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官网|||国学库藏| |国学学院| |国学老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海国春秋  

 
  第一回 悲歌一曲招贤士 国倾家亡出杰人
第二回 食周粟不为宋臣 睹覆巢安能完卵
第三回 闹皇庄狂童取辱 焚歌苑侠气遭擒
第四回 重心膂入狱脱真才 掩耳目焚牢烧假犯
第五回 验骨殖图书行邻国 辨声音指引入名山
第六回 隐士避功名奚啻阱陷 忠心甘节义尤切神魂
第七回 囊空不免欲吹篪 腹实何须淡弹铗
第八回 筹国政贤相辞朝 行新法乞儿受爵
第九回 救浇漓立议修文德 整散漫挥毫着武谋
第十回 明荐暗倾难国手 顺留逆去试盘根
第十一回 妒嫉暗暗招兵马 胡涂偏偏选将才
第十二回 寻良友雾漫认龙驹 夺佳人阵前成败犬
第十三回 得情由良相保奇才 知确实贤君任骄将
第十四回 馈赂交邻为敌树敌 正名施令攻心结心
第十五回 计中计赚开百结关 身外身诱过独锁渡
第十六回 乘虚取城易于拾芥 以武破岭拟若登天
第十七回 察阵势漆胶吴越 中反间鱼水参商
第十八回 义胆忠肝难胜谗夫 志悲气愤单摧大敌
第十九回 酬知己剖腹表丹心 救良朋束腰擒白额
第二十回 绊雄兵两途袭敌 燔巨舰单艇擒酋
第二十一回 鹿角车毙骁骑取胜 蜂房卵毁屯积成功
第二十二回 数节迎刃星驰电掣 一着错布瓦解冰消
第二十三回 地利人和援绝可守 依危恃势求隙而攻
第二十四回 两函书商量和议 一道表惶恐求成
第二十五回 五猴掣天印 百雉炬双毫
第二十六回 定河为界大将军封侯 指石喻心老庶长制佞
第二十七回 变成法补全成法 戮贪员惩劝贪员
第二十八回 追逃犯得金船渡弱水 求快婿将木氏作王郎
第二十九回 招驸马笼络英雄 认公主成全窈窕
第三十回 为奸谋散分奸势 进正士扶持正人
第三十一回 重宿儒盈庭皓首 除痼疾遍野春风
第三十二回 念疾苦一辆寻源 审形势三年奏绩
第三十三回 破肚移心善仇都了结 拘魂易体奸恶自灾殃
第三十四回 怀逆谋群奸授首 舒忠愤二子捐躯
第三十五回 众邪误置蚊聚成雷 三将临危舍生取义
第三十六回 守令得人民安寇殄 渠魁失计险丧亲离
第三十七回 武事无庸武备 攻坚莫若攻心
第三十八回 金莲瓣倒垂群英智竭 紫竹根斜画众鄙魂穷
第三十九回 覆舟询乡快意对伤心 追友别妻生离成永诀
第四十回 梦回剩得须眉白 国丧难禁篡夺评
 
 
第二十回 绊雄兵两途袭敌 燔巨舰单艇擒酋
发布时间:2006/12/27   被阅览数:1913 次
(文字 〖 〗)
 
话说三将出舱,扈搏当先跳上来船,挥鞭叫打。忽闻呼道:「扈搏不可造次!」铁柱看对面说话的,却系卫仁,连慌喊道:「莫动手,莫动手!」扈搏缩回道:「险险,几乎误伤自家人。」卫仁道:「小将奉令,同平将军来此守候。将军可曾成功?」铁柱道:「侥幸未误。平将军可系擒牛市、守滋荣关、叫无累的?」卫仁道:「正是。」邢员道:「客卿令进万珂河,说有接应,原来系令将军埋伏于这里!」卫仁道:「犹奉密谕,平将军在后,见面便悉。」扈搏翘足望道:「到也,到也!」铁柱看时,数道桅杆自崖边转下,睫时全船俱见。平无累在篷下问道:「卫将军,可系铁将军?」铁柱喊道:「平将军,铁柱在此迎接!」平无累道:「特来听将军教!」船到,过来施礼毕,问清成功擒将的事,携铁柱手,回进舱内道:「客卿令同将军带兵三千,往袭浮金龟息城。」铁柱道:「天印入寇,抢夺沿边许多城塞,而今过洋,倘彼以巨舰追击,我等俱饱鱼腹耳!」平无累道:「天印乘船而来,其锋甚锐,南北地方俱遭荼毒。继为猿啼峡守将李之英用计焚荆天印寇兵已平,我等出口过乱石岛渡洋,无有知而阻者。」铁柱问道:「关上事务若何?」平无累道:「奉令交代卫将军。无累因未晤过诸位,是以同来,免致乖误。」铁柱乃过平无累船,相别分行。
