殉佳期
第九十五回悬弧设三府徵祥进爵添筹一堂集庆
第九十六回巧结合新郎被骗辨是非败子回头
第九十七回柳克堂因财受祸明似珠失计潜踪
第九十八回严取缔庸医侥幸办清乡劣董倒霉
第九十九回贤淑仪历劫归太虚呆云麟忏情入幻境
第一百回秦太君考终团圆宴华登云归结
 
 
第五十七回黄天霸只手陷扬州孟海华一心攻浦口
发布时间:2007/1/10   被阅览数:2496 次
(文字 〖 〗)
 
“齐老总,齐老总你只有抽鸦片烟的本领,假如把你放在那个湖北省城里你有本事同他们那些革命党打一个仗儿,我就佩服你呀!哼,我怕你舞烟枪还舞得动,若是舞那个五子钢的洋枪,定然把枪夹在屁眼沟里飞跑,你看我的话可讲得是不是?”。……”呸,喜姑娘,你不要向门缝里看人,将人看得扁了。我姓齐的,有我姓齐的主意。你替我安稳些,将那话儿夹紧了睡觉,好多着呢。不出三天,我叫你认得我。黄天霸这时候也快来了,我们好好的还弄他一场牌九,呔,再替我挑他一个五分头,长一长劲儿。……”小喜子又笑道:“左一个五分头,右一个五分头,你的帐上也不少了,你那每月三两四钱老铜角子,又要养婆娘,又要抽鸦片,我很替你耽心呢!”说着旁边那些烟铺上的人,大家都笑起来说:“喜姑娘,你不要替我们老总耽心,目今世界上是杀起来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们老总头上顶子,你还愁他不红。只不知几时杀到我们扬州,杀起来,我们就有快活日子过了。运库里那些白花花的银子。……”刚说到这一句,陡见那芦席破帘一掀,打外面直跳进一个人来,大声吆喝道:“运库里白花花的银子,又怎么样?你们敢是想造反了?”这一句话,将众人吃了一吓。大家凝神看去,座中齐老总早跳起来笑喊道:“我的好兄弟,你怎么到此刻才来,你敢是又在裘大娘那里撞醉了?看你这耳根子都是通红的,简直像是十月小阳春的雄狗卵子。”那人跑得气急败坏的,也笑答道:“呸,你做梦呢,这时候还可以吃酒,你通不晓得昨天上海,杀得个鸡犬不留,今天镇江杀得个不留鸡犬。我打听得千真万确,包管不到今天夜里三更天,我们扬州要不轰成一个尸山血海,我就不算是黄天霸。……”
网狗子话还不曾说得完结,那个小喜子早号大哭起来,跑入她左首一间破房里,收拾她的箱笼物件,慌忙将一个夜里撒尿的小马桶把来放在锅里,用锅盖紧紧盖完密了。别人这时候也就没有心绪来笑她,大家都面面相觑。还是齐老总有点主意,冲着网狗子问道:“你这个冒失鬼,打那里听见这些谣言?我们大营里到没有你的消息灵通。我吃过午饭出营,也没有听见这些嚼蛆的话。”
网狗子急道:“我哄骗你呢,哄骗你的银子,运司里的大人,同本府大人,不通是旗人,早间躲在商会里谈心,被商会里那个周董事弄了几句鬼话,将他们一吓,吓得溜之乎也,据说那个姓周的,就跑到运司里,做了运司大人了。齐老总你若是不相信,你只须将这根牢烟枪放下来,跑向大街上去瞧一瞧。那些二十五区的红灯笼,密麻也似的排得水泄不通,大家都说去欢迎革命党,我就猜不出,难道那些革命党是不杀人的?百姓们不去躲避他,还点着红灯笼迎上去。如今世界上的事,真是愈闹愈闹出笑话儿来了。”齐老总听到此处,不觉沉吟了一会不去理会他的话,转让着网狗子到小喜子一间房里去坐。网狗子笑道:“我不坐了,我要去瞧热闹呢。”齐老总一定不依,两个人便一齐走入房里来,毕竟那些吃鸦片人胆小,听见网狗子适才一番话,早都跑回家去准备逃难去了,只剩下几个孤身汉子,没有家小的,还在那烟铺上躺着。此处齐老总陪着满脸笑容,向网狗子说道:“黄大哥,你想发财不想?”
