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库藏| |国学学院| |国学老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经==>论语集注  

 
  论语序说
读论语孟子法
学而第一
为政第二
八佾第三
里仁第四
公冶长第五
雍也第六
述而第七
泰伯第八
子罕第九
乡党第十
先进第十一
颜渊第十二
子路第十三
宪问第十四
卫灵公第十五
季氏第十六
阳货第十七
微子第十八
子张第十九
尧曰第二十
 
 
卫灵公第十五
发布时间:2007/1/9   被阅览数:4014 次
(文字 〖 〗)
 

卫灵公第十五
  凡四十一章。

卫灵公问陈于孔子。孔子对曰:俎豆之事,则尝闻之矣;军旅之事,未之学也。明日遂行。陈,去声。陈,谓军师行伍之列。俎豆,礼器。尹氏曰:卫灵公,无道之君也,复有志于战伐之事,故答以未学而去之。在陈绝粮,从者病,莫能兴。从,去声。孔子去卫适陈。兴,起也子路愠见曰:君子亦有穷乎?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见,贤遍反。何氏曰:滥,溢也。言君子固有穷时,不若小人穷则放溢为非。程子曰:固穷者,固守其穷。亦通。愚谓圣人当行而行,无所顾虑。处困而亨,无所怨悔。于此可见,学者宜深味之。
  子曰:赐也,女以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女,音汝。识,音志。与,平声,下同。子贡之学,多而能识矣。夫子欲其知所本也,故问以发之。对曰:然,非与?方信而忽疑,盖其积学功至,而亦将有得也。曰:非也,予一以贯之。说见第四篇。然彼以行言,而此以知言也。谢氏曰:圣人之道大矣,人不能遍观而尽识,宜其以为多学而识之也。然圣人岂务博者哉?如天之于众形,匪物物刻而雕之也。故曰:予一以贯之。’‘德輶如毛,毛犹有伦。上天之载,无声无臭。至矣!尹氏曰:孔子之于曾子,不待其问而直告之以此,曾子复深谕之曰。若子贡则先发其疑而后告之,而子贡终亦不能如曾子之唯也。二子所学之浅深,于此可见。愚按:夫子之于子贡,屡有以发之,而他人不与焉。则颜曾以下诸子所学之浅深,又可见矣。
  子曰:由!知德者鲜矣。鲜,上声。由,呼子路之名而告之也。德,谓义理之得于己者。非己有之,不能知其意味之实也。自第一章至此,疑皆一时之言。此章盖为愠见发也。
  子曰:无为而治者,其舜也与?夫何为哉,恭己正南面而已矣。与,平声。夫,音扶。无为而治者,圣人德盛而民化,不待其有所作为也。独称舜者,绍尧之后,而又得人以任众职,故尤不见其有为之迹也。恭己者,圣人敬德之容。既无所为,则人之所见如此而已。
  子张问行。犹问达之意也。子曰: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行乎哉?行笃、行不之行,去声。貊,亡百反。子张意在得行于外,故夫子反于身而言之,犹答干禄问达之意也。笃,厚也。蛮,南蛮。貊,北狄。二千五百家为州。立,则见其参于前也;在舆,则见其倚于衡也。夫然后行。参,七南反。夫,音扶。其者,指忠信笃敬而言。参,读如毋往参焉之参,言与我相参也。衡,轭也。言其于忠信笃敬念念不忘,随其所在,常若有见,虽欲顷刻离之而不可得。然后一言一行,自然不离于忠信笃敬,而蛮貊可行也。子张书诸绅。绅,大带之垂者。书之,欲其不忘也。程子曰:学要鞭辟近里,着己而已。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言忠信,行笃敬;立则见其参于前,在舆则见其倚于衡;只此是学。质美者明得尽,查滓便浑化,却与天地同体。其次惟庄敬以持养之,及其至则一也。
  子曰:直哉史鱼!邦有道,如矢;邦无道,如矢。史,官名。鱼,卫大夫,名?。如矢,言直也。史鱼自以不能进贤退不肖,既死犹以尸谏,故夫子称其直。事见家语。君子哉蘧伯玉!邦有道,则仕;邦无道,则可卷而怀之。伯玉出处,合于圣人之道,故曰君子。卷,收也。怀,藏也。如于孙林父宁殖放弒之谋,不对而出,亦其事也。杨氏曰:史鱼之直,未尽君子之道。若蘧伯玉,然后可免于乱世。若史鱼之如矢,则虽欲卷而怀之,有不可得也。
  子曰: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知,去声。
  子曰: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志士,有志之士。仁人,则成德之人也。理当死而求生,则于其心有不安矣,是害其心之德也。当死而死,则心安而德全矣。程子曰:实理得之于心自别。实理者,实见得是,实见得非也。古人有捐躯陨命者,若不实见得,恶能如此?须是实见得生不重于义,生不安于死也。故有杀身以成仁者,只是成就一个是而已。
  子贡问为仁。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居是邦也,事其大夫之贤者,友其士之仁者。贤以事言,仁以德言。夫子尝谓子贡悦不若己者,故以是告之。欲其有所严惮切磋以成其德也。程子曰:子贡问为仁,非问仁也,故孔子告之以为仁之资而已。