当晚,卫仁等到关。邢贯、扈搏服侍冠军,押解白额虎,连夜回云平岭。平无累,铁柱出子河过关,次日渡洋,忽然飙飓大作,不能前行,只得复回,进口泊下。第三日风平始出,至乱石岛,乃系无数方圆斜直石块,高低出没,或密或疏。船在隙中挽行,舱底复系石声,直到傍晚,才过一半。忽见有个大冈,草木蓊蔚,高不足三丈,上面仍存遗址。
铁柱问道:「此处有房屋居人么?」众兵士无知者,老稍公到前答道:「昔年浮金有正副将官二员,领五百军士,在此戍守。到今岛主言其徒糜粮饷,尽行裁去。后有强徒在此截劫,浮金剿除,毁去营塞,是以犹有存址。」铁柱道:「若是冈上设兵,小船万不能过,我等只好回去。」平无累道:「恐未必得平安回 去,足见先贤制度不差,后人因己管见,而轻变更,必致败事。」铁柱道:「此处比独锁渡更险,今尚得过,浮金不足平也!」平无累道:「烛隐治国,未可轻议,我等惟见可而进,见不可则止耳。」行过大冈住下。
次日清晨开船,又是石块尖峰,纵纵横横,备极万状。经过大半天,方得出口,望见浮金境界。临涯有座高城,筑在无际悬崖之上,凹处有数十级石阶,夹城临涯峙立,虽非天险,却也极隘。平无累知系澄波城,令船止道:「铁将军,可领将士暂泊,无累带有玉砂,先行过去。彼自不疑,可得进城,以便黑夜乘机发作。将军见有火光,须催船拥至城外,无累自夺门进兵也。」铁柱依令。
平无累过船,开行多时,到岸泊下。巡军查系玉砂,取得规例回去,牙行前来迎接。平无累带得十余亲军,装作同伙进城,到行内歇下。复借意上船,将沿路周围望过。返寓前后,又看清楚,乃同家人晚餐歇宿。约半夜时候,口称腹痛,持灯后院登厕。到柴堆边爬上,往外张望,却全不见形影,乃将药件安置,点着缓线,仍回房中。一齐装束停当出行,向城门口来。只见街上人众纷纷切问:「火自哪里起?」俱不持救扑器具,皆意在乘势劫抢。
平无累到瓮城,并无多少兵将把守,亲军取出利斧,将锁砍落,开开门来。铁柱率领将士涌入,合军杀到衙署。守将常瑞,副将安锦、孟琛,方才得知,慌慌起来,保护家眷,欲往东关逃走。平无累赶到擒下,将三将斩首,余者监禁,城内军士俱降。
平无累令摧山正队长云雀领兵三百守城,仍用浮金旗号。再带降兵,俱令骑马,连夜趱行。经过兔儿窝、勒马崖、双坑堑各险隘处,直掠而前三百里,到竞羊关,天已大亮。遥看乃系两座大山,中夹一小山,设立关城。面前环着深溪,自东北来,绕西复东南而去。两边山形如虎,小山似羊,初原唤做二 虎夺羊山,后设城于小山上,因而为竞羊关。
当时降兵叫门,守军有认得的,问道:「怎的这么早带多兵来,有何事故?」平无累答道:「昨自浮石派回步兵三千守澄波,调我们来守竞羊,你们去守白龙。」城上军士喜道:「回 家去也,真的么?」平无累怀中取出兵符道:「这是什么?」军土连忙报明,守将下城开门。平无累过得吊桥,加鞭驰至东门,分军布列,令凡人来者,许进毋许出。
守将向阳,副将吴根、黄学、吴倚闻信,不及盔甲,只取兵器,率众赶到查问。平无累道:「浮石百万雄兵,已到西门外,汝等若念室家,早早归降,不顾室家,可来就死!」向阳大怒,令副将吴倚出马。吴倚持斧杀出,平无累横持大剑,双手力挥,早已连人带骑,劈倒地下。这大剑系平无累在滋荣采取金精铸就,刃长六尺四寸,柄长二尺四寸,犀利无比。当下恼了吴根、黄学,两骑并出。吴根使的火焰枪,黄学使的水磨锏。无累见二将到来,又横剑尽力挥去,二将变作四段。向阳大惊,率众往西奔走,恰恰遇着铁柱驰入,迎个正着;向阳无路可退,举耙接战,只得三合,为铁柱生擒过马。众军投戈跪降。