网狗子兀的笑得跳起来说:“齐老总,你敢莫是疯了。一个人不想发财,除非是没有长着卵子。我说这句话,你齐老总还要疑惑,以为发财不发财,与这卵子有甚么相干。咳,齐老总,我告诉你,你就明白了,我黄天霸如今也活在世上十九岁了,算我懵懂,难道连个娶堂客也懵懂得毫无知觉。不瞒你齐老总说,自幼便在我那个云主人家里当小厮,我家那个少爷是个最标致不过的一个男子,我那少爷有个姨妹妹,长得更俊,我平时将他们两个人的神情,看在眼睛里,我不知道我那小心窝儿里,何以便有些痒痒的。有一天他们两个人躲在一间书房里,少爷就拉着那个小姐的手,使劲望怀里扯。小姐两瓣金莲,说谎只得三寸半,被少爷一扯,你想那时候她如何违拗得过,险些睡到少爷怀里去,便倏的向少爷膝上坐了,好哥哥,我的魂都给他们看跑掉了。这还没有甚么味道儿。我家还有一个大小姐,嫁的就是老总认识的那个杂种小田。小田更促狭,更刻毒,他遇着我,便将他同我们那个大小姐睡觉干的把戏,一句一句当着三字经背给我听。老总,你想我可打熬得住,却好我们廿四桥东首,有一个小姑娘,她家也是姓黄,她的年纪比我还小三岁,长得一个小苗条身儿,两个眼珠子漆一般黑。我就央着我家死鬼老子,同他商议,要这小姑娘来做媳妇儿。她家老子娘到也肯答应了,只是同媒人讲,要我放聘,须得打一副金耳环儿。不怕齐老总笑,像我们这份种田的人家,那里会弄到金子,便不曾答应,她老子娘就变了脸了,说是黄门黄氏做不得夫妻。咳,老总老总,有了金子,黄门黄氏也不计较了。没有金子,又是甚么黄门黄氏了。我想一个扬州城里,有金子的也就不少。你想白白的同他索几两给我黄天霸娶亲,他死也不肯松手。哼哼,且把来放着,有朝一日。……”
网狗子正待望下说,齐老总又笑道:“可又来!你如果真想发财,你总依我。”网狗子跳起身子,拍着胸脯子喊道:“依你依你。”齐老总笑道:“这不是喊的事,你悄没声儿些。你想发财,你只须依我去做革命党。”网狗子将舌头伸了伸,笑道:“齐老总你不用同我开心罢,这革命党岂是凡人做的。像我们那个富大少爷,才配做革命党。若是我也能做起革命党来,这又不是一件希罕事了。老总我不。……”
齐老总此时伸头向房外张得一张,见屋里已没有多人,小喜子慌慌张张的只管在那里掳掇什物,重又附到网狗子耳边说道:“好兄弟,世界上有几个人是真革命党,少不得都是大家闹顽笑儿。昨天我在营里便得了一个消息,扬州这地方,真革命党断没有工夫到这里来,那一班乡绅们,只顾逼走了监运使增大人,他们也没有甚么主见。不过大家想捞摸几文儿,这叫做趁火打劫。我们营里到有二三百个弟兄们,久已齐心,想在这地方发一注横财,只是没有个头脑,难得你黄天霸的大名,这是我们弟兄们佩服不过的。事不宜迟,便在今晚,累你的大驾,冒充一个革命党,有的是白绸子,你多在身上缠几道儿,我们弟兄们跟着你,一个吆喝,冲进了城,大家轻轻的抄入运使衙门里,打开库房,那些白花花银子,好兄弟,你有力量只管扛着抬着跑罢。莫说金儿环儿,便是金镯、金索、金锁、金人,一古拢儿都是你的。黄门黄氏,绿门绿氏,听你主意,多少是好。事不宜迟,我先走一步,在我们营门外边等你。……”齐老总说完了就迈步飞跑。网狗子一把揪着他说道:“这个怕不好。若是遇见定字营卫队,一把将我捞住,怕这吃饭家伙,还保不定仍然安在颈项上。”齐老总笑骂道:“没活见鬼罢,我们就是定字营的卫队,那里还有定字营卫队,你银子还没到手,敢就欢喜疯了?”网狗子这才明白过来,不由的笑得拢不起嘴。
