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库藏| |国学学院| |国学老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大明正德皇游江南传  

 
  第一回孝宗皇临崩顾命明武帝即位封臣
第二回谏新君百官联奏惑少主群阉用谗
第三回诱村愚假装刺客灭口实真是亏心
第四回饯长亭贤臣话别临险地智士施谋
第五回假投江守仁归隐伤县令逆贼为非
第六回白花村寘鐇起义宜川县万程投军
第七回劫贼营刘琼败北失郡县士奎殒躯
第八回郭安人悬梁尽节杨总制拜本回京
第九回闯宫门忠良殒命诛奸佞豪杰复仇
第十回两兄妹山寨安身各英雄桃园叙义
第十一回贡龙驹蛮王恣志举虎将金殿扬名
第十二回伏龙驹夺鳌得志离丰润王氏寻夫
第十三回杀糟糠贼徒负义救主母烈婢行仁
第十四回路途中红颜遇救荒郊上薄幸伤兵
第十五回焚茅舍狠心消毒气回蜗庐豪杰各安身
第十六回逢总兵英雄得志陈妙论豪杰归降
第十七回阵场中贼徒自刎荒山上兄弟窥形
第十八回李东阳从谋发令王反贼战败被擒
第十九回众功臣陈情对枫陛群奸党被劾作冰山
第二十回围私第刘瑾遭擒劫法场夺鳌落草
第二十一回欲回乡沥情奏主思游玩易眼追臣
第二十二回梁太师入宫候主张太后敕令寻儿
第二十三回别国太老相出宸京入鲁庄小皇传密旨
第二十四回投敕书兆辉遵旨往强娶宗显被拿
第二十五回鲁家庄承恩免祸柴氏母拜寿开筵
第二十六回据上席奇句惊人回粤东横财娱老
第二十八回施国兰过衙吊审徐协镇到府受刑
第二十九回下松江君臣失路回草舍母子延宾
第三十回法前贤杀鸡为食依古圣以孝求忠
第三十一回问佳人真龙遗迹见势宦穷汉传书
第三十二回听奸谋丫环仗义闻婢语小姐耽惊
第三十三回说原因丫环用计从致嘱母子逃奔
第三十四回曹侍郎歪心逆旨奸奴婢用火烧楼
第三十五回闻火灾夫人守孝因路绝小姐投江
第三十六回郭如龙竹花开凤尾李阿凤杏旆映龙颜
第三十七回宋家绿萼呈祥瑞道士红尘点化机
第三十八回以舅为媒李龙多口得陇望蜀天子探花
第三十九回扁舟邀友复匡君窃宝入城重护驾
第四十回驱象阵贼众逞能对棋盘山中闻报
第四十一回驱铜人计杀毒象逢妖女误丧军兵
第四十二回何振邦蒙仙指点老仙翁下山破阵
第四十三回现狐身破阵被擒明天子获佞班师
第四十四回朱天子回朝封赠众功臣配合团圆
第四十五回谊殿下还乡省母曹小姐入寺逢亲
 
 
第二回谏新君百官联奏惑少主群阉用谗
发布时间:2007/1/6   被阅览数:1825 次
(文字 〖 〗)
 
却说少主闻梁储说及此多,正触着他心中之忧,乃急忙问曰:“据卿家意见,有何善处之法?”储曰:“以臣愚见,莫若赐些乓权与他,调其出镇似要非要之地,迨后别命良臣,于其左右制肘之。”少主闻言喜曰:“者卿此谋,正合孤竟。”乃即时降诏,就命宸濠为湖北将军,即日起程赴任。旨内言及:此是边关要地,非亲信宗室人员,不能重托,故浼王一行。异日自当命臣前来,与王分劳,不必入官面谕,御赐美酒着百官送行云云。写毕,就命内官司礼监责诏前去。谁想粱储此奏,固然防及宸濠。实则要先去刘瑾的羽翼,少主那里知他的苦心,但闻奏得有理,并与己心相合,所以依允而行。梁储见少主准奏,不胜欢悦,即时告退回衙。
 
 
且说内官司礼监捧着圣旨,一路而来,到了王府,宸濠接过圣旨,开言问道:“请问公公,今日之事,是何人所举?”内监回说不知,并云:“既是圣上有命。王爷就可作速起程,不宜怠缓。”语毕,回宫复命。宸濠遂对着家人说知,就日打叠行程。百官闻报,俱到长亭送别,惟有刘瑾把袂殷勤,依依不舍,又复远送一程,少不免二人彼此订约,叮瞩一番,方肯回头各别。
 
 
刘瑾送行回来,在于宫中,日与其党马成永、谷大用、张永等八人,为牛马鹰犬之戏,歌舞作乐,以悦圣心;遂至犬能言语,马习秋千,牛供呼唤,鹰可传言,果是极其工妙;不独幼主怡情,即宫中诸人见之,无不称异。刘瑾又令诸美妓献酒高歌,弄淫呈媚,是以少主大悦,将临朝视事,置于度外,即有表章人奏,何暇观瞻批发。众大臣见主上如此,于朝堂之上,议论纷纷,或恐太后不忍命之旦旦临朝,又恐圣礼违和,于是诸臣思欲进宫,联请龙安。
 