来到东门,平无累问向阳道:「汝等要死,还是要活?」向阳道:「哪有不要活的人?妻妾囊橐俱在于此,要死做什么!」平无累道:「你若赚得白龙城,家室俱还,你若赚不得,连命莫想!」向阳道:「愿求妙计。」平无累道:「令军士易妆,随汝作假败之状,先奔到白龙叫救。我引兵在后追赶,城上见着开门,便算你功。」向阳道:「谨遵台命。」平无累道:「且歇息。」将各事安顿停当,令摧山副队长彭搏,领兵三百守城。
查东门,并不曾有人出去,乃选越海军三百,竞羊降兵二百,俱令饱餐,带干粮,随着向阳先行。铁柱道:「兵士通夜奔驰争杀,亦太劳矣!」平无累道:「袭取之法,务于迅速,省力而易得功。不可惜劳稍缓,致误机宜。」铁柱称善。
平无累率众,同向阳先行,铁柱随后。到对岩塞,直冲而过,置兵二百名把守。天色已晚,趱行到燕子河水塞,已交四 更,将塞内兵士绑倒,又置二百兵守塞。再往前行,又行一百五十里,东方渐白,到老鼋冈,望见白龙城。平无累令诸军饱食,自同向阳先行,铁柱在后追赶。向阳大喊叫救,城上早已望得亲切。守军韩上珠挺枪带军,率裨将傅嘉,开门齐出,让向阳等人去,使枪而迎铁柱,战过二十余合。平无累上城,砍倒守将云懋,下城闭门。外面军士大惊,喊道:「韩将军,门都关了!」韩上珠惊疑,架开鞭,走过吊桥,铁柱勒马不追。
韩上珠查问,只见一声梆响,浮石旗旌尽行竖起。韩上珠知是中计,便拍马率众,仓惶向东而去。
平无累开门,铁柱人道:「前面系什么城池?可往取之。」平无累道:「此处往东北二百余里,即系龟息城,杞图佳驻扎,督理粮饷。烛相国前于各关津盘查,今应回矣,须细探访,方可进兵。若烛相国未回,取得龟息,悬岩城亦可图也。」乃查问军士,道:「烛相国归来已五日矣。闻昨早捉着有个姓畲的将官,系从丹凤谷来的,故调韩将军至此守城,换皮将军回龟息去。」平无累道:「丹凤谷何处来的将官被擒?」军士道:「丹凤谷现有浮石兵将,这自然是一起的。」平无累道:「北边形势尤险,难道系龙逊比我更速么?昨早捉获,想必得令在先,须亲往探访,商量设计。」铁柱道:「将军不可离此,待小将去来。」平无累道:「此处路途,末将多曾行过,将军可紧守城池。」铁柱应允。
平无累更衣,藏口小剑,复问清路径,夜里出城,向北而走。不说沿途蹑迹潜踪,山险水隘,只说到得丹凤谷,见谯楼旗号确系浮石,幡上有个「龙」字。无累认清,放心直进,遇着巡军,说明使报。
原来龙逊于通明卸事,莅任滋荣。龙街奉命持函亦到,龙逊启读,乃系令将关务交副将许官领率,龙街带兵三千,选将十员,潜由绀水洋袭取前去。续接得颁到兵符,令用浮金服色,假作左卫骁骑罗将军,令巡查西北,直往龟息城。龙逊得令,立时备办停妥,使龙街假装公孙发,收着兵符,自作骑卒在前。黄昏出关,通夜骤驰,天明到绀水洋。现有浮金船只,见系本国人马,便行装渡。这洋水近浮石,半边犹系淡青色,渐进渐浓,到浮金那边,正系深碧紫色,是以名为绀水洋,又名绀海。当下率众上岸,先使干卒报到。
石城守将,姓麻名飞,得信闭门。龙街等到时,见城无甚险阻,俱系巨石砌成,惟高厚倍常耳。麻飞缒下军士,取符上验,始令开门,下城接见。两处兵将罗列东西,麻飞问:「近日交战胜负?」龙街道:「彼此互相胜负,乃军事之常。今有飞语,言将军交通浮石,曾否知之乎?」麻飞惊道:「小将世受国恩,家族颇众,岂肯为这灭门之事!」龙街道:「仇人之口,有何忌惮,哪管家族颇众!或者正因族大人众,内结有深仇,畏将军而不较,故诬将军,而及贵族耳。」麻飞道:「主上信否?」龙街道:「如何不信?自冠军私交败露,访闻文武通谋者甚多,故左将军奉命,使小将等分巡各边,便宜行事。」麻飞无语。龙街道:「小将年轻,诸务未谙,今省察西北一带,敢劳将军同往,不知尊意若何?」麻飞道:「奉命镇守,未奉命巡察,岂敢擅离?」龙街笑道:「将军如何肯去?须小将同到龟息城相国处辩理。」叱令拿下,当时畲先、时卞走上擒祝龙街道:「与诸将士无涉,不得妄动!」众将都知公孙之勇,况又系奉命,谁敢违逆,尽行退下。