且说扬州这地方,虽然僻处江北,斗大一城,然而毕竟当着南北要冲,是个战事上必争之点。自从武昌发难,不到一月光景,风声鹤唳,日必数惊。有些无意识的居民,早已纷纷迁避,镇日价满街上都是些车声隆隆,搬置什物,居民看见这种形状,格外惊惧。问他们甚么地方可以避兵,便是迁移的人,也没有定见,互相模仿,互相传说。那扬州城里,也就鸡犬不宁,人难安枕。当时便有一种好事的人,因为预防上匪起见,知道这时候地方官没有甚么权力,大家就趁这个当儿,分阖城地方为二十五区,每区若干家,每家若干人,是凡有男子的,日里照常营业,夜间不许睡觉,手里各执一个红灯笼,大街小巷,排列得如同白昼。当这几天,知道上海、镇江均已光复,少不得便影响到了扬州。
这一天刚是九月十七日,天色尚未曛黑,便有人传说镇江的革命党,已派有人来光复扬州。一犬吠影,百犬吠声。那些二十五区的区长,便号召了各区人丁,排列在市口,恭候革命党大驾降临,那灯笼越发点得齐整。看看天色已黑下来,也没看见一个革命党的影子,那街市上人声嘈杂,便很不安静。一会子有人故意喊着来了来了,大家都伸头而望。等了一会,依然是没有影响。等到晚饭时辰,各人都有些困倦起来,有的悄悄吹灭了灯笼,溜回家去吃饭。有的便派了好些人,向各城门口去打探消息。正自无聊,猛从大路上有几个人飞也似的跑得来,手里的几盏灯笼,你碰我,我碰你,碰得滴溜溜转,嘴里大声嚷着:“欢迎吓欢迎吓,革命军打南门城外进了城了。”这句话不打紧,将那些区里的人员,弄得又惊又喜,还怕着话不确,大家围拢着这几个人,问个明白。这几个人喘着说道:“说谎就是你养的。我们亲眼看见那些军队,每人袖子上面裹着一个白布条儿,有一个首领身上缠的都是白绸子,滔滔的直向城里来了。”众人这才相信,顿时满城都传遍了,果然有一队步兵,肩上荷着洋枪,号衣上也辨不清楚是甚么字样,但是那个白布条儿缠得却十分整齐。
当先有一位好汉,身材短小,雄纠纠的口里大喊着:“我乃革命党大都督是也,今天独自得了这一座扬州城,便死了也值得。”接着便是那些军队喊了一声好呀。那二十五区的人员,也就接着喊了一声好呀。于是那好汉说一句,其余的人便喊一句好。沿路上人山人海,挤得水泄不通,一直将那些军队送入运使衙门里,大家直等到看不见他们影子,然后才陆续分散。便在这一霎时间,无论铺户以及居民,不约而同的将门头上一律都挂了白布,便是没有钱买白布,也拿着三个铜钱买一张白纸,贴在门头上,算是革命党成功,完全将一座扬州城,倏的光复了。这一夜里居民都不敢安寝,便有好些人互相议论,称赞适才那个革命党果然生得一表不俗,若不是具有一种绝大本领,也断不能做出这一番惊天动地的事出来。
闲言休絮。且说本城那个商会里,灯火点得如同白昼,会场上那些长椅子一排排的人都坐满了,其中的人品,却也不止是商界上的,大家固然因为维持全城秩序而来,也有一大半藉此来打探今晚消息的。忙得那个商会总董周国宁汗雨交流,连夜约齐了本城的重要绅士以及文武各员,那文官之中,除得运使增韫、知府嵩峋是旗人,早已逃避出城,至于知县毕大老爷毕升连轿子也不敢坐,悄悄的带了两名仆役,也挤在人丛里察看风色。周国宁四面望了望,喊了声我们毕老公祖呢。毕升听见这一句,忙将半个身子从人丛里挤出来说:“兄弟在这里呢。兄弟不是旗人,想诸位同胞是知道的,定然容兄弟在贵地方办事,兄弟愿效犬马之劳。但是一层,适才都督大人已进了运使衙门了,论理兄弟还该跑去伺候,只是不曾同诸位先生斟酌,兄弟还不敢擅自定夺。”
此时周国宁十分踌躇,不及答应。猛然人丛里又立起一人,用手着那几绺黑须,侃然发议道:“周国翁,如今我们这扬州是眼见光复了。适才毕老公祖这一番话,兄弟是万万不敢赞同。毕老公祖虽然不是旗人,然而你看那一处地方,不是一经光复,第一便要提倡绅权。大家既不承认大清国皇帝,如何还能承认大清国皇帝委任的官僚。今日本城既然有了都督,就该有民政府,民政府的长官,只须大家公眩至于毕老公祖这江都县的县治,就该从今日消灭了,如何还能容他滥竽充数呢。……”这句话未完,只听得那场中拍掌的声音如雷而起,吓得个毕升缩头不迭。好容易等拍掌声静了,他又赶着那个发言的绅士说道:“石大人,石大人,你通记不得在敝衙里吃火腿便饭的情谊了,今日未免逼人太甚。”