 
不意来到宫中。忽见龙凤牌高悬,朱书免见二字,众臣愈觉心疑,只得各各退回衙署。惟有梁储、谢迁等曾承先帝遗命,日以社稷为心,且见刘理日在官筛,恐其舞弊。是日回到衙中,左思右想,猜疑不着,只得命人在外,打听宫内消息,方知刘瑾党羽八人,在宫帏外巧设戏兽,歌舞吹弹,酒色并呈,迷惑少主,登时大恐,即日纠合百官,交章入奏,其疏曰:臣等窃谓君明臣良,邦家之昌;君荒臣佞,社稷难安。夫色能乱志,戏乃驰神;酒可合欢,最宜知节。迩闻我主耽于巧玩,溺于欢娱,日犹不足,夜以继之,怡悦龙心,损亏圣体。臣等叨居重任,未遑扶正,殊属愧心!且近见我君旨从宫出,概不与闻;表入奏行,未见发落。臣等暗卜宫帏之内,定有佞臣巧设俳优,羁留万乘,遂至免见悬牌于宫前,龙座久虚于朝上。臣等虽无伊尹周公之足任,而圣主有禹汤文武之可几。有此佞臣,乞将正法,以杜将来。若以臣等之言为是,即宣敕赐施行;如以臣等之言为非,亦宜明加斥贵,以昭赏罚之公平,以彰英明之勇断。上下黾勉,以副先帝升遐时顾命之语,勿使臣等有负先帝,又负陛下,故不得不上渎天听。伏祈准奏,不胜厚幸,临疏神驰,诚惶诚恐之至,谨疏。
 
 
此表交与把守宫门之人,着其代行传入。于是传宣官将此表捧进宫中,少主接疏看毕,不胜惆怅。刘瑾等在旁,见主上看了那道表章,如此光景,定知外臣联名章奏,乃假作婉容问曰:“此表所奏何事?为何主上看了如此耽愁?”正德遂将此表赐与他们观看,刘瑾与其党看毕,乃一同跪下奏曰:“奴婢只道为着何由,原来诸臣欲主上烦噪耳!我主何须纳闷,他们因见圣驾数日不朝,各道表章未暇发落,他恐主上一时命其发遣,他们就觉艰辛,是以捏些正言,装成忠臣模样,谓恐我主荒疏国政,其实只为私事耳!”上曰:“朕之所忧者,亦是为此,孤皇素性闲逸,若必日日临朝,表章要亲自批发,则果如卿等所言,欲置我于烦噪耳!即上古贤圣之君,皆将天下之事,分任百官代理,安有尽付其君,而诸臣反素餐自乐者哉,卿等有何妙计?将他们表章批发。”瑾等随机应曰:“为人臣者,食君之禄,自当分君之忧,今诸臣不知责己,而反责于君;且万乘之尊,岂宜妄加斥责,此乃不忠不敬之甚也。如此之臣,固不堪托以股肱重任,亦不宜斥责于他,奴婢今有一计,上可以免君皇之虑,下可以愧诸臣之心,未知万岁可容奏否?”上曰:“有何妙计?直奏不妨。”瑾曰:“奴等八人,素怀忠君报国之心,久欲代万岁分劳,惟是未蒙金诺,不敢辄行,倘万岁不嫌庸劣,命奴等入掌司礼监,兼督围营军机房事务,统理天下表章,则上不至我主之忧,下不至诸臣之虑,万岁翌日临朝,对他们说知,命奴仆将诸臣表章一一批发,足愧他们图乐之羞矣!”少主闻言喜曰:“据卿所奏,甚合孤意,朕就命卿等暂居此职,待异日别有能臣,然后另举,惟是凡事须要小心办理方可。”瑾等叩头受命,暗中欢喜,以为得遂其谋,遂即将诸臣表章批下,写着朕依众卿所奏,明早临朝,目下已命刘瑾司政表章之事。此表一下,众文武大惊曰:“我等上疏,正欲剪除此贼,谁想少主暗昧,反为大用于他。何乃一旦昏迷如此,社稷江山,不久危矣!倘主临朝,我等再当苦奏。”翌日五更三点,圣主登朝,文武分班,俯伏已毕,上曰:“朕因有事,是故数日未及听政,今者临朝,众卿有何表章?”于是文华殿大学士刘健、文渊阁大学士谢迁,执窃出班奏曰:“臣闻我主在于宫中,与那些幸臣,日将秦声赵曲,山禽野兽,错杂君前,迷荡君心,至荒国政。惟望我主保重万乘之躯,将瑾等速正国法,因何反为大用于他,万望我主参详。”少主听罢,愠容不悦,即拂袖下殿,退入宫中。
 
 
满朝文武,面面相窥,知少主重用谗臣,难于苦谏,只得退出朝堂,各回衙署而去,抱闷不乐。后事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素餐——不做事而白吃饭。有成语“尸位素餐”。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