龙街问道:「诸公可举廉能宽惠的将官,权知镇事,以便奏请。」众人齐声道:「廉能宽惠,爱恤军士,莫若严惠。」龙街问道:「严将军何在?」众将将严惠推出,上前唱喏。龙街见形猥声小,不似大将气度,既为众心所服,必系狡猾之徒,故作笑容,下阶携手而上,道:「将军能服众将,定系奇才,国家得人矣!小将过洋来,见绀水洋口正无兵把守,使敌人易于登岸,处置未免失宜。」严惠道:「本有三千兵把守洋口,前日奉令调往军前,现在兵少,未曾分拨。」龙街道:「城中有若干军?」严惠道:「向来也系三千,初时独去一千五百,只存一千五百。」龙街道:「可用兵一千,副将二员前去守口。」严惠道:「管队膝罗、伍弼可用。」二将出班打恭道:「洋口原系要地,旧有兵三千,今只有一千,恐不足用。」龙街道:「索性将此五百名带去,我另拨兵守城便了。将士各给半月粮饷安家。」膝罗、伍弼依令去后,龙街次日令狼头队长武壁领兵三百守城,槛好麻飞,邀严惠同行出巡。严惠势不能辞,只得随着。将下午时,到铁牛谷。只见对溪系数十丈高的峭岩当前,疑无路径。行过石梁,转入峭壁,旁边有个黑洞,上筑石碉,屯兵把守。严惠向前说明,兵弁绞起关键,拉开铁门。龙逊等进洞,里面虽不十分窄狭,却左弯右转,地上凸凹湿滑。约行华里,始有亮光,出得洞口,只见两山环抱,中多居民,却无军士。严惠道:「此洞系铁神牛所开,故名铁牛谷,后设兵在此,即名铁牛关。有警,则于洞内多设机械,敷以毒药,过者皆死。东边出路,迤逦逼窄,两畔俱系悬岩,随着险隘之处,置兵安守,敌人不能飞越。」龙街令狼头左副队长时卞领兵三 百把守。
次日出谷,果然险峻非常,约有二百余里,外俱平坦。又行一百五十里,到锦屏冈,却系三十余丈高一块白石壁,两旁夹的系高岭,下面响的系深溪。壁上有隐隐各种斑驳颜色之玄曲径,往来行人绎络不绝。一道飞泉自冈山颠悬下,树叶赤绿青黄,华彩映发,真似一轴画图。又因石体端方,俨如屏障,所以呼为锦屏冈。溪内原设十二只渡船,见着兵来,俱收过东岸。严惠指出暗号,始摇过来,离埠丈余,泊着查问。严惠复为细说,篙公用手相招,十一只船齐来。龙街令前锋队先渡,左牙右牙次之,中队辎重又次之。左爪右爪,在左翼右翼之先;左备右备,居左足右足之后;殿军又在后。分作十余次,方得渡毕。盘旋上下,行到锦屏冈顶,中间一道清涧,左右俱系石地。龙街欲留兵把守,龙逊道:「锦屏上难下易,前后有兵,此处可以不必。」龙街依允。
次日,前进八十余里,已是老蚌峡。入内,两岭犬牙相错,夹着曲折深溪,只有半边岭腰,熔金撑木,造成栈道;若毁断数丈,东西便不得相通。中间宽处,有白圆巨石,径约三 里,呼为明珠墩;上面有垒无兵,旧名明珠城。龙街令虎翼左副队长于武领兵二百把守。
再前进,沿途与严惠说些枪剑,相得甚欢。又过一百六十里,望见丹凤谷,龙逊令龙街分兵五百先行,余兵在后继进。龙街依允。行到谷口,望着丹凤城,只见一将领军近前来,问道:「系何处来的军马?」龙街道:「奉命巡察东北一带。」那将问道:「有兵符么?」龙街道:「有。」令严惠将符与看。那将见着严惠,各相慰问,便持符回城。
原来丹凤守将舒涵,晨早奉到烛相国令箭,命严防奸细,便使副将乐康带兵巡搜。出城遇见龙街兵马,乐康与严惠俱系旧交,如何不信?舒涵视符上各事皆确,亦自出城迎道:「缘新奉令,言各处失机,恐敌暗袭,是以严加防察,唐突之咎,将军原谅。」龙街道:「为将者理合如此。各处如何失机,小将却不曾闻得详细。」舒涵道:「只闻双龙铁甲马,为鹿角军所败,他处却未知。」龙街道:「谅系轻敌使然。小将自绀水洋行来,山路水恶,真所谓一夫当关,万人莫进。浮石如何得到!此次巡行,实系主上多疑也。」舒涵请人城中。