石茂椿板着一副面孔,答道:“老公祖慎言些,兄弟公事公办。前日酒食,私恩也。今日议论,公义也。都督的耳目,近在咫尺,老公祖说话还须斟酌。……”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险些要口角起来。这时座中恼了一个人,他是两淮缉私统领王有宏的副官,大声喊着说道:“这时候不是诸位争权的时候,第一须要调查今日来的兵队,究竟是从何处调遣而至?这都督究竟姓甚名谁?一宵易过,明天怎样出示安民?至于地方上的政事,也必大家选出一个望高德重的人物出来料理。兄弟职权,虽是缉私,然而这维持治安,严防奸宄,也不得辞其责。”
周国宁在上面将头点了几点,说:“张统领这话极是,兄弟佩服得很。目前第一要紧,是须遣一个干员向运使衙门里,伺候都督,准备明天维持阖城的秩序。这是座中诸君,谁还肯先去都督那里接洽一接洽呢?”这时候便有一个人侃然说道:“兄弟愿往。”大家再仔细将那人一望,原来不是别人,正是那三阎王刘祖翼。刘祖翼自从玉娇死后,他借着追捕凶手为名,很在江都县毕大老爷那里,诈得好些钱财。毕升因为前程要紧,少不得忍气吞声,暗里同刘祖翼婉商,请他不用上控。刘祖翼因为死者不可复生,却好看银子分上,也便将就搁过了。自此以后,他是个谙达世故的通人,与何其甫不同,他近来见朝廷改革新政,甚么立党呀,集会呀,是一概不禁的,他老早已联合他们一班朋友开了一个共和急进会,他便是个会首。会是虽然成立了,只是没有甚么款项,可以支用,难得今日扬州已经独立,这个共和急进的名目,却好又合时宜,自然要想在这个当儿出出风头。却好当时听见周国宁要派人同光复扬州的大都督去接洽,他焉有个不表同情的道理。
周国宁平时虽然也知道刘祖翼的为人,却是仓猝时间,人材难得,少不得重重托了刘祖翼几句。刘祖翼好不得意,一蹿身跳出来,他的那些会里会员,早一窝蜂的随着他,好像刘祖翼已经做了都督的开国元勋,他们便也是攀麟附凤的贵胄,顿时就有好些人跑到辕门桥绸缎铺里,连抢带夺,弄了些白绸子,大家浑身装束起来,向满街上东磕西撞。且说这时候商会里吵得一窝蜂,也没吵出一点头绪。其时已四更时分,大家重又跑出来打听打听都督的举动。不料随走出商会的大门,只见满街上铁索郎当,有许多铁匠,在人家店铺旁边替一大群的囚犯斩腿上的脚镣,解臂上的手铐。原来这就是都督的第一件政策,将两县监狱里的犯人解散。那些犯人一经出了狱,好不得意,就随便在各家店铺里掳抢什物,兀自兴高采烈。
大众居民,吃这一吓,已是不小,耳边早又听得军笳隐隐的,不知在何处出发。一霎时那些革命军人,早已散了队,四散奔窜。最奇不过的,各人怀里揣的是元宝,肩上扛的也是元宝。原来那个运使衙门库里,所有的库款,早已经适才进城的革命军人纷纷散得干净,贪心不足大家又奔向那一座大清银行里去搜罗银币,好笑到了这时候,阖城的老百姓才恍然大悟,适才进城的不是甚么爱国志士,依然是一班杀人不眨眼的强盗。还亏那运库里的元宝,把强盗的心弄软了。不然这些居民早就罹了浩劫,也未可知。
看看天色黎明,东方已露出这鱼白颜色。城里一班有些名望的绅商学界,重又翻身闹入商会里来。大家又不敢说甚么,只在那里交头接耳,暗暗猜测昨夜的事。一霎时刘祖翼同他几个共和急进会里会员,匆匆的也跑入来,便有许多人向他询问,究竟同都督怎样接洽。刘祖翼大声说道:“了不得,了不得,我们这座扬州城,正站在西瓜皮上哩。滑一滑便是个粉碎,你们可知道这都督是个甚么人物儿?我们一进了运司衙门走了好几重大堂二堂,只是黑的,不见些人影。好容易寻入第八重上房里面,才看见那个都督,同几个心腹,悄悄的坐在一间小房里面,前放着一支半明不灭的洋蜡烛,见我们走入来,那都督好像倒要逃走一般。