  颜渊问为邦。颜子王佐之才,故问治天下之道。曰为邦者,谦辞。子曰:行夏之时,夏时,谓以斗柄初昏建寅之月为岁首也。天开于子,地辟于丑,人生于寅,故斗柄建此三辰之月,皆可以为岁首。而三代迭用之,夏以寅为人正,商以丑为地正,周以子为天正也。然时以作事,则岁月自当以人为纪。故孔子尝曰,吾得夏时焉而说者以为谓夏小正之属。盖取其时之正与其令之善,而于此又以告颜子也。乘殷之辂,辂,音路,亦作路。商辂,木辂也。辂者,大车之名。古者以木为车而已,至商而有辂之名,盖始异其制也。周人饰以金玉,则过侈而易败,不若商辂之朴素浑坚而等威已辨,为质而得其中也。服周之冕,周冕有五,祭服之冠也。冠上有覆,前后有旒。黄帝以来,盖已有之,而制度仪等,至周始备。然其为物小,而加于众体之上,故虽华而不为靡,虽费而不及奢。夫子取之,盖亦以为文而得其中也。乐则韶舞。取其尽善尽美。放郑声,远佞人。郑声淫,佞人殆。远,去声。放,谓禁绝之。郑声,郑国之音。佞人,卑谄辩给之人。殆,危也。程子曰:问政多矣,惟颜渊告之以此。盖三代之制,皆因时损益,及其久也,不能无弊。周衰,圣人不作,故孔子斟酌先王之礼,立万世常行之道,发此以为之兆尔。由是求之,则余皆可考也。张子曰:礼乐,治之法也。放郑声,远佞人,法外意也。一日不谨,则法坏矣。虞夏君臣更相饬戒,意盖如此。又曰法立而能守,则德可久,业可大。郑声佞人,能使人丧其所守,故放远之。尹氏曰:此所谓百王不易之大法。孔子之作春秋,盖此意也。孔颜虽不得行之于时,然其为治之法,可得而见矣。
  子曰: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苏氏曰:人之所履者,容足之外,皆为无用之地,而不可废也。故虑不在千里之外,则患在几席之下矣。
  子曰:已矣乎!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好,去声。已矣乎,叹其终不得而见也。
  子曰:臧文仲其窃位者与?知柳下惠之贤,而不与立也。者与之与,平声。窃位,言不称其位而有愧于心,如盗得而阴据之也。柳下惠,鲁大夫展获,字禽,食邑柳下,谥曰惠。与立,谓与之并立于朝。范氏曰:臧文仲为政于鲁,若不知贤,是不明也;知而不举,是蔽贤也。不明之罪小,蔽贤之罪大。故孔子以为不仁,又以为窃位。
  子曰:躬自厚而薄责于人,则远怨矣。远,去声。责己厚,故身益修;责人薄,故人易从。所以人不得而怨之。
  子曰:不曰如之何如之何者,吾末如之何也已矣。如之何如之何者,熟思而审处之辞也。不如是而妄行,虽圣人亦无如之何矣。
  子曰:群居终日,言不及义,好行小慧,难矣哉!好,去声。小慧,私智也。言不及义,则放辟邪侈之心滋。好行小慧,则行险侥幸之机熟。难矣哉者,言其无以入德,而将有患害也。
  子曰:君子义以为质,礼以行之,孙以出之,信以成之。君子哉!孙,去声。义者制事之本,故以为质干。而行之必有节文,出之必以退逊,成之必在诚实,乃君子之道也。程子曰:义以为质,如质干然。礼行此,孙出此,信成此。此四句只是一事,以义为本。又曰:“‘敬以直内,则义以方外。’‘义以为质,则礼以行之,孙以出之,信以成之。’”
  子曰:君子病无能焉,不病人之不己知也。
  子曰: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范氏曰:君子学以为己,不求人知。然没世而名不称焉,则无为善之实可知矣。
  子曰: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谢氏曰:君子无不反求诸己,小人反是。此君子小人所以分也。杨氏曰:君子虽不病人之不己知,然亦疾没世而名不称也。虽疾没世而名不称,然所以求者,亦反诸己而已。小人求诸人,故违道干誉,无所不至。三者文不相蒙,而义实相足,亦记言者之意。
  子曰: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庄以持己曰矜。然无乖戾之心,故不争。和以处众曰群。然无阿比之意,故不党。
  子曰:君子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
  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推己及物,其施不穷,故可以终身行之。尹氏曰:学贵于知要。子贡之问,可谓知要矣。孔子告以求仁之方也。推而极之,虽圣人之无我,不出乎此。终身行之,不亦宜乎?
  子曰:吾之于人也,谁毁谁誉?如有所誉者,其有所试矣。誉,平声。毁者,称人之恶而损其真。誉者,扬人之善而过其实。夫子无是也。然或有所誉者,则必尝有以试之,而知其将然矣。圣人善善之速,而无所苟如此。若其恶恶,则已缓矣。是以虽有以前知其恶,而终无所毁也。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斯民者,今此之人也。三代,夏、商、周也。直道,无私曲也。言吾之所以无所毁誉者,盖以此民,即三代之时所以善其善、恶其恶而无所私曲之民。故我今亦不得而枉其是非之实也。尹氏曰:孔子之于人也,岂有意于毁誉之哉?其所以誉之者,盖试而知其美故也。斯民也,三代所以直道而行,岂得容私于其闲哉?