乐康仍领兵出谷,正搜着龙逊等,问道:「你们在此何为?」龙逊道:「随公孙将军到来。」乐康道:「随军不令进城,也应屯在濠边,今藏于此,显系匪人!」挺枪刺道:「看枪!」龙逊使狼牙棒拨开,斗过五合,乐康败阵而逃。虎翼正队长余何能,抽弓搭箭,认清射去,正中马后胯,忍受不住,将乐康掀上。畲佑、畲先二骑飞出擒住,军士四散奔逃。
舒涵正设宴款待龙街、严惠,家丁来报:「城外不知何处来的兵马,将乐将军擒去!」舒涵停杯,起身问龙街道:「将军所带兵马,俱在城中么?」龙街道:「仍有后队未到,自家兵将,如何操戈争战,必是错误!」舒涵道:「古怪!小将且去看来。」携锏上马,带将士出城,畲佑挥双刀迎着,斗十余合。
龙逊观畲佑抵不住舒涵,使棒向前。畲何能在旗门下认亲,又发暗箭,正中舒涵左胁,翻身落马。诸军见主将丧命,尽行奔回。到得城下,城门已闭,龙街拊着女墙喊道:「降者免死。」众军皆投戈,倒地拜伏。
龙逊兵到,令降兵屯于城外待遣,给资粮分散归农。龙街开门接龙逊入城,严惠目瞪口呆。龙逊笑道:「严将军莫怪,小将系浮石通明关龙逊,奉令袭取龟息,将军不弃,功劳共之!」严惠道:「小将家室现居瑞麟城内,奈何!」龙逊道:「端麟城在何处?」严惠道:「此地斜由西去,折而南行,过兰花岩、金鱼荡、桂子壑、画眉岭,始到墨麟,又名瑞麟,有七百余里。若由东出谷,往南挨不夜湖边,到龟息城,西入光明墩百五十里,便系瑞麟,约只五百余里。」畲先道:「何不径袭龟息,得了城池,断尽浮金归路!」龙逊道:「来意原系如此。」龙街道:「不可。客卿吩咐到丹凤城,探得烛隐未归,则遥袭龟息,若是已归,则坚守丹凤,切勿轻动,致伤兵将。今烛隐现令各城严防,则系已在龟息,岂可轻进?」畲先道:「壮士临成,不死带伤,若拘拘执执,如何建得奇功!今现有符在此,若骗得入城,将军随后进兵,小将得便先斩烛隐,里应外合,大功成矣!」龙逊道:「突有差错,性命亡矣!」畲先道:「某等深受国恩,并将军栽培,虽肝脑涂地,亦所甘心!」畲佑道:「小将亦愿助畲先同往!」龙逊道:「汝二人坚执要冒此险,可领三百兵先行,相机而进,我率兵接援。」畲先、畲佑大喜。龙逊拨与虎翼兵三百名,正副队长各一人。畲先欣然,访得向导,傍晚出谷。行过二百余里,觉得愈行愈亮。畲佑道:「难道五更过了?」向导道:「龟息城下湖中有窟,大小珠蚌,夜则吐珠赛光,明亮如昼,唤作不夜湖,龟息城名为不夜城。今之照耀,皆系珠光,乃将近湖耳。」众人方知,果然渐渐与日无别。来到湖边,令众歇下餐饱前进。
大色微亮,望见龟息城墙。接行到得对岸,看湖约宽二十 余里,后系层迭高岭。前有乌金大石,踞于北边,两傍石爪,分入湖内;中间有个凹岩,凹中又有凸出尖圆石子,如龟藏头伏息之状。大石约高四五丈,城即筑于龟背。两爪上各有门,平日俱开,近因用兵,只开左首。西岸有将官盘诘稽察。畲先等到渡口,说明来历,将兵符交看。稽察官查过,使副将送往城中,照验回来,传令公孙发单身进见。
畲先昂然上船过湖,复搜检讫,再放入城。沿街排列将士,寂然无声。直到府前,队伍整肃,盔甲鲜明,好威严气象。畲先进到第三层门,见有一位白须尊官,端坐据案,料系烛隐,乃于阶下参见。堂上问道:「公孙将军劳苦!」畲先躬身答道:「奔走之劳,分内所当。」又问道:「将军令尊系何名字?」畲先并未访及,从何应答得来?支吾道:「不敢称父名。」堂上道:「栾针为栾书之子,称栾书『书』也,后见于《春秋》。今问令尊之字,便道何妨?」畲先道:「乍得望见威严,心内惊慌,记忆不起。」堂上道:「他事或忘,父名何至记不起?尔哪里系公孙发,明系奸细,左右可速拿下!」道犹未了,两边将宫齐来。畲先见事败露,便起身赶奔上堂,意欲捉住烛相。忽闻道:「着!」耳上已中飞镖。料事不好,回见诸将皆有兵器,自己手无寸铁,何能抵敌?只得跃起,捻着循边缘子,欲翻身上屋。忽又闻道:「着!」飞镖早到,将右虎口钉在椽上。急忙拔镖,众将钩戈攒上,已将衣甲搭住乱拖乱扯,跌下来,拿住绑起。
堂上老者,正系烛相国。由东南省察,因闻有反间书,便来到此,唤杞大夫往西北考核。当下双镖联发,擒得畲先,与众将道:「浮石将士如此,各处安得不败?」问畲先道:「汝姓甚名谁,如何到得此城?」畲先立而不跪道:「我姓畲名先,乃龙将军麾下次将,由绀水洋取道丹凤城。龙小将军奉令原不许来,我贪功,欲得汝首,破此城以取封侯,今虽被擒,汝亦系走肉残喘,暂延时日耳!」烛相国吩咐槛固。令传事官再到对岸,唤一人来。又令裨将韩上珠道:「尔可速往白龙,调回皮盖,用心稽察勿误。」韩上珠得令而去,又令杨善道:「冠军同白额虎为浮石所劫。浮石枭白额虎,冠军无闻,必有他故,明日探子回国便知。今敌人已经北人丹凤,虽使韩上珠去守白龙,犹恐不足了事,当再选将前往。今大军在外,老夫请全军而归,奈不见从,致有非常之失。中路惟天井关粮丰城固,储备广多,今使汝往镇守,老夫始放宽心。」杨善得命而去。
传事官唤到一人,上堂参见,乃系虎翼副队长姚牧。烛相道:「汝引军奸谋败露,已被擒槛。汝等好好回去,申明用冠军来换可也。」畲先阻拦高声喊道:「不可!冠军英雄无比,百畲先不抵一冠军!且彼杀我国名将强兵,无有数目,今得之正宜寸磔,为诸亡将报仇。放之则如纵龙归海,国事未可知也。可记斯言,我从今绝食矣!」烛相道:「汝毋听此狂言!两国本无宿仇,皆为小人所构,以致伤残。老夫方将与西、顾二 相商议和好,汝能将命,休兵息民,与有功焉!」姚牧思想,力无能为,只得答应退出。过湖与畲佑说明,领兵回到丹凤,告诉前情。龙逊顿足道:「畲先性烈是我送他性命也!且申文报明,并将各处事件安排停妥,守待军令。」申文去后三日,军士报道:「外有一人,口称姓平,从白龙城来,要见将军、小将军。」龙逊道:「白龙城有什么姓平的?」龙街道:「莫不系通明得令,袭人白龙?且去看来。」龙逊依允。龙街趋出,望见果系平无累,大喜,向前携手进城。
龙逊迎人,见礼道:「未知将军光降,有失远迎。」平无累道:「不敢。闻取龟息失利,愿闻其详。」龙逊请上接风席,将始末说明。平无累道:「此不是彼所致。今中间隔着瑞麟城,若得瑞麟,则我等形势通联,隔浮金君臣为两截矣!」龙逊道:「防备必严,峻险难取,莫若于中途择险筑垒以断之。」平无累道:「行来却看有二三处可用,请与将军务筑坚塞,则我气通面敌势离矣!」龙逊道:「事不宜缓。令龙街率五百军士,随将军行。」平无累道:「所见甚善!」龙街立刻点齐,同出丹凤。次日到桂子壑,当道已欲有垒。龙街便欲攻夺,平无累道:「形势不可力求,只可诱龋」龙街乃率众先行,来到面前,审视便回。塞内引军开门追来,喊道:「俺相国料得不差,尔走往哪里去!」平无累故作觳觫情状,率领军士投戈拜倒。来将催骑,只望前赶龙街。平无累便悄悄掩入塞内,杀散军士,放起炮来。龙街闻得,回身迎战,斗有十合,一锤打碎敌将头颅,众军爬山越岭而逃。龙街进塞,平无累道:「彼失此隘,自另起兵夺复。我且赶回白龙,令铁柱起兵前来,筑塞于兰花崖,以成犄角之势。天英双龙既破,客卿必添兵将乘机进龋我等从中断之,绝彼信息,虽不得浮金,烛隐亦无能为力也!」龙街称善。
不说平无累去安排筑塞事物。且说天印岛海鳅受了浮金结纳,立刻差沙虎大发材料,赶造船只,自己拣选将士。不数日间,造成大舰十二,每只可坐千人。海鳅领得强兵一万,分作两队,扬帆直到浮石洋边。大观塞塞内守将和固,令发炮飞枪。大舰全然不怕,联并直冲,水塞俱如朽木,黏着尽倒;战船好似浮萍,擦着全翻。