我忙着拦上去鞠了鞠躬,那都督仿佛像是还了我一个鞠躬大礼,只是不十分在行。他把两只手远远的放在脊背以后,同我略弯一弯腰,我便开口问道:都督大人,适才那些军队向那里去了?只见都督愁眉泪眼的向我说道:他们大家将元宝抢得跑了,尽把我冷搁在这里,我也不知道他们还回来不回来。我当时听见都督口里发出如许奇谈,我便知道这事不妙。我又说道:都督,如今既然光复了扬州,第一安民要紧。明天第一件吃紧的事,须得都督亲自出一张示谕,好让阖城居民各安生业,免致惊惶。都督答道:阿呀,这示谕怎生个写法呢?好先生,你就胡乱替我写了罢。我道:写这示谕呢,原也不难,只是总要请教都督,究竟预备甚么宗旨。那都督听我这句话,越发迟疑起来了,沉吟了好半晌,望着我说道:如今已是中秋节后了,又不是端阳,这粽子尽可不必预备。还是叫那这百姓们就拿些月饼给我都督吃罢。我初听见都督这话,还不知他说的是些甚么梦呓,入后悟会过来,才晓得都督大人将我问的那宗旨两个字,当做粽子解了,我兀自忍不住好笑。我这几个随员,也就一齐笑了。”
刘祖翼说到此处,引得商会上的众人,各各惊骇,又可笑又可怕,真是描写不出他们那时形态,只急得那个商会总懂周国宁双脚齐顿说道:“这便如何是好?这便如何是好?咳诸位今日难得都在此处,想我们目前这件事真是万分危险,诸位想想看,虽说武昌起义,各省闻风响应的原是不少,但是我们这江苏省里仅仅乎镇江、上海,大家在那里热闹,要晓得那一座南京城,还铁桶似的密不通风,我们这运司大人以及嵩太守,他们胆子太小,禁不得吓,一吓就都跑了,如今又引出这么一件岔事,好不好,他们跷起腿来飞跑大吉。万一大清国重新中兴起来,那时候只须省里来一支问罪之师,别人都不打紧,我这商会董事,就是个反叛头儿,那才冤枉死了人呢。”
周国宁越说越恨,众人也就默默无言,只管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发怔。一霎时到是鸦雀不闻,不是先前嘈杂。周国宁又向众人拱了一拱手说:“兄弟暂且失陪,我们准于今天午后,还在此处决议,措置昨夜的事。”不料座中那个张统领又嚷起来说:“董事如何可以离得此处,我们大家譬如是一条蛇,董事便是个蛇头,蛇无头而不行,还是累董事在此,将此事议决完善,然后再走不迟。”
周国宁转冷冷的笑道:“张统领又来了,算是兄弟不该擅离职守,然而外面的事,也不是镇日价坐在这商会里,可以勾当得来的。兄弟又不是逃走,何劳统领如此张皇。”石茂椿同毕升此时也站起来说:“周国翁这话,也不为无见。大家也须出外走走,究竟探听那都督一个下落。刘先生说了大半天,也不曾说出那个都督姓甚么,叫甚么。”
刘祖翼也笑起来,拍着头脑子,拍了几下,说:“我也是被他气昏了,那时候讲到出示谕一层,我便请教都督的名讳,都督告诉我,他就叫做黄天霸。……”此时商会里一班人,到有一大半看过施公案小说的,久慕那黄天霸的大名是一条好汉。大家听见这都督的名字,更惶骇得了不得,顿时逃走得干净。周国宁也便趁这个当儿奔出商会的大门。张统领再也阻拦不得,也便奔回他的那座大营,便驻扎在东门城外五台山。原来张统领昨夜本是住在城里自家公馆里,今天到了营盘,才知道昨晚的革命军,并不是打从别处而来,就是他贵营里的营兵,分驻在南门静慧寺里的。张统领这一气非同小可,赶忙聚集了兵士,照着簿子上点名。谁知存在营里的,没有一小半,其馀早不知走向那里去了。张统领十分焦急,却又不敢过于发作,恐防激而生变,只好将存在营里的兵士,略略笼络了几句,午后骑了一匹马,带了两个侍兵,飞也似的又向商会而来。