  子曰:吾犹及史之阙文也,有马者借人乘之。今亡矣夫!夫,音扶。杨氏曰:史阙文、马借人,此二事孔子犹及见之。今亡矣夫,悼时之益偷也。愚谓此必有为而言。盖虽细故,而时变之大者可知矣。胡氏曰:此章义疑,不可强解。
  子曰:巧言乱德,小不忍则乱大谋。巧言,变乱是非,听之使人丧其所守。小不忍,如妇人之仁、匹夫之勇皆是。
  子曰:众恶之,必察焉;众好之,必察焉。好、恶,并去声。杨氏曰:惟仁者能好恶人。众好恶之而不察,则或蔽于私矣。
  子曰: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弘,廓而大之也。人外无道,道外无人。然人心有觉,而道体无为;故人能大其道,道不能大其人也。张子曰:心能尽性,人能弘道也;性不知检其心,非道弘人也。
  子曰:过而不改,是谓过矣。过而能改,则复于无过。惟不改则其过遂成,而将不及改矣。
  子曰: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句。无益,句。不如学也。此为思而不学者言之。盖劳心以必求,不如逊志而自得也。李氏曰:夫子非思而不学者,特垂语以教人尔。
  子曰:君子谋道不谋食。耕也,馁在其中矣;学也,禄在其中矣。君子忧道不忧贫。馁,奴罪反。耕所以谋食,而未必得食。学所以谋道,而禄在其中。然其学也,忧不得乎道而已;非为忧贫之故,而欲为是以得禄也。尹氏曰:君子治其本而不恤其末,岂以在外者为忧乐哉?
  子曰:知及之,仁不能守之;虽得之,必失之。知,去声。知足以知此理,而私欲间之,则无以有之于身矣。知及之,仁能守之。不庄以?之,则民不敬。?,临也。谓临民也。知此理而无私欲以间之,则所知者在我而不失矣。然犹有不庄者,盖气习之偏,或有厚于内而不严于外者,是以民不见其可畏而慢易之。下句放此。知及之,仁能守之,庄以?之。动之不以礼,未善也。动之,动民也。犹曰鼓舞而作兴之云尔。礼,谓义理之节文。愚谓学至于仁,则善有诸己而大本立矣。?之不庄,动之不以礼,乃其气禀学问之小疵,然亦非尽善之道也。故夫子历言之,使知德愈全则责愈备,不可以为小节而忽之也。
  子曰:君子不可小知,而可大受也;小人不可大受,而可小知也。此言观人之法。知,我知之也。受,彼所受也。盖君子于细事未必可观,而材德足以任重;小人虽器量浅狭,而未必无一长可取。
  子曰:民之于仁也,甚于水火。水火,吾见蹈而死者矣,未见蹈仁而死者也。民之于水火,所赖以生,不可一日无。其于仁也亦然。但水火外物,而仁在己。无水火,不过害人之身,而不仁则失其心。是仁有甚于水火,而尤不可以一日无也。况水火或有时而杀人,仁则未尝杀人,亦何惮而不为哉?李氏曰:此夫子勉人为仁之语。下章放此。
  子曰:当仁不让于师。当仁,以仁为己任也。虽师亦无所逊,言当勇往而必为也。盖仁者,人所自有而自为之,非有争也,何逊之有?程子曰:为仁在己,无所与逊。若善名为外,则不可不逊。
  ,清仿宋大字本作
  子曰:君子贞而不谅。贞,正而固也。谅,则不择是非而必于信。
  子曰:事君,敬其事而后其食。后,与后获之后同。食,禄也。君子之仕也,有官守者修其职,有言责者尽其忠。皆以敬吾之事而已,不可先有求禄之心也。
  子曰:有教无类。人性皆善,而其类有善恶之殊者,气习之染也。故君子有教,则人皆可以复于善,而不当复论其类之恶矣。
  子曰:道不同,不相为谋。为,去声。不同,如善恶邪正之异。
  子曰:辞达而已矣。辞,取达意而止,不以富丽为工。
  师冕见,及阶,子曰:阶也。及席,子曰:席也。皆坐,子告之曰:某在斯,某在斯。见,贤遍反。师,乐师,瞽者。冕,名。再言某在斯,历举在坐之人以诏之。
  师冕出。子张问曰:与师言之道与?与,平声。圣门学者,于夫子之一言一动,无不存心省察如此。子曰:然。固相师之道也。相,去声。相,助也。古者瞽必有相,其道如此。盖圣人于此,非作意而为之,但尽其道而已。尹氏曰:圣人处己为人,其心一致,无不尽其诚故也。有志于学者,求圣人之心,于斯亦可见矣。范氏曰:圣人不侮鳏寡,不虐无告,可见于此。推之天下,无一物不得其所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