和固见势不利,只得收兵,奔入大观城,与守将别庄道:「我自幼练习水面,未曾见此大船,并不须人用力,惟行势冲压,挡着即碎!」别庄道:「恃船应无长技,登陆自然殄灭!明日定来攻城,须预为防备。」密令副将尚霄、燕甲各引兵五百,埋伏于南门外五里墩芦苇丛中。自带兵出城,下塞养力。
出城塞犹未布,沙虎已领兵杀到,俱系蓬头跣足,露出上身,惟着单裤,用的长刃短枪,飞奔跳跃。别庄挥戈杀出,沙虎使铁键锤迎战。斗过十合,天印吹动号角,诸军闱裹前来,大观军士亦卷地而至。天印寇兵或二三相依,或四五成群,旋转刺砍,速于水轮,虽系精身,刀剑急切不能得入。别庄见寇势猖狂,令放号炮,尚霄、燕甲两军齐起掩杀,砍倒数兵。气势正盛,忽然有如风雨骤至之声,一彪雄军冲到,却系海鳅。
别庄尽力遮拦,哪里有用?海鳅使二口铁锚,挡著者无不摧残;尚霄、燕甲迎上,俱为打死。别庄连忙收兵,海鳅、沙虎随后追逐。幸赖和固领兵救回,仅存三百余名带伤军士,别庄亦受数枪,闭门坚守。
海鳅、沙虎于城外抢掳杀戮,回船扬帆,到靖波塞。守将通侠先已闻知,备下火船火筏,见天印巨舰转轮冲来,飞将船筏燃着,顺风放去。谁知天印将铁首长竿叉住推开,并不能着舰。通侠见计无用,料塞难守,令军士回城。不期沙虎自后掩到,通侠舞斧砍斲,虽杀死数人,自身亦受多伤,左膊又为折断,恐遭擒受辱,慌自劈脑而死。
海鳅便杀往靖波。城内守将柴桩、温缓,闻寇到塞,商议守御。温缓道:「其锋甚锐,大观可鉴,莫如坚守。」柴桩道:「郊外赤子可怜,须令进城,以免屠戮。我引兵保人,将军令各门传渝可也。」温缓遵令,柴桩领三千兵出屯要道。立足未定,海鳅已至,柴桩挺枪迎敌。海鳅不以为意,战有十合,胁下中枪,身离鞍鞒。柴桩复认咽喉刺去,忽有链锤飞到,将枪拨开,海鳅滚跳起来,翻身上马。柴桩同沙虎接战,海鳅令兵围定,自己割下战袍,塞住伤处,复携锚人杀。柴桩马失前蹄,倒撞落地,海鳅赶上,锚下打死。再掩杀败军,可怜三千雄军出城,只剩得十数人回来。温缓顾不得百姓,慌令各门紧闭。
海鳅等掳杀过去,又分水陆,赶向息氛。沙虎船到,已是个空塞,直杀上岸,往息氛城。海鳅先在濠边,不见有兵,暴怒如雷。沙虎道:「兵贵神速,今此城靠山临河,攻实不易,可舍之进取猿啼峡。过峡即系内地,土饶民富,子女玉帛,胜此沿边十分。」海鳅大喜,回骑上船。
却说猿啼峡,浮石东南四水出海之口。层冈迭嶂拥列,两峰夹峙,关设于前。内外户口繁殷。离海百有余里。他处水路,上分下合,惟此水出峡,却分八道入洋,原因奔流迅急。
李之英到时,疏开以杀其势,又多通潮汐,以灌溉边田。自吴洪等奉客卿令,由滋荣关来,李之英便率吴洪、童微、淡达、曾柬、巢高、乜莹、越丰,并将先时所拣选健壮,一同朝夕训练。当日闻得天印兵犯大观塞,传明令关外居民并仓廪,尽移于内;将入海之口堵住,蓄水以淹毁将获之谷,踞关而守。
海鳅、沙虎到来,全无所得,不见关外有兵,令军士辱骂。李之英亦令骂以激之。海鳅等没法,傍晚退归。途中满地俱系水,沙虎惊道:「潮来了!」海鳅慌道:「上船不得,如何是好!」军士道:「潮势活动,这系积水,若不快行,返恐渐深难走。」海鳅传令,军士先回,自与沙虎断后,俱没及马胫。来到海边,见水系被遏,长堤外形低,土地反干。海鳅大怒,令军士控去,顷刻便涸。当夜修书遣将,往浮金报捷。
次日又来大骂,童微等同请出战,之英道:「看彼军土,已无人形,我兵与斗,甲厚则旋转费力,轻装又难当枪刃,莫若待其倦,以计破之。」隆达道:「某等素以勇捷见称,又蒙将军教训,当此强敌,正宜试之。而今七人愿不带一兵,以挫其锐!」之英道:「既汝等齐心,只留曾柬居守,本镇亦同临阵。」众将大喜。