走入城里,只见那些店铺一律关闭,避难的居民,越发多了。前几天还带些箱笼什物,到了这时候,都是单身奔走,扶老携幼,煞是可怜。刚刚走到城边,又见两扇城门,闭得紧紧的,不放人出入,又吓得哭回来。路上碰着那些游兵散勇,都是恶狠狠的,除得不曾拿刀砍人,然而居心里还不知道今夜怎生结果。又有人传说那个都督黄天霸,正在运司大堂上埋地雷,栽炸弹,准备有人同他打仗。你想这个风声传出来,那一城之中,顿时叽叽嘈嘈,不知逃避到甚么地方,才可以保得性命。张统领也不暇理会他们,只管向商会里跑。跑入里面,黑压压的坐满了一厅的人。只听见石茂椿在那里运动人,公举他做扬州民政长。刘祖翼一干人,在旁边拚命的赞成。只气得毕升垂头无语。石茂椿一眼看见张统领走来,大笑道:“好极好极。张大人,你可知道兄弟被大家同胞公举做了民政长了?兄弟才力,惭愧有限得很,无如地方上的事,也是义不容辞。但是军政这一层,目下那个都督,恐怕有些不尴不尬,在兄弟看,老实便是张大人做了军政分府罢。”
石茂椿话还未毕,顿时厅上竖起一排一排的手腕,内中还有喊着好的。张统领这时候眉飞色舞,忙答道:“既承诸位盛意,兄弟便也是个义不容辞。如今兄弟第一件,便去招抚昨夜劫库的军队。那个甚么黄天霸,兄弟便去同他会一会。好呢,这光复的功劳,我们也不忍埋没了他。若是当真不好,兄弟此去,便结果了他,算是替地方上除了一害。”
张统领正在这里侃侃发议,别的人也没有心绪去听他说话,早一窝蜂的大家承认起来,说:“石大人做了民政正长,我就是民政副长。”又有人抢着说道:“民政副长,既然有人承认了,秘书长这时候总还没有人,不如就让兄弟罢。”又有人说道:“先生是秘书长,我便将就些做个秘书罢。”你一句,我一句,偏生他们在这新官制上,十分详细。不到半个时辰,一个不曾成立的民政署,已是人才济济的,还搁着一大半人,没有安插。便又在旁边去组织党会,要求石茂椿开支经常费用。最奇的内中有个前清廪生,名字在下却记不清楚,不惜降着身分,情愿将民政署里的大厨司头儿这个优缺,包揽过去。他是用一个人弃我取的主意。后来果然在这上面,还掏摸得几千块洋钱,这是后话不表。且说众人正在这里兴高采烈,一个商会里,灯火点得如同白昼。张统领正待辞别众人,出去招抚军队,忽的大门外面,驰进一匹探马来禀报道:“钞关城外,有一支军队,在城外面叫城。从灯火光里,只是一面绣旗随风招,上面大书一个孟字,声势十分雄壮。守城的军官,不敢擅自专主,特的来禀知商会总懂,还是放他进来,还是堵截住在城外?”众人听这话,吃了一吓,说:“果不其然,今日午后,怎么不看见周董事到会里来,他早间不是分明讲的,准于午后在这里决议的么?”
石茂椿笑道:“周国宁么?他的性情我是知道的。太平时节,他理会得揖让雍容,一遇有事的时辰,也就胆小如鼠,缩头而遁。诸位还不猜测他的话中有话么?他防着清廷反天,省里头那个张老勋,同他不得开交,他如何还敢在这里同诸君商量造反呢。不像兄弟愚拙,越是当着艰难,越是要出头。为今之计,城外这支兵,且不管他是谁遣来的,不如放他过来,再行定夺。”
张统领道:“不可不可。这支兵民政长可知道他是好是歹?即使他是为保护扬州而来,然而这个现成的功劳,我们也不合让他讨这样的巧。此时且让兄弟带着兄弟们探听探听,老实给他个迅雷不及掩耳,无论如何兄弟断断不容他来占据我们扬州。”
众人听见张统领俨然要想同这来的军队厮并,大家都是惊弓之鸟,如何肯答应,一齐拦着说:“统领万万不可卤莽。统领面前军队,本自不多,万一这支兵,是民党派遣来,统领到先同他反对起来,这事如何讲得过去。就是昨夜来的都督,除得抢劫运库,丝毫不曾扰害着百姓。统领因为妒贤嫉能,反使扬州人民涂炭,揆度统领起义初心,不是大相违背么?”众人讲一句,石茂椿点一点头,冷不防走近张统领身旁,将双手一拦说:“统领大人,你且少安毋躁。无论统领的主意若何,统领总须将自己的兵力揣度揣度。”说到此忽的又向张统领附耳说道:“我们这定字营的老将兄弟们是久不临敌了。”又高声说道:“便是同城外来的那支军队决个雌雄,统领大人可能保得住一战而胜呢?”
石茂椿一面说,一面向自己面前跟的一个家人说:“你去告诉适才那个探马,就说我民政长吩咐的,快快开城,便请带兵的那位大人在此相会。”家人答应了自去不提。张统领也就无可如何,默默的坐在一旁,不似适才的威武。不到半个时辰,城外那支军队,整齐肃穆,密麻也似的布满街道,一直从钞关排列到左卫大街,刺刀明晃晃的,耀人耳目,顿时不许行人来往行走。马蹄得得,前后百十余名护兵簇拥着一位军官,年纪约莫有五十左右,面上黑巍巍的翘着拿破仑八字胡须,倏的走入商会里面。石茂椿忙迎得上前。那军官向石茂椿握了一握手笑道:“阿呀,原来是石大人,我们好久不见了。”
石茂椿再仔细将那军官一看,只吓得倒退了两步,重又勉强迎着笑道:“哦,我道是谁?这一来是好极了,不知孟大人几时投效民军的?如今来保护这扬州,这是扬州的极大的幸福了。”那个军官又笑道:“这时候且不暇同你畅谈。我孟海华在江湖上面混了有几十个年头,这是你知道的,如今还有这个天日。叵耐那些入娘贼,丢了印把子,都跑得精光了。不瞒你说,镇江都督林述庆,知道这扬州是个要紧地方,特的命我来措置措置。怎么昨天夜里,忽然跑出一个入娘贼,叫做甚么黄天霸的,说是将扬州光复了。我打听得甚么光复不光复,他们简直是来打劫运库的,这个如何使得。亏得诸位还不动声色,想是真个要将这入娘贼算做都督了。事不宜迟,我在今夜里第一先将那个入娘贼捉了,然后再来同诸位办别的事。”说着倏的便就走了。
石茂椿至此,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暗想道:这个怎么好,咳放着这民政长不去做罢,若是做了下去,同这孟都督是不容易交涉的。然而既经众人推举了我,未曾到任,先就辞职,也防着别人笑话,罢罢,未来事,黑如漆,硬着头向前去做,拚着一条命,料想也没有比死可怕的。不表石茂椿心里的盘算,且说扬州的百姓,昨夜已被那黄天霸吓得要死,如今又听见来了一位革命党,这革命党又是真的,准在今夜里去捉假革命党。不管他们真假,只是一经杀起来,那枪炮是没长着眼睛的,打到身上,便是个漏洞,一时间鬼哭神嚎,便连那些区里的红灯笼,也便烟消火灭,远不似先前的热闹。云麟一会儿跑上街,打探些不确的新闻。一会儿又跑向家里,唉声叹气。他丈人同他丈母,日夜计算避难的所在。秦氏也没有别的法儿,镇日价炉里焚着神香,只求佛菩萨保佑。黄大妈立在一旁拿话来劝她主母说:“主母不用烦心,倘若果然有些变故,我们是不愁的。我家那个廿四桥,一共不曾被过兵燹。黄大腿脚也还去得,便叫他们父子两个来接主母,同柳府老爷太太,以及我们少奶奶。网狗这孩子,粗笨是有些,至于护卫主母们,他是最热心不过。主母们安心住在我家草屋里,夜头早晚只须分付网狗子拿一根门撑儿,守着门户,是再没有土匪敢到那里去打扰的。”黄大妈正自说得高兴,大门外面兀的走进一个人来,猛向云麟吆喝道:“你们好生大胆,快点逃走罢。天大的祸事,扑到你们头上来。……”黄大妈插嘴道:“一个造反罢咧,又不是我们一家的祸事,一经到了我们姑少爷嘴里,便这般大惊小怪。”
田福恩睁圆两个大眼,望着黄大妈啐了一口道:“老黄妈妈,你不要做梦,你们可晓得昨夜在扬州闹事,带着人劫运库的是谁?就就是你老黄奶奶的大少爷网狗子。”云麟跳起身来笑道:“阿呀,他敢做出来,我不信他有这样本领,我真佩服他了不得。好笑我那个富玉鸾富大哥,惊天动地的闹了大半世革命,也不曾做出些儿事业来,倒反是我这网狗子,不动声色,便把这一座扬州城轻轻便被他割据了。咳,帝澜自有真大哥,你是不晓得的,当初汉高祖、明太祖这两代帝王,不是同网狗子差不多的出身,我相信这些事业,都要出在他们这一班下流社会人手里,像我们这些斯斯文文的酸秀才,是不中用的。”秦氏听见田福恩的话,早已吓得索索的抖。再看看黄大妈,已一交栽倒在地上。