之英选五百名军士出关,令每将各带五十名,分两路抄去。海鳅接着吴洪、巢高,沙虎接着童微恶战;乜莹、越丰、隆达逢军乱杀。吴洪、巢高双战海鳅不下,巢高手内略松,铁锚压下,打成肉饼;吴洪勉力撑持。隆达杀到,见童微敌不住沙虎,便向前夹攻。吴洪败逃出阵,海鳅就来助沙虎,乜莹、越丰赶上,接住海鳅。李之英见折了巢高,传令鸣金。海鳅、沙虎缠住,诸将不能得回。李之英使铁链锤,领宰杀入,海鳅舍却乜莹、越丰,来迎李之英。战过三合,之英链锤将海鳅左手铁锚缠住,摘落尘埃;海鳅一个猫便使不起来,之英挥锤打中右臂,海鳅弃锚策马奔逃,之英逐杀。沙虎不敢恋战,领军保护海鳅而走。
之英收兵回关,责童微、隆达道:「汝等恃勇,致折巢高,以后再言战者,军法从事。」诸将默默而退。之英唤吴洪吩咐,吴洪点首而去。次日不见寇到,令军探访,回报「海鳅在船上调养疮伤,沙虎领兵各处抄掠」。乃令军士收拾齐备,见火出关。
再说海鳅等因不能过峡,田中无获,恐军粮费广,将兵分为三队。每日一队随沙虎搜劫,一队接援搬运,一队休息。第三日傍晚,劫搜之队方回,沙虎护运之队未到,忽有大船一 只,漂流而来。望楼上军士报知,海鳅喜道:「正恐日久乏饷,今船漂到,分明系上天所赐,速抢勿失!先得者为头功!」号令发出,各舰起锚竞进,张翼排迎,围个正着。来船忙乱,左冲右撞,被围难出。人众尽行奔入舱内,将门紧闭。海鳅叱令擒拿,将士抢上船去,劈倒舱门,只见烟火喷出,烈焰纷驰。
众军俱被冲倒,急挣起来,看那篷桅舱楼等件,早巳燃着;慌离开时,如胶黏定,急切不能得脱。正在着急之际,两边舰上生烟吐焰,只见众寇都喊起来,看时各梢上亦俱燃着。海鳅欲逃无路,思量赴水,恰好有只快艇经过,喊道:「岛主速上船避火!」海鳅不分好歹,举足跳入,两边十数人荡浆,如鸟飞回。看各大舰内,军士东奔西跳,撑拳顿足,身上着火,亦被焚燃,下水的皆无生路,多少伤残。
再说小艇沥渐荡入港内,海鳅问道:「这系什么地方?昏暗不可轻入。」只见稍后人道:「岛主前日接教,就忘记了么!」海鳅回头急看,猛省系前日交战的将官,情知中计,看舱内却无兵器,随手夺过一把浆,往后击来。那人同二十多名伙伴,齐翻入水。海鳅正无处作法,只见舷边有人冒出半身,扳着船头播道:「岛主,水底好耍,请下来耍耍罢!」海鳅往前奔来,站不定脚,船身翻转,入落水中。
原来艇上就系吴洪,受了李之英密计,将大船内装硝磺、油镬、火蜂、火蝶、火虾、火啄木等件,外边俱有狼牙犀利铁钉;又将艄后舱底截去,横系快艇一只于内,假作飘流之状,自上放下。待敌扰来,故意先离,而后用力撞碰,钉入加倍深固。人俱进舱,燃着炸药,尽上快艇,齐力荡开。凡遇舰尾俱钉猛油火炉,燃着复走,所以各艄皆起烟焰。又于海鳅纷乱惊慌之际,出其不意,诱上小艇。海鳅虽然猛勇,奈是天印岛主,不大习水性,船翻无法,被吴洪等于港底绑起,唱凯荡回。
当日沙虎将晚归来,远远望见火势,如同白昼,心内大惊,令军士尽弃所掠,赶奔回船。方到港边,听见唱歌,却因远亮愈显,近边漆黑,看不清楚。问道:「系什么人?」海鳅闻得沙虎声音,喊道:「快救寡人!」沙虎听知,急急追赶,马饥浆快,尽力加鞭。赶到林箐间,忽然炮响,军马闯出,为首便系童微。沙虎吃惊,回头便走,约有五七里,芦苇边列着精兵拦阻,为首却系隆达。
沙虎哪敢迎故,奔到海边,见舰俱遭焚毁,火犹未息。天色深黑,更无去路,只得在沙上屯扎。青草饿蚊如急雨般来,驱逐不去,十分利害,天亮始退。
众人熬过一夜,又倦又饥,挨出苇丛,思寻饮食,忽见李之英颁将率兵冲来,喊道:「沙虎不降,更待何时!」沙虎大惊。正是:仰望天空无健翮,俯看海阔少慈航。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