田福恩见云麟那一番称许网狗子的话,几乎气破了肚子,到此转拍手大笑道:“好好好,皇帝还不曾登位,皇太后已是崩了驾了。我是不能奉陪,明天再会。”此处秦氏及云麟忙将黄大妈唤醒了,少不得安慰了几句。黄大妈只是将网狗子大骂。到了第二天,果然听见孟海华已在校场里,将黄天霸活活捉住,差了几名兵士,将他押往泰州城里去处决。又将那些劫库的兵士,捉了几十名,就地正法。城里的百姓略略安静,也就恢复了好些秩序。大家照常生业,一面又将张统领兵权,卸得干净,驱逐出境。
毕升见势头不好,连夜的奔逃,不知下落,后来一直等到考试县知事时辰,他才运动得一个保送免试验的资格,依旧做了民国的官员。孟海华见大局已经平定,自觉这扬州地方,不合有都督的名目。虽是此时可以任意自加封号,毕竟他是个有阅历的人,只建设了一个军政分府,自称军政总长。却好与石茂椿那民政长遥遥对峙,又派人向徐海一带添招军队,准备攻打南京。他的心事,还有一件最吃紧的,便是富玉鸾此时还拘禁在江宁府监里,虽然在先曾派军师康华在那里打探一切,叵耐那张勋决意与军民做对,料想这南京不容易唾手而得,只得先命跟前的书记官,写了一封详细的信,告诉他外边大局,以及马彪、宋兴、童老么、常老二、饶氏三雄人等大家均在扬州,占着重要位置,不日便当联络了粤桂各军来夺南京,请大哥在狱里少待,一遇事机凑手。军师康华他自然能里应外合,救大哥出险。我已整顿军队,旦夕便往浦口一带堵截张勋去路。至于大哥的家眷,我自派人保护,一切放心。
孟海华发信之后,果然派了十六名卫队驻扎在伍公馆门首,又特命自己的内眷,常时去安慰淑仪小姐。三姑娘及淑仪此时感着孟海华的恩义,转过得非常安乐。淑仪芳心里,只盼望南京早早光复,待他夫婿归来团圆聚首。又在孟海华夫人面前,竭力荐举了云麟。说云麟才具出众,请孟海华搜罗在军政府里,派他一件职务。孟海华也知道云麟曾同富玉鸾一齐入狱,也是一个志士,便欣然请云麟相见,后来见云麟是个文弱书生,于军事上毫无研究,便亲自送他到民政府石茂椿那里。石茂椿见是孟海华送过来的人,不敢怠慢,便请云麟做了秘书长。
云麟接事之后便被何其甫知道了,何其甫转将云麟唤到家里,悄悄的责备了他一顿,说:“云生你好大胆,你当真做了反叛了。你可知道他们潢池弄兵,断断不能成事。况且大清国他在北方,安如磐石。张将军又坐镇金陵,只消北兵一至,便是热汤泼雪,凡名隶叛党的,断然没有生命。你是从虎口里跳生出来,你今日又何苦甘心附逆,自寻天诛。我是爱你不过,才肯进此忠言,你若执迷不悟,哼哼,那就是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也了。”这一顿话,将云麟说得哑口无言,加之他母亲畏祸,也苦苦劝他不必干这件事,所以云麟虽然在民政府里挂了一个名儿,他一共也不曾进去做事。孟海华连日忙着亲征浦口,也没有工夫去查察他。这时候云麟的朋友,也有笑他胆子太小,失此绝好机会的。也有佩服他高见,扛着顺风旗儿,见机行事,是最妙不过的。欲知后事,且阅